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正清:看守所前待客记

Share on Google+

今日本处室内静悄悄,门前探监者虽陆续不断,然无人问津。余百思不得其解,恰有几探监者路过本处,中有一貌似乡下不谙世事之老翁,欲进室咨询,便悄然问同行者。一行者愕然曰:“请律师耶?不如请厨师也!求法律帮助耶?不如求性感女郎之按摩、陪舞、陪睡也!”。另一行者曰:“今日莱特欢乐城,明日南湖消魂夜,白可以黑,黑可以白。”

余闻之,初以为峦荒愚鲁之言,故朝其蔑而笑之。行者观之始有愧色,继而鄙笑之。余怒而欲殴之,行者“嘘”的一声,飘然不知去向。行者去矣。余良久气不敢出。待余静思之,便觉茅塞顿开也,——此岂非曹翁之懒和尚向吾指点迷津乎?嗟夫,予欲学曹翁举家食粥而画狐画鬼,然无曹翁之才,岂不悲哉!

余不谙世事,不知行者之言,是耶?非耶?故余实录之,以俟观世风者察之。

愚鲁之徒:正清记之

1997年4月18日

后记:1996年新刑诉法刚颁布,因较旧法律师可提前介入刑案,故律师们欣欣然,以为可新增一业务渠道。我所则速在岳阳市看守所附近租房增设一接待室,欲接待前来探监者,并安排在职律师轮流值班,1997年4月18日是我值班日,我将当时所闻、所见、所思、所感实录之。今偶翻旧誌,觉尚有新意,便再录之。

2009年5月9日

阅读次数:2,30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