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
左:黄安 右:周子瑜(网络图片)

台湾总统大选前夕,黄安在台海两岸成为仅次于总统参选人的热门人物。对于一个过气的娱乐人物来说,这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的「飞来鸿运」。我只隐约记得少年时代听过一耳朵甜腻的歌曲《鸳鸯蝴蝶梦》,却早已记不得黄安这一号人物。早前在脸书上看到过黄安举报台独人士的报道,亦只是一笑了之。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在韩国演艺圈发展的十六岁的台湾女孩周子瑜,和另三名日本团员上韩国直播综艺节目《我的小电视》。周子瑜挥舞中华民国和韩国国旗,日本团员则挥日本和韩国国旗,周子瑜还自我介绍说:「我来自台湾。」除此之外无涉及政治的发言。

二零一六年一月八日,黄安不爽周子瑜挥舞中华民国国旗的举动,在微博上举报其「挺台独」。黄安的举报不足为怪,卑贱向来是卑贱者的通行证;奇怪的是,黄安的举报成为中共当局高度重视的奏摺,成为中国成千上万「爱国贼」的「催情春药」。中共在全国上下封杀周子瑜,中国的愤青们也对周子瑜口诛笔伐。

在失去庞大的中国市场的高压之下,韩国娱乐公司JYP强迫周子瑜穿着丧服般的一身黑衣,在镜头前朗读认错声明。

我平常基本不看娱乐节目,虽然到过台湾很多次,却对台湾娱乐界明星的名字知道不多。除了舒泣、林志玲、金城武和张震以外,这次我又知道了周子瑜。

这段周子瑜「被道歉」的视频传回台湾,正好是大选之前一天,意外地激发出台湾不同世代、不同政治立场的民众的同仇敌忾。就连国民党发言人杨伟中也在脸书上宣佈「我是台独份子」,并辞去国民党发言人一职。那些原本不愿投票的年轻人,纷纷涌向车站,返乡投票。这一事件意想不到地成为压垮国民党的最后一根稻草,以及蔡英文的催票机器。

小人物往往能以某种特有的方式改变历史。我们不能轻看黄安,黄安不单单是人们蔑视的跳梁小丑,黄安的身上展现出了中华文化、专制制度和普遍人性中最不堪的那一面。黄安在中国被当作反台独的英雄,他卖力地扮演该角色。中国需要有一个人扮演这个角色,如果不是黄安,就会是张安、王安。在这个意义上,我要说:「黄安就是习近平,习近平就是黄安。」

为什么说「黄安就是习近平」?

「黄安就是习近平」的意思是说,黄安知道共产党和习近平的喜好是什么,狡猾地投其所好。有什么样的奴才,就有什么样的主人,奴才与主子在精神上具有同构性,从奴才的品性就能看出主子的品性。黄安是习近平的一面镜子,习近平不必像法国国王路易十四那样在宫殿裡佈置很多镜子,他一看黄安就知道自己的模样。

先来看「黄安就是习近平」,可以从三个层面剖析之。

其一,「黄安就是习近平」,是因为黄安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的「潜规则」的亦步亦趋。黄安不仅仅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痞子,他无比聪明、精于算计,知道在哪裡可以发财,更知道如何才能发财。他善于揣摩习近平的「上意」,一举一动皆以讨好中共为最高目标。

那么,习近平想要什么样的奴才呢?习近平挑选的文宣干将,个个都是太监化、优孟化、流氓化的人物。习近平喜欢阅读的,不是他「报书单」的那些欧美名著,而是周小平、花千芳等网路痞子的「名著」——流氓与流氓之间声气相通。在召集高规格的「北京文艺座谈会」时,习近平念念不忘给周小平留下座位,并亲自与之握手,给予温情鼓励。周小平得到的宠倖,让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羡慕得唾液横流,恨不得用诺奖奖章换取习大大亲手一握。在香港,也有得到习近平钦点的「爱国女流氓」陈净心等人,整天像红卫兵一样喊打喊杀,利用街头运动和亲中媒体攻击民主人士和本土人士,虽然港人为之侧目,北京却公开力挺。(颇为讽刺的是,当黄安因举报周子瑜名动天下之际,陈净心赶紧与之划清界限,推卸掉「香港女黄安」之桂冠)

