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到纽约时的心情真的有点异乎寻常的伤感,我当时觉得为我送行的人都比我本人更兴奋,他们都说去纽约的人都是说去看看,去看看就不回来了。可是我想,我当时不是这么想和要这么做的,我妈妈当时还在住院,关于我要怎么开口告诉我妈我的远行,曾是我不知如何是好的事,倒是我妈觉得我这次真的要远走了。所以当飞机一起飞,我便开始泪如雨下,眼前满是我妈在医院窗口向我挥手的身影,而这一别竟成了我们的永别。如果当时我就知道,我这一走就再也见不到我的妈妈了,我真的还会走吗?我也不知道。我当时好像知道我的选择会有什么结果,但我却选择不去选择,一由事态在我的身后发展,我就简简单单只身飞往纽约了,就如从我16岁离家求学一样,从那以后的每一次离家,都是那样自然而然的事了。而且,我绝对不会在一个城市生活超过6-7年,短则几个月,长则3-5年,最长也不过是断断续续的7年,每一次我离开,好像都抛下了一串美丽的咒语,因为通常只要我离开以后,这个城市都会有突飞猛进的变化,会大兴土木,会天翻地覆,如上海,现在的是全世界的金触之都;重庆,现在已成了中国最大的直辖市;深圳,现在是伟人在南巡画圈圈的地方;海口,现在是全中国的旅游胜地;北京,都不用我说啦!

我的每一次行走得到了什么呢?结论全是要走,还要走。我仿佛只能是总是生活在别处的人。

所以,在去纽约的途中,我一路不语,心事重重。当我从飞机上往下看纽约时,我的心情还是有点伤感的。我到纽约的那一天是晚上11:30,我看到的是灯火通明的纽约,一个真正的不夜城,纽约就像是一个在玻璃盒子里的玩具城,我真的不敢相信这会是我以后要生活的城市。我当时想我还是会成为一个过客,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你想想,明明是4月30日来的,可是你到了的时候,又是4月30日,那种感觉真有点怪怪的,有点像被什么人一扲就扲到纽约来了。我的表妹夫来JFK接我,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但他一眼就认出了我,他说我是那种一看就是走来走去的人,而我第一个感觉是,我是多么想说话呀,我东张西望地看着夜幕下的纽约,发现纽约的出租车全是黄色的。

纽约的昵称是大苹果,这是由爵士乐手起的,每一个来纽约不久的人就都会体会到这一点了,人们从全世界各地涌到这儿来,为的是寻求更大的发展,也确实是每个人都在努力奋斗尝试着,来自全球各地各种各样的人,操着各种语言,在街上,在地铁上推挤着向前冲,明的是说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就是不是,在纽约为了任何的理由你都可以去做任何的事,当你真的刚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当你刚刚启步工作时,你就开始成为一个纽约人了,而当你的工作越来越出色,又对他人的语言、种族和生活型态越来越没有偏见之时,你就越发地像一个纽约客了。我想也许是这样,全世界的混混都在纽约,就是你过去有过什么辉煌,一到纽约,也就被那些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各行各业的混混们给淹没了。

我相当地喜欢“New York ,New York”这首爵士音乐,活力四射的爵士音乐,让人有置身在纽约大都会的自由和奔放,她就像一位神秘的千面女郎,扮演著各种千变万化的角色,值得我们去细细品尝!纽约虽然是世界金融中心丰富多采的文化艺术活动,但她更是个“BIG APPLE”,所拥有最珍贵的旅游资产,全世界最好的音乐、戏剧、舞蹈、绘画都在此汇集……每一个人才来到纽约时,马上就会被这个城市深深的吸引,全世界的移民将他们的文化和信仰带进这个城市。许多初次来到纽约的旅客,为纽约恶名昭彰的治安感到头痛,但对我来说,纽约是一个让人无法抗拒的大都会……自由女神,世贸中心(2001年9月11日遭受回教激进份子,以劫持美国民航冲撞,一小时后两栋大楼相继倒塌,世贸中心从此走入历史),帝国大厦,中央公园,百老汇,华尔街……每处都是世界级的观光点,。纽约的这些重量级的景点,每每让前来的观光客流连忘返,他们一个也不想错过地在纽约逛——自由女神、世界贸易中心(2001年9月11日倒塌)旧址、帝国大厦、中央公园、苏荷区、格林威治村、第五大道、无线电城、百老汇剧院,一天、二天,看来看去也只是浮光掠影的纽约。

