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3 10:23 来自 阅读联邦

Naipaul

 

 

 

 

 

 

 

 

V.S.奈保尔出席“上海国际文学周”主论坛。 澎湃记者 寇聪 图

2014年的上海国际书展即将在8月13日叩开上海展览中心的大门。按照惯例,书展活动之一的“上海国际文学周”早于书展一天开始。

一种感动

作为本届上海国际书展最重要的嘉宾、印度裔英国作家V.S.奈保尔首先在8月11日下午参加了他的旧作《大河湾》中文版再版的首发仪式。

这位伟大的作家、200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在中国的第一次公开露面竟然令在场的记者们有些唏嘘。因为活动现场嘉宾所在的区域高出了地面一点,坐着轮椅的奈保尔不太方便,他便从轮椅上下来。即将迎来82岁生日的他,已经行动不便,在四五个人的搀扶下才颤颤巍巍地走到了几步之隔的座位上。

看着这个缓慢而艰难的进程,我瞬间感动了,即使奈保尔不是伟大的作家、不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他都值得被尊敬。

一点混乱

8月12日下午,“上海国际文学周”开幕主论坛“文学与翻译:在另一种语言中”在科学会堂举行。参与这次论坛的有超过十位作家、翻译家,包括美国诗人罗伯特·哈斯夫妇、匈牙利作家艾斯特哈兹·彼得、法国语言学家帕斯卡尔·德尔佩什,中国作家叶兆言、黄运特、诗人王家新、翻译家马振骋、周克希、袁筱一、戴从容等。但是最最大牌、最受关注的,无疑还是V.S.奈保尔。不过,对于这次的出场,在流程上稍稍有点令人遗憾。

按照主委会和出版方事先发布的消息,奈保尔会在这次的论坛上做5分钟的主旨演讲。在众人的期盼中,奈保尔坐着轮椅被推到了台上。但是,他一开口便说,希望能跟大家多交流,能回答大家的提问,似乎并不知道主旨演讲这回事。于是,作为本场论坛主持的翻译家袁筱一就提了两个与翻译并没有多少关系的问题。首先她问奈保尔对上海的印象如何。这个问题在昨天的《大河湾》首发式上已经有记者提问过,于是奈保尔将同样的回答又说了一遍:他刚刚来到上海,看到的还很少,无法准确地回答这样的问题。袁筱一继续问他,有没有跟中国作家交流,有没有看过中国作家的作品。奈保尔回答:没有。奈保尔的妻子做了补充,说诗人阿多尼斯曾向奈保尔推荐了一位中国年轻诗人的作品,但是这位诗人的名字他们忘了。她说,奈保尔很信任阿多尼斯的推荐,他找来了他的作品看了。

因为是关于翻译的论坛,奈保尔提出要多跟台下的翻译家交流。于是,开放了读者提问。但是,读者也没有提出什么有趣的问题。两个问题过后,奈保尔的时间已经远远超出了5分钟。主持人袁筱一不得不阻止了提问的进行,并有请工作人员将奈保尔推下台。但是奈保尔并不想离开,他说:“我很愿意回答问题,抱歉我的回答好像没能让大家激动起来,我还想交流更多的。”可惜,他没有得到回应,就被无奈地推走了。

一次争论

在论坛上,法国文学翻译家马振骋与匈牙利作家艾斯特哈兹·彼得之间关于原文美、丑的小小争论,成了这次论坛的一个小高潮。

马振骋将要翻译的原文分成了两种,分别以美女和丑女作比。艾斯特哈兹·彼得对此很感兴趣,他就问马振骋,如果原文就是个丑女,他会怎么办?马振骋说,那他就尽量不去翻译了,也没有人愿意看丑女。艾斯特哈兹继续追问,如果原文本身是美的,但其中也有丑的部分,这部分他又会怎么翻译?马振骋说,他会适度美化。艾斯特哈兹不依不饶地问,如果丑的部分是作者的一种表演,是故意的,就像戏剧中的丑角,这又该怎么办?马振骋回答,那这种丑就不是丑,也是一种美。并且他反问艾斯特哈兹你怎么知道作者是故意的?艾斯特哈兹不得不说:你赢了!

来源:澎湃新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