习近平挑选黄安作为传声筒,向台湾社会传达恐吓讯息。在中共的文宣风格趋于粗鄙化和恶毒化的时代,黄安的走红绝非偶然。前辈学者资中筠忧心忡忡地指出:「我觉得我们有一种走向野蛮的趋势。最近几年来走向野蛮的趋势是越来越厉害,你从网上看到人的发言,某一部分人用的语言和被看重的那些人水平越来越低。」中国观察家张乎安在《二零一五年中国政治舆论场的七大怪现象》一文中以若干例子对此现象加以说明:「只要屁股正确就干堂而皇之地扭曲事实还理直气壮地辩驳,如电影《开罗宣言》中的毛泽东登上海报,比如网络当红『五毛』周小平论述『抗日战争中的淮海战役』(中共所称之『淮海战役』,即为国民党所谓之『徐蚌会战』,是国共内战后期的一场战争)、花千芳讚扬中国治理互联网的决心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等等错漏百出的水平,也能得到官方的洗地,并倒打『别有用心的境外势力』一耙。上述列举的各个事例,意味着整个社会反智的、民粹的、非理性的因子在醖酿,一些神祕的、荒诞的逻辑正在得到推崇。」由此,黄安应运而生,找到一个真正的舞台,前半辈子白活了,唱歌跳舞演戏不是其所长,举报台独分子才是其绝活。

其二,「黄安是习近平」,黄安也是百分之百的中国人,持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之独裁思维。在这个国家,从最高领袖到普通网民,都不懂得宽容并善待异见和异见者,恨不得除之而后快。若是一个言论自由的社会,每个人都有其政治立场,无论支持台独还是反对台独,都可以公开表达,彼此之间亦可平等争论。黄安偏偏选择向中国独裁政权告密的方式,消灭跟自己不一样的台独观点。

而且,黄安的表达方式也极度下流无耻。人称黄安为「艺人中的李敖」,他则自称为「台独剋星」。二零一四年,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说要仿效苏格兰发起「台湾永久中立国公投」,黄安立马就喷了回去:「苏格兰公投要英国政府同意,你台湾公投,经过北京方面同意了吗?这麽干,简直就是关起门来『手淫公投』。」对一位与自己政见不同的女性说出如此不堪的言论,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绅士、什么是文明。昔日国民党以培养「温良恭俭让」人格为目标的的「中华文化复兴运动」,为何竟锻造出这么一个瘪三来?

中国的民族主义小报《环球时报》与黄安惺惺相惜,周子瑜道歉的视频发表之后,立即发表题为「对阵台独大陆网友完胜」之社评。黄安的言论堪舆《环球时报》相媲美,而《环球时报》的别名又是《习近平时报》。我一直关注《环球时报》的言论,早在一九九七年就写过文章批评之。《环球时报》是中国官方媒体「舆论导向」悄悄变化的风向标:习近平比江泽民、胡锦涛更加愚昧、疯狂和残暴,所以习近平时代的《环球时报》也就比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表现出更多的愚昧、疯狂和残暴。

其三,「黄安是习近平」,若非习近平的纵容和鼓励,中共的文宣体系怎么可能让黄安翩翩起舞?黄安原本是演艺界的乞儿,公司破产、婚姻破裂,在台湾走投无路,才到中国投石问路。中国的娱乐圈早已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三五天」,哪有黄安的位置?如何出奇制胜?那就去触碰政治议题,帮助中共反台独。中国古代的士大夫是「学而优则仕」,黄安却是「艺而劣则政」,果然梅开二度、大红大紫,纵然不能流芳百世,亦可遗臭万年。

