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六四纪念和抗议活动图片集

Share on Google+

一)六月三日晚上,瑞典首都市中心的劳工教育协会大楼会议室内

瑞典笔会和独立中文笔会举行“六四”25周年纪念活动,瑞典笔会会长乌拉·拉斯莫(Ola Larsmo)、副会长马丁·考尼茨(Martin Kaunit)、国际秘书乌拉·瓦林(Ola Wallin)、理事乌莱卡·恩斯特罗姆(Ulrika K Engström),独立中文笔会荣誉理事廖亦武、前理事马建和茉莉、常务秘书兼发行和翻译委员会协调人张裕、前创会会员傅正明,斯德哥尔摩大学汉学家史婀迷副教授(Irmy Schweiger),瑞典国际事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辛优汉博士(Johan Lagerkvist),美国汉学家戴迈河副教授(Michael M. Day)等50多人出席。讲台前还摆放了两把放有肖像的空椅子,代表独立中文笔会荣誉理事、瑞典笔会荣誉会员、著名记者高瑜和瑞典荣誉会员、斯德哥尔摩大学前访问教授、著名学者徐友渔的缺席。

ICPC-20140603a1)空椅子:高瑜和徐友渔

201406110811577922)诗歌朗诵:廖亦武诵奏诗歌《大屠杀》

 

201406110811583883)演讲:马建谈小说《北京植物人》写作背景——八九民运时的经历

 

201406110811595824)六四研讨会:(讲台)辛优汉、戴迈河、马建、史婀迷;听众:茉莉(过道左)、傅正明(过道右)

 

二,六月四日上午,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大门前

今年六四国耻日,我们一行四人从瑞典各地来到首都,走向中国大使馆,仅仅是为了请陈大使转交给国家主席和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一封公开信。可是,大使馆紧闭大门,我们多次摁铃,也不见有人出来接待。我们只好在门口拍照留念。这时有一辆汽车开进来,大门总算开了,我们急忙追进去,请司机转告我们的愿望:希望大使本人或由他指定别人接见我们。我们回到大门外继续耐心等待回音。周围除了几位瑞典记者以外,别无他人。我们等候了半小时,正准备离去,这时一辆警车突然来到使馆门口,两位警察向我们走过来。显然,他们是接到了大使馆的报警而来。所幸几位记者看到了全部过程,对他们作了解释。这两位警察听完后向我们点点头就驾车离去。随后,一位记者告诉我们说:   只要在大使馆门外,人们有权做任何事情,另外,人数不超过八人,就不能称为“聚会”,因此使馆报警是没有道理的。就这样,我们无意之中增长了一些法律知识,否则几乎被大使馆的虚假警报所唬住,以为我们真的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情。同时也使我们再一次领教了一个道理:中国大使馆的贼喊捉贼的伎俩和中共中央25年前镇压学生的和平请愿如出一辙:   先把绝对和平请愿的学生说成是歹徒发动暴乱,搞动乱,然后以此为借口,指示几十万野战军使用坦克碾压学生,动用开花子弹和毒气血腥杀害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在全球纪念六四国耻日的今天,人们不禁要问:从中央到地方,从国内到境外,中共除了暴力和谎言还会什么?就这样,他们用自己的倒行逆施的实际行动不断地檫亮人们的眼睛,证明自己是什么东西,打消人们仅存的对它的一丝丝幻想!(陈世忠文 6.8.)

201406110811596421)陈世忠先生写信(请中国驻瑞典大使陈育民转国家主席习近平)

 

201406110811594892)陈世忠先生在中国大使馆大门外按门铃

 

201406110812003303)举牌抗议:傅正明、张裕、茉莉、陈世忠

 

201406110812004344)陈世忠先生接受记者采访

 

201406080022031665)茉莉在汽车进门时展示抗议要求

 

 

阅读次数:8,79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