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CEO王欣
201601081848china1

1月8日,广受关注的快播案庭审进入第二天。庭审的整个上午延续了前一天的举证程序,公安部门的“鉴黄师”作为鉴定人员出庭。下午则展开了唇枪舌战的精彩辩论。

快播CEO王欣:公诉人说我们的盈利都来自于色情视频是对我们的偏见。要知道,色情网站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小众的用户不能成就大事,就像约炮不能成就陌陌的今天,假货不能成就淘宝的今天一样。

快播不是淫秽视频的受益者,而是淫秽视频的受害者。我问一下公诉人,如果你知道快播是放淫秽视频的,你会不会装,我相信你不会,我恨色情网站,他让我失去很多客户。

王欣律师:公诉人老是问快播为什不转型?那就我问问,我们手机里老是收到诈骗短信,怎么没让中国移动转型啊?

公诉人:如今点对点的播放技术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很多公司都已经涉及,但是为什么只有快播公司做到了现在的规模?快播在对问题心知肚明时,采取鸵鸟政策,躲避责任蒙混过关。希望被告人不要用互联网原罪去搪塞,能够用你们的专长做一些你们应当有的贡献。

公诉人:在多年以来,快播以“只问技术,不问内容为借口”,对于系统内的淫秽视频不闻不问,只是快播和淫秽视频基本现成了一个挂钩的关系。

鉴黄师出场

今天,一名公安部门鉴定淫秽视频的鉴定人出庭。他表示快播案的淫秽视频量大,时间紧,他给自己定了一个工作底线,一天至少看600部视频,最多800部。当辩护人质疑其工作时,工作空间会不会有其他人进入,从而污染被鉴定的视频时,鉴定人员称,鉴定是同时两个人进行,其他人都不能进入他的工作空间,“否则就是传播淫秽视频了。”

服务器问题

案件中最重要的物证就是被查获的四台服务器,后北京市公安局从服务器中提取了25175个视频文件进行鉴定,认定其中属于淫秽视频的文件为21251个。

而辩方律师则从程序的角度否定四台服务器的证明力。称扣押服务器的手续不全,鉴定程序也有瑕疵,因此不能排除服务器里的数据被篡改、输入及被污染的,不能证明里面的数据都是快播公司的缓存数据。

辩护人一直询问公诉人,怎么证明鉴定的四台服务器就是查获的4台,怎么证明查获的这四台就是送到鉴定的四台?不拿出证据,我们就不信。”“刑事案件的举证权在公诉人,必须保证证据严丝合缝”。而公诉人则一再强调:“鉴定是在公安机关的全程监视下进行的。”

“常识性错误和偏见”

在辩护阶段,王欣做了自我辩护,称公诉人所列的证据有很多常识性的错误和偏见。

公诉人提供了很多人证,说快播公司的许多员工反映快播知道这个播放器传播淫秽视频。王欣认为快播的工资在同行业里只能算中等,员工们不可能在明知道这是犯罪还在公司工作。王欣还举了一个例子,称员工中有一位斯坦福的毕业生。“他为什么要冒那么大风险,明知道违法还加入快播公司,我认为有逻辑问题。”

王欣还称:“公诉人列举的证据中,服务器中提取的文件一次比一次多,而且越来越多,如果真有这么大比例的色情视频,意味着中国有多少网民在看色情网站,这不符合逻辑。”

否认潜逃韩国

此外,王欣认为自己并没有潜逃到韩国,他先去了香港,后前往韩国是去散心钓鱼,因为那个时候被诊断有抑郁症。主审法官问王欣,此前,王欣在香港逗留时,已经有北京警方联络他,要求他回北京协助调查,他为何没有回过北京。王欣称当时身体状态很差,无法配合调查。

来源:南方都市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