而习近平是中国官场「优败劣胜」的逆向淘汰机制之产物。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胡耀邦和赵紫阳那样有智慧有良心的改革派领袖,在中共的鳄鱼潭中,只能「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反之,习近平从县委书记这个最基层的「七品芝麻官」做起,精通官场最恶劣、最败坏的权谋术,得以步步高陞。黄安在竞争激烈的演艺圈沾染的恃强凌弱、弱肉强食的生存技能,正好契合习近平选拔奴才时需要的「不能独立思考、只要乖乖听话」以及「你是我的一条狗,叫你咬谁就咬谁」(毛泽东的妻子江青被送上法庭审判时,当庭咆哮说:「我是主席的一条狗,主席让我咬谁我就咬谁。」一句话道尽中共统治的祕密)等最基本的标凖。

为什么说「习近平就是黄安」?

不仅「黄安是习近平」,而且「习近平也是黄安」。说「习近平是黄安」,同样有三个论据。

其一,「习近平是黄安」,是因为在周子瑜事件中,黄安是始作俑者,习近平是最后成就者,有权有势的习近平将黄安的所思所想变成现实。

这一次,黄安并没有像上一次举报另一名艺人锺屿晨那样,亲自到北京国台办门口高举「我是反台独,不是反台湾」的招牌。(在中国的政府机关门口乃至各类公共场合,「擅自」举起招牌,有可能被警察以扰乱社会秩序、破坏公共安全、煽动颠覆国家等罪名逮捕判刑,人权律师许志永就因为举起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标语被捕并被判刑四年。黄安去国台办举起招牌而没有被捕,说明中国官方早已与之达成默契。)中国的微博上每天有亿万言论,黄安算不上大V,照常理而言,他的言论如沧海一粟,不会有任何影响力。

然而,短短两三天之内,中共的整个庞大体制便高速运行起来,中央宣传部向娱乐产业和媒体发佈命令,全面封杀周子瑜、周子瑜所在的女子组合,乃至她所效力的韩国娱乐公司旗下的其他艺人。任何一个民主国家政策的决定和实施,都不可能像中国这个极权国家这样高效率——这也正是中国引以为自豪而许多海外学者纷纷讚扬的「独裁的优点」。

黄安在中国不过是一介匹夫,至多就是作为「统战对象」的「客卿」,不具备翻转乾坤的本事(黄安声称死后要葬在八宝山,其实根本不可能。那是共产党的革命公墓,岂能让奴才厕身其中?)。统筹各省卫视、报纸、网站的权力,最终掌握在习近平手上。封杀周子瑜纵然不是习近平亲自下令,也是出自习的智囊班子的决策。

其二,「习近平是黄安」,是因为他们都信奉“有钱能使鬼推磨”之原则。对习近平而言,就是「以商逼政、百战百胜」,不要说台湾、香港,就是美国、欧洲,也得对中国市场低头;而对黄安而言,就是「有奶便是娘」,站在势力大的那一边,总可分到残羹冷炙。

「习近平模式」或「黄安模式」似乎通行全球。韩国娱乐公司逼迫周子瑜出镜道歉,并将视频发佈在网络上,看似违背言论自由的普世价值,却与当下韩国的对华外交政策相吻合,那就是「事大主义」。习近平对韩国的威逼利诱,引发韩国公司对周子瑜的压迫,这背后是一个残酷的食物链。

《纽约时报》在一篇评论文章中剖析了韩国一味迎合中国的外交政策。文章指出,自从在二零一三年初朴槿惠上任以来,韩国政府一直致力于与北京建立更密切的关系,朴槿惠与习近平见面的次数比与任何其他外国领导人都频繁。二零一五年秋天,朴槿惠与习近平一起站在北京天安门的观礼台上,观看了一场规模巨大的阅兵仪式,她是美国主要盟友中唯一一位出席该活动的领导人。但是,自从北韩最近这次核试验以来,就连韩国的几家通常支持这位保守派总统的报纸也发表社论指出,讨好中国基本上未能达到遏制北韩的效果。自从北韩核试验发生后,朴槿惠曾尝试与习近平安排一次电话交谈,但未能成功。

