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哨
《前哨》月刊在2月号,就员工在东莞被强行问话及总编被造谣而发表声明。(照片来自《前哨》,拍摄日期不详)

香港再有出版政治敏感书籍的出版社员工,在广东东莞被公安强行带走,问话数小时后释放。事件亦与铜锣湾书店有关。出版社负责人刘达文透露,铜锣湾书店其中两名失踪员工曾任职其出版社,而其员工被问话事件发生至今数个月。他遭到威胁﹐并被指为事件“幕后旗手”,因此在杂志发声明讲及事件。(海蓝 报道)

夏菲尔出版社及旗下《前哨》杂志负责人刘达文,周五(22日)向本台表示,公司财务部1名香港员工,去年10月24日在东莞住所被警方带走问话,当天也是铜锣湾书店其中1名经理张志平失踪的日子。他形容该名员工被带走的过程违法,当天早上,其住所管理处人员带同10多名便衣公安,以厕所漏水为由诱骗开门,当时他与两名朋友在家,公安说要跟他谈话,并要求到派出所,该员工不愿意,但他与其两名朋友被强行带走。

刘达文续指,到达派出所后,两名朋友被“非法禁锢”,公安要求不准离开、不准与外面联系、不准透露此事。其员工则被问话约4小时,要求他透露前哨消息来源、作者是谁,该名员工在财务部工作,对这些不清楚,公安要求他说出经营状况,员工被非法审讯后,公安笔録10多页文件,并要求签字打指模,员工要求复印本被拒絶。

他批评,整个过程没有法律手续,该批公安没有出示证件,也没有出示法律手续,如传唤该名员工,应该有传唤证。

刘达文认为事态严重,他要讨回公道,并要求道歉及发还审讯员工的材料,他透过中间人沟通,公安尽量拖延当没事发生,他感到愤怒。其后更指责他是铜锣湾「五子」幕后旗手,实属无中生有。数天前,大陆的“中间人”即国安部门人员再来沟通,指当局不满他在李波等人失踪后,加快出书抢巿场,并恐吓他说,该5名失踪者供述不少关于他的事情,可能揭露很多事情或会牵连他,因吕波及张志平(铜锣湾书店其中失踪两人)曾在夏菲尔出版社工作。他向“中间人”表明,不怕威吓﹐并警告他们,如果他的两项要求没法达成,今期会刊登声明,下期将爆更多内幕,他再次要求公安道歉。

刘达文说:这班人想拖延,然后不了了之,想你不要再追究。我怎可以接受,现在搞到香港人心惶惶,对一国两制已经没有信心。你是做错便做错,你要解释这叫什么合法程序,所以我怎样也撑住。

他强调,自己清楚所做过的事情,并不担心发表声明后,当局会怎样处置他。过往他一直与当局有沟通,但对话不等于听话,如没有道理他不会接受。

香港时事评论员程翔表示,当局接二连三向一些出版社施压力,最近情况较严重,他们采取逮捕或强制手段进行,以往最多规劝或买断版权,属柔性压力。现在用刚性压力,当局想杜絶香港所谓禁书巿场,这对香港造成很大威胁,因为香港有出版自由。

他指出,内地认为某些香港的书籍有损某人名誉或开罪某人,可以在香港透过法律诉讼解决,而不应“自行执法”,香港人亦应为此抗争。

程翔说:你可以来香港进行民事诉讼,提出证据循法律解决,不应用“自行执法”的做法。这个对香港造成严重威胁,香港人要敢于起来抗争。

《前哨》月刊在2月号发表声明,其中内容指中共特工及线人不断造谣污蔑,某强力部门更是失控,对《前哨》工作人员非法进行骚扰。

声明指,新华社背景人士及《亚洲周刊》曾对《前哨》作出毫无根据的抹黑。此外,更有谣言说,铜锣湾「五子」的幕后领袖、旗手,是《前哨》老总刘达文,意即刘达文才是元凶,必须严惩。

声明强调,上述「五子」早年与前哨早有瓜葛,但其后我们发现他们行为不检,对《前哨》落井下石,2012年后即与他们絶交。此五人在中共专政下失去自由,有人继续对《前哨》落井下石,他们可以谅解,但中共以此「口供」为「罪证」,以一国之力欲铲除《前哨》,他们将勇敢面对,并预警如《前哨》员工及其亲属、作者有何不测,一定是中共特工、黑警所为。

《前哨》杂志于1991年创刊,并称是以政治新闻为主的月刊,宗旨为追求新闻自由,不向统治者低头,不与一党专政妥协。《前哨》属于夏菲尔出版社。

此外,铜锣湾书店5人失踪事件,其中瑞典籍股东桂民海1月17日在中国官媒央视现身悔罪道歉,以及在京被捕后日在央视悔罪的瑞典籍人权工作者彼得·达林(Peter Dahlin)事件,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唐纳(Mark C Toner)周四(21日)在例行记者会指,中国近日愈来愈多人被迫在官方媒体承认罪行,而这些人包括欧洲公民,美国对此感到关注。

香港行政会议召集人林焕光周五出席无线电视台节目时指,希望有权威人士清楚解释铜锣湾书店负责人及 职员失踪事件,又认为通报机制行之有效。

铜锣湾书店所属的巨流传播有限公司,其股东桂民海、总经理吕波、业务经理张志平及旗下书店店长林荣基,去年10月中旬先后在泰国、深圳及香港失踪,11月6日事件才曝光。另一股东李波则于去年12月30日在柴湾公司货仓附近失踪,部分人曾向家属报平安。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