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几岁的人了,不好好努力成家立业,整天抱一只兔子胡闹,简直和傻子没有什么两样!”母亲愤怒地朝我咆哮。

“你们谁也休想谋害我的兔子!”我惊恐不安地瞪视着我的家人,“她是我的爱人,她不是任何普通的兔子!”
我们的世界经常没日没夜地下雪,人们百无聊赖地呆在房子里打发时间。我便终日抱着我的兔子情人凝视窗外的白雪。

那是在十三年前,我第一次带樱樱回家,樱樱生在南方,生平第一次看到真正的雪。
“啊!太美了!”樱樱张大眼睛,没完没了地望着玻璃窗外。雪地就像面镜子反射着皎洁的月光。我在她身后环绕她,微笑着亲吻她的额角。

“一只雪白的小兔子!”樱樱叫着,早已追了出去,我去追樱樱,我们在雪月的充满弹性的镜子上嘻笑着追逐了很久。樱樱向前一扑,扑到小兔子身上;我向前一扑,扑到樱樱身上。可是我其实并没有扑到樱樱,只有那只雪白的小兔子不安分地挣扎在我的怀里。

“樱樱呢?”父母盯着我怀里的兔子,疑惑而焦急地问。

“这就是樱樱,我的兔子情人。从今天起,她永远是十八岁!”

我四十岁的某天早晨,那只雪白的小兔子消失不见了。我气急败坏,捣毁了家中的一切。“告诉我!是你们谁杀死了我的樱樱!我的兔子情人!”

“我们,我们没有看见,它大概是自己跑掉了!”弟弟闪烁其词地眨巴眼睛。

我嘶喊着跑出家门,跑到雪野上。

“疯了!我的儿子疯了!”母亲在后面愤怒而绝望地叫嚷。

我至今在茫茫尘世追逐一只雪白的小兔子,但我分明知道不可能再找到我的兔子情人。

作者:张宏伟,字怀一,笔名廿一行。1982年生于辽宁绥中。新千年文学与文化运动的发起者和实践者。北大中文论坛小说原创版、文艺学版和中国现当代文学版版主;新千年文化运动博客圈圈主。新千年文学系列丛书《新千年文学》(2008,远方出版社)和《生命的沉思》(2010,人民日报出版社)主编之一。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