连韩国总统都如此自我羞辱(朴槿惠难道在习近平身上看到自己作为独裁者的父亲的影子?),区区一家娱乐公司的老板岂能有坚硬的脊梁?JYP公司强迫周子瑜对著镜头道歉的恶行就施施然地发生了。习近平这种可怕的「中国式病毒」就这样溢出国境,如同柏杨在《丑陋的中国人》一书中所说:「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一种滤过性病毒,使我们子子孙孙受了感染,到今天都不能痊癒。」

其三,「习近平就是黄安」,意味著中共政权以及中国的主流民意已然「习近平化」,也就是「黄安化」——像义和团和红卫兵一样愚昧、疯狂、阴险、残暴。

习近平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经历是,十六岁时被迫到延安最穷困的农村当「知青」。他是惟一在农村长期生活过、拥有底层生活经验的中共最高领导人。毛泽东是大地主出身,很早就离开农村到城市生活,即便在井冈山落草为寇,也是「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山大王」。邓小平同样是大地主出身,尚未成年便离开农村到城市打拼,掌权后从未回过四川老家。江泽民、胡锦涛是城裡人,用中共的阶级分析法,属于「小资产阶级」。惟有习近平,虽然贵为副总理之子,却因父亲遭到政治清洗,沦为「反革命分子」的后代,到农村当了多年农民。

延安早在三十年代就是中共的割据之地,中共在延安消灭了乡绅阶层和传统文化及伦理,取而代之的是血腥酷烈的「痞子革命」。因此,习近平是在与世界文明隔绝的状态下度过其青年时代的。毛号召破除「封(封建主义)、资(资本主义)、修(修正主义,即苏联为首的共产党集团)」文化,而除掉「封资修」以后,中国就只剩下毛语录了。 所以,那一代人都是从毛语录中成长起来,必然沾染上毛的习气。

一旦习近平掌权,整个中共政权、所有的国家机构都迅速呈现出鲜明的「习近平特色」。比如,法治遭到践踏,就连四川省长魏宏这样的高官亦「被失联」,多日之后中纪委才用「反省思过」四个字交待其下落。更严重的是,祕密警察赴海外绑架「不听话」的人士,甚至拥有外国国籍的人士亦成为被绑架的对象。

黄安不具备「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权力,只能用网路举报的方式打击他痛恨的台独言论;而习近平拥有这样的权力,可以下令祕密警察清除毁坏其声誉的人,就像当年蒋经国之子蒋孝武策划江南案那样。越境绑架意味著中国对国际法的公然践踏,中国果然成了文明世界最大的威胁——超过了伊斯兰国。

我们是压伤的芦苇,我们却永不折断

周子瑜一身黑衣道歉的画面,让我和台湾朋友们一样震撼。这样的画面,让台湾朋友联想到被伊斯兰国恐怖分子绑架的人质。而我并不是第一次看到,习近平上台以来,强迫被捕的作家、记者、人权律师上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节目认罪,这已成为中国的「新常态」,堪称文革时代红卫兵让被打倒的「牛鬼蛇神」游街示众的升级版。

如果周子瑜不道歉,下场会怎样呢?不仅庞大的中国市场会封杀她,而且连人身安全都没有保障。香港铜锣湾书店股东桂民海和李波等人的命运,随时可能降临到她身上——桂民海和李波计划出版关于习近平私生活的书籍,涉嫌「危害中国的国家安全」,中国特务越境到泰国和香港将他们祕密绑架。周子瑜在房间裡秀一下中华民国国旗,也涉嫌「危害中国的国家安全」,中国特务未尝不会越境到韩国将其祕密绑架,这不是杞人忧天。

「被失踪」数月、拥有瑞典国籍的香港书商桂民海终于露面,在央视上痛哭流涕地认罪说,他是因十一年前的交通事故而自愿回到「祖国」自首认罪:「我虽然有瑞典国籍,但是我真切地感到我还是一个中国人,我的根还是在中国。所以我希望瑞典方面尊重我个人的选择,尊重我的权利和隐私,让我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然而,网民发现,桂民海在短短十分钟的访问中,衣著、髮形均有大变,似乎并非连续拍摄。律师陈光武更指出,二零零三年「醉驾」未列刑事犯罪,亦无醉驾标准,批评中方主导舆论者「基本法律常识都没有」。

