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老师回国了
沈老师也回去过年了
其实
我也很想很想回
过年时
每当跨年炮丈一响
我就开始祷告
向几公里外的父母的墓地祷告
我想每年的年三十
父母一定是醒着的
他们一定穿戴准齐
等小儿子来接他们回去吃年夜饭
每年 年三十
我都会把老宅的们打开一点
我会煮满满的一桌菜
我把父母的碗筷都放齐了
我在心里默念说
爸妈
过年了
我们开吃吧……
每次回家过年
总感到父母就在近咫
心里不会空落落的
总比在大洋的那头要好
虽然每年都深感悲凉
但老宅里始终弥漫着父母的味道
是一种小时候的味道
…………

来 爸爸妈妈
干了这杯再说
祝猴年安好…………

2016年元月于丹佛小郡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