真正的感受纽约的生活,还是在这里工作以后。那时我在曼哈顿(Manhattan)下城的一家公司里上班,我住在皇后区(Queens),每天上班时有有1个小时的时间,我是在地铁里度过的,每天我是拿着一杯咖啡豪饮,一路小跑地钻进了地铁,然后开始眯着眼打量着一车厢的形形色色的人。相比起出国前在海口悠闲地在下午的“咖啡与哲学”坐着品着咖啡,现在在纽约的日子有点像打仗。

有时我看着一些女人自已带着小孩子,推着婴儿车就要为她们担心,小家伙大多不轻,小车子也不轻,一个人怎么弄得了呀!可是人家全是这样的,过去以为中国女人苦出身、能干,现在一看人家美国女人那才叫能耐哩!这样的情景见多了,也渐渐地习惯了。想不到的是,有一天,这事也论到了我的头上,起初的几个月,我生完孩子在家自已带着,要出去也一样像美国女人那样做,日子一久,自己都吓了一跳呀,原来自己在这方面还有一手哩!

实际上到了纽约不久,我就学会了一句话,那就是纽约爱那些肯为她做的人。同样的蓝天下,纽约人比美国别的城市的人要忙碌得多,步伐要快得多急得多,不管哪条路,反正总有一条会是你的,而你的与别人的肯定不一样。如果你不出来,在家也一样通晓天下事,光是电视频道的光怪陆离节目,就够你一个人一晚上吃完一盆爆米花。生存在纽约,你必需坚强,在白人的世界里优雅,在黑人的世界时暗淡,在少数种族的世界里自成一格,在同胞老乡们面前,要搞清自己的政治方向,虽然不见得会有人与你谈政治,但别人说起来的时候,你不能什么也不知和不关心,世界上和种种你总有一样要关心的。这样一来在纽约,你会看到的生活在中国城的一些人说着中国话,吃着中国饭,骂着中国现在的在他们眼中那不顺的一切,拿着美国政府的福利同样也要骂美国,他们的眼光又放在20年前的中国,说什么都是那时的中国什么什么的那样一些不在少数的人,你就不会去与他们理论了,有人说他们是一些病人,病在生不逢时地落伍,总是活在过去,无法活在当下。可是你要知道,他们在纽约全都过得幸福着哩!这是因为纽约的包容,这个大苹果谁想啃她一口都行。

我是在911这后开始真正地爱上了纽约,因为与这座城市一起经历了劫难和洗礼,我觉得从来没有过地激情澎湃,爱纽约,并为纽约而做事,不要任何回报也是幸福的,更何况纽约从来都是敞开她的胸怀,接受来自全世界的想要投靠她的人们。而当我在纽约有了自己的女儿时,我才真的觉得踏实了,于是在纽约买了房子,有了这么多年来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有着实际意义的家。

我还离不离开纽约,我不知道。但我从来不后悔我来了纽约,因为到这里我才是找到我真正想要的生活,而且还在无限广阔地延伸。虽然为了适应我也吃了一些苦,可是那些苦,是如我这样一个总是在漂泊的人捱得过去的,捱过去后,就是一片新天地。回想这四年的生活,就像我摆在厨房里的沙漏,虽然有艰难的瓶颈,可只要你坚持着滴下去,时间一到,设计者设计的美妙音乐就会为你响起。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