拥有英国护照的香港书店股东李波在香港人间蒸发多日后,从中国给妻子发去家书,告诫外界不得炒作本人「自行回中国配合调查」的「私人事件」,甚至威胁将用法律手段让媒体闭嘴。中国外长王毅则宣称「李波首先是中国人」,完全是一种原始社会的血缘论。

被绑匪集团控制的人质,说出什么奇怪的话来都不足为奇——与之相比,周子瑜还算幸运的了。

英国外相夏文达(Philip Hammond)感叹说,称如果外界猜测的最坏的情况发生(中国特工到香港绑架铜锣湾书店的李波等人),将是对「一国两制」原则、《基本法》、《中英联合声明》的「极严重的违背」(egregious breach),意味着「全部事物都崩塌了」(whole thing had collapsed)。

如果说李波案意味著对香港的「一国两制」的崩塌,那么周子瑜事件就意味著对台湾的「九二共识」的崩塌。李波和周子瑜都是阴差阳错的配角,黄安才是男主角,而习近平是总导演。

此前,中共赶走了法国《新观察家》周刊(L’Obs)驻华女记者高洁(Ursula GAUTHIER),因为她揭露了中国在新疆压迫维族人的真相;中共还不淮代表加拿大参加世界小姐选美大赛的华裔女孩林耶凡入境参赛,因为她修炼法轮功。这不是闭关锁国,什么才是闭关锁国?

号称「强国」,偏偏害怕几位勇敢的女性。身在中国的勇敢的女性,有七十多岁的记者高瑜,有二十四岁的人权律师助理赵威,她们或在监狱中,或在进出监狱的途中。我印象中的高瑜,一直是快人快语、精神抖擞的模样,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二十岁,宛如中国的法拉奇(义大利的传奇女记者)。但这一次,从狱中出来的时候,高瑜却已变得白髮苍苍、步履蹒跚,可以想像她在裡面遭受怎样的非人待遇和酷刑折磨。而被羁押半年之后正式宣佈逮捕的赵威,这个网民叫「考拉」的九零后的河南女孩,本该是中国的骄傲,应当被像考拉那样珍惜,却被丑陋的政权如尘埃般践踏。

我们每个人,都是周子瑜,都是高瑜,都是赵威。我们是会思想的、爱自由的芦苇;我们在面对屠刀的时候,会像周子瑜那样含泪道歉,会像高瑜那样在电视上认罪——我在五年前被中共秘密警察、在酷刑折磨和活埋威胁下,也写过悔过书。我们承认人性的软弱,我们不是视死如归的英雄。然而,即便我们在暴风骤雨中会弯腰,也不会彻底折断,不会永远屈服,不会以做「动物庄园」裡面的猪为荣。

台湾的朋友们,终于用手上的选票表达了自己的意愿,不是投票给蔡英文,乃是投票给民主自由。而中国的朋友们,还要继续为选票而奋斗;用选票颠覆政府,才是大多数中国人的「中国梦」。

有人为赵威写了一首好听的歌,放在网上自由收听。这首名为《海,山巅的姑娘》的歌,跟《岛屿天光》一样,让我百听不厌,一听就掉泪。这首歌的歌词,是写给每一个热爱自由的灵魂:

「崎岖的山路,通向著山巅。入云不见,闭日遮天。魔鬼冒牌天神,风沙迷住双眼,不会磨灭心中信念。

瑟瑟的寒冬,沉沉的黑夜。那个已到山巅的姑娘,她在大声呐喊,在风中和魔鬼战斗,想把地狱变成天堂。

海,山巅的姑娘,我要送你一件红色衣裳。这寒冬的火,黑夜裡的光。海,山巅的姑娘,我要大声呐喊为你歌唱。这漆黑的夜,我们不再幻想。」

来源: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