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XJP
开放杂志出版社曾替余杰出版《中国教父习近平》,但铜锣湾书店5人失踪事件后,暂停出版余杰新作《习近平的噩梦》。(照片来自开放杂志脸书。拍摄日期不详)

流亡美国的大陆作家余杰的新书《习近平的噩梦》在香港被煞停,他对于香港铜锣湾书店5人失踪事件亦甚表关注。这是他通过本台发表对事件的看法。

铜锣湾书店系列绑架案发生之后,香港出版业出现人人自危的寒蝉效应,我也不幸成为受害者之一。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我完成了继《中国教父习近平》之后又一本批判习近平的新作《习近平的噩梦》。在这本书中,我从「集权」、「反腐」、「镇压」、「争霸」四个面向入手,一步步逼进习近平政权的本质,并抽丝剥茧地发掘出习近平的三大目标:首先,在共产党内部,以反腐为名掀起政治清洗,改写近三十年来中共「寡头集体统治」之模式,回归毛时代的个人独裁;其次,以法西斯式的全面镇压,摧毁正在蓬勃发展的中国民间社会,缔造由「无所不能的国家」和「原子化的个体」二元组成的国家主义结构;第三,重构中国与世界的关系——直接挑战二战之后、尤其是苏联解体之后由美国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重建帝制时代以中国为中心的「天朝体制」。

我认为,习近平是由马克思、毛泽东、孔子和普丁四种「特殊材料」形塑而成的「四不像」,「习近平主义」则是由法西斯主义与中国帝制时代的天朝史观激荡而成的怪胎。然而,「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觉醒的中国民众追求民主和自由的努力,终将推倒习近平的暴政,使得极权主义真正走向终结。

这本四百多页的书稿完成之后,我即与曾经出版《中国教父习近平》的香港开放出版社商量出版事宜,初步达成了出版意象。随即展开编辑工作。在圣诞节前夕,我们完成了书稿编辑、封面设计等前期所有工作,预计元旦开机印刷。

然而,一月三日,开放出版社总编辑金钟先生发来电邮告知:“香港政治书籍出版的困境,己成为国际关注的焦点。身陷其中的业者,遭到巨大惊恐压力,无不趋吉避凶,以防成为下一个。我亦接到家人与朋友许多电话劝告。为此,我们再三斟酌,决定暂停大作的出版,以待未来。因未签约,后续不复杂。但诚盼得到您之谅解。前此勉出《教父》,但今非昔比,愚亦无力承担巨大后果。未能效终,深以为憾。”

当然,我充分理解出版方所遭遇的压力与危险,在香港的历史上,这种情形可以说是前所未见的。我要谴责的是以习近平为代表的中共政权,这个政权是香港乃至全球的自由、民主、人权、法治价值的公敌。

得到这个不幸的消息之后,我为此书的出版作出最后的努力,先后联络了香港的五、六家出版商,结果均被婉言谢绝。至此,这本新书在香港出版的可能性完全断绝。

这是香港的出版自由崩坏的转折点。而出版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与其他的自由和基本人权密不可分,如宗教信仰自由、集会结社自由、游行示威自由等。所以,铜锣湾书店五名人员被绑架,我的《习近平的噩梦》无法出版,绝非出版业和作家单独面对的打压,而是跟大众的福祉和香港的未来息息相关。

以我个人十多年来在香港出版二十多本著作的经历,大致可以分为四个阶段,折射出香港出版自由日渐丧失乃至消失的过程。

第一阶段,一九九七之后的几年,香港的出版自由未受中共之干预,即便是某些中资背景的香港出版社,都敢于出版我的书和其他“敏感”书籍。比如,我在香港出版的第一本书,是在天地出版社出版的处女作《火与冰》的香港版;此后,我在香港三联书店出版了《百年中日关系沉思录》、《日本,暧昧的邻居》。

第二阶段,二零一零年代中后期,香港的中资出版机构逐渐向我关闭大门,我的政治评论作品只能在香港的小型独立出版社出版。比如,我在开放出版社出版了《拒绝谎言》、《天安门之子》,在田园书局出版了《致帝国的悼词》,在新世纪出版社出版了《中国影帝温家宝》、《刘晓波传》、在晨钟书局出版了《中国教育的歧路》、《白昼将近:基督信仰在中国》、《白头鹰与大红龙:美中关系及其对世界的影响》、《刘晓波打败胡锦涛》、《河蟹大帝胡锦涛》等著作。那一时期,我在中国国内完全被封杀,而香港的独立出版社为我打开了一扇明亮的大门。

第三阶段,我于二零一二年流亡美国,继续在香港出版作品。比如,九江出版社出版了《火与冰》(最新修订版)和《萤火虫的反抗:这个世纪的知识分子》。二零一三年,晨钟书局总编辑姚文田先生因计划出版我的新书《中国教父习近平》,被中共诱骗到深圳逮捕并以莫须有的“走私罪”判处十年重刑。大部分香港的独立出版社在惊恐之下,纷纷实行自我审查,不再出版我的作品。惟有开放出版社在危急时刻雪中送炭,毅然出版此书。

第四阶段,铜锣湾书店系列绑架事件之后,开放出版社亦迫于种种有形无形的压力,告知在最后关头放弃出版《习近平的噩梦》。至此,我在香港的出版渠道完全关闭,香港的出版自由亦荡然无存。

值得庆幸的是,本书的台湾版将于二零一六年二月底如期出版。在香港的出版自由全盘崩坏的情形之下,台湾是华人社会保存出版自由的最后一盏灯塔。但是,本书的台湾版能否进入香港的书店销售,在目前的情况下,不容乐观。

中共不可能将黑头套蒙在全天下人的头上。为了对抗中共肆无忌惮地戕害香港的出版自由,我稍后将在本人的脸书上直接向香港读者出售本书PDF文件的电子版(请香港朋友到我的脸书上与我联系,脸书网址:https://www.facebook.com/yujie1989)。这是社交媒体时代我最后的抵抗。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