本文撰稿之日,时值圣诞假期;本文付梓之日,应为元旦佳节。在此谨祝读者诸君新年愉快、万事如意。今年秋冬以来,有关美国警民冲突的事件频繁爆发,美国警方与非裔民众之间的矛盾不断升高,激化,甚至势成水火。先是发生于八月初的密苏里州弗格森十八岁的非裔青年布朗因涉嫌一起抢劫案,与白人警员发生争执后遭后者射杀,事后引发连续多日的非裔民众抗议行动甚至暴动;十一月下旬,密苏里州大陪审团宣佈涉事员警使用武器合法,决定免予起诉该警员,导致全美多个城市爆发示威抗议活动。另一起冲突是,今年七月十七日,纽约市警方在巡逻时,发现一名叫加纳的非裔人士贩卖私烟,因加纳拘捕,数名警员合力将其扳倒在地(其中一名警员採取“锁颈”方式),导致其窒息身亡;十二月三日,纽约大陪审团裁定不起诉採取“锁颈”方式执法的警员,旋即引发纽约等地非裔民众的大规模示威抗议活动。不久后,十二月二十日,两名纽约市警局的警员(一为华裔,一为西裔)在警车内,遭到一名非裔男子行刑式射击头部枪杀,枪手在作案前声称要为前两起死于员警手下的非裔人士进行报复,这起恶性恐怖袭警案震动全美,警方事后举办了高规格的追悼会。

警民冲突折射出种族问题严重

上述事件引起了美国社会乃至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势必将成为美国警民关系史和种族问题史上的大事。这些警民冲突事件折射出美国社会的一大社会问题,那就是,美国的黑白种族问题依然严重,非裔和白人种族之间缺乏互信,这两大族群之间关系相当紧张,甚至可以说积怨已久,仇恨难消,有如美国社会的一个不定时炸弹,随时有可能因为某个突发事件而爆炸。这导致在美国,一旦涉及到黑白种族问题,就极易演变成一发不可收拾的乱局,一些原本很小的纠纷,最终酿成种族冲突的大事件,让整个社会付出沉重代价。

说起来,美国警民关系紧张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警民之间的冲突也不时发生。究其原因,这与美国的枪枝政策、持枪文化是分不开的,美国人口占全球的约百分之五,可是美国公民拥有全球公民所拥有枪械的百分之四十二,截至二0一一年,美国百分之三十四的成年人拥有枪枝,百分之四十七的家庭拥有枪枝,如此举世无双的枪枝拥有率,造成美国的暴力犯罪尤其是持枪实施暴力和凶杀的犯罪率,一直均高于其他发达国家,这也造成员警在出勤、执法过程中如遇非常状况,往往先行开枪以图自保,否则就有可能执法不成却先死于枪下。据统计,今年已有逾五万两千件袭警案,其中近五十名警员殉职。基于此,美国当局应当制订更严格的枪枝管理法案,民间也应检讨长期以来的持枪文化。

保障人权和尊严亦需理性

在美国,非裔族群对员警暴力、司法不公的抱怨由来已久,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下,非裔族群当然有权利要求保障自己的尊严和人权。但在争取权利的过程中,也应当做到有理有节,更应做到守法守秩序。我们看到在上述几起案件中,当警方枪击事件发生后,非裔社群在法庭和陪审团作出裁决之前,已运用各种手段制造“舆论审判”,这不啻于一个“公众的法庭”,一口咬定涉事警员是基于种族歧视而滥杀“无辜”非裔人士,同时採取大规模群众示威方式向当局施压。必须指出,这样做违背了美国司法的“无罪推定”原则,是一种不尊重法庭和法律的举止心态,无疑会对司法公正、司法独立和司法公信力造成相当的损害。而包括白人在内的其他族群因担心种族歧视的指控,对此放任不管,没有站出来制止这样意图影响司法的行径,一些媒体反而推波助澜,这是令人遗憾的,也是今后应当反思的。

需要反思和省察

在警方和包括白人在内的社群方面,这些警民冲突事件(或群体性黑白冲突事件),也提供给美国警方(以及包括白人在内的社会)反思和省察的机会。就警方而言,应反省警员在执法过程中是否存在滥用警权的问题,尤其是是否存在过度使用强制手段的问题。其实在这些冲突爆发之前,就有学者指出警方过度仰赖军事化武力执法,在今年,警方总共已出动镇暴特勤警力打击犯罪逾五万件,相信其中为数众多的只是普通刑事案件,恐怕不应如此大动作。另外,警方执法也存在过于严厉、打击面太宽的问题,全美出于囚禁人口已接近全国三亿多人口的1%,也即近三百万人被关在监狱中,是其他发达国家的数倍,这与美国保障人权的立国宗旨似有龃龉。此外,警方也存在自律系统失灵,警方问责机制不合理,警检部门官官相护,大陪审团聆讯过程缺乏透明等种种缺陷和问题,这些都是警方需要反省乃至加以改进的地方。譬如,警方应改进内部的问责机制,让从警生涯中存在滥用警权的警员严格追究责任,严重者应及时清理出员警队伍。

配摄录影装备监察不良行为

我注意到,有西方媒体评论时提出主张,全美警察局应向联邦政府报告执法击毙的民众人数,员警执法应随身配备摄录影装备,以威慑警民双方的不良行为,这些都是值得考虑的合理建议,我想,倘若某些地方警员执法随身配备摄录影装备有困难,至少在警车内应配备摄录影设施吧。警方也应加强职业教育,要求警员在执法过程中,不应以肤色取人,应一视同仁地对待各族裔,政府当局也应制订警员使用武力的明确详细守则,既便于警员遵从,也有利于监督施行。还有,各地警局应积极吸纳包括非裔在内的少数族裔警员,尤其是那些少数族裔密集的地区。应当指出,在美国这样一个许可持枪的社会,员警是一项高风险的职业,社会上应树立尊重理解员警的风气,更应尊重和服从警方的执法行为,绝不可以违法对抗警方的正当执法。就包括白人在内的全社会而言,无论是政府司法当局,而是公民社会,为了缓和黑白对立的种族紧张关系,应更多地包容和体谅非裔民众的困难,帮助他们在教育、医疗、就业等方面提升自己,以促进社会公平公正和种族平等。

非裔民众贫困化社会无宁日

两个多世纪前,美国建国早期就是由包括白人和非裔在内的族群组成的国家,非裔和白人之间的矛盾可谓源远流长而根深蒂固,美国社会存在的非裔民权问题,乃是数百年来的奴隶制和种族隔离政策等遗留下来的一大社会问题。尽管非裔美国民众的民权已获得巨大进步,但仍然存在很大的难题,可以说是错综複杂而又积重难返,作为在众多方面领先全球的美国来说,种族问题无疑是自身的一大阴影,也让美国成为世界上种族问题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学者指出,如果下层非裔民众的贫困化和高犯罪率问题始终得不到真正解决,美国社会将可能永无宁日。奥巴马总统也指出,许多社区执法人员和有色人种社区之间依然存在深深的不信任感,这是整个美国的问题。但愿这样种族问题能通过全社会的努力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步得到解决和弭平,而尽力避免上述对立冲突事件的再次发生。

写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