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化平:亲亲的嫂子

Share on Google+

unnamed (15)

嫂子走了。

去年12月17日凌晨,嫂子突然走了。无法想象:年纪轻轻的嫂子,怎么舍得离开我们,怎么舍得离开她的孩子,怎么舍得离开她的宝贝孙子…… 嫂子嫁过来,我才上初中。少年的我,和嫂子很亲,很依恋。也有很骄傲的成份( 那个年代,一个有职业的女子,在乡间是一件很荣耀的事。何况是一个十里八乡都想娶回家的好女子。)

嫂子对我很好,喜欢带我去她姐姐家、娘家、朋友家玩,带我去她工作的煤矿玩。会告诉别人:这是我老弟,骄傲的告诉别人。嫂子得意的样子,我记得好清楚,自己也跟着嘚瑟(其实嫂子家里也有四个弟弟)

unnamed (16)

嫂子上夜班,我就自告奋勇护送,有时是天黑前出发去接嫂子下班。夜色中,窄窄的田垠上,沿河依山的乡间小路,一路走一路说说笑笑。几公里,眨眼就到了。送到渡口,我就开始回头走。嫂子在渡船上、嫂子过了河,会大声喊:“化平子,慢点华(走),莫扒等(不要摔跤)”。

有一次,嫂子带我去煤矿(她是开绞车的)。在她的工作室,我不知道乱按了什么,绞车华华晌,我已惊魂摄魄不知所措,嫂子飞跑进来关掉开关,吓坏了。嫂子没骂我,只是讲:老弟你个猛子啊你个猛子啊。从此,不敢带我进她工作室。

到县城上高中,住校了,一学期才回家,伙食差吃不饱。嫂子搭煤矿便车,送菜到一中,有时脸上成了花狸猫。也不停留,那种搪瓷的大海碗,满满的油豆腐,那个香哟…….长大了,才知道,嫂子每次都是饿肚子往返一天。她舍不得为自己花一分钱。

unnamed (17)

开学了。嫂子将自己最得意的风衣送我。其实就是一件长大衣,灰色的那种。那个年代算时髦了。整个大学期间,在成都,每年,我有半年的时间穿这件风衣。

寒假回到故乡,我和妹妹抱着三个月的大侄子去煤矿(已经搬到更远的地方了),嫂子要上班,还要奶孩子。下班了,下雪了,我们欢欢喜喜的走6公里回家…..

断断续续的,嫂子坚持上班,带着两个孩子。实在没有办法,为了孩子,只好放弃工作。从十五岁开始,嫂子为这间煤矿服务,前后二十年,除了非常低廉的工资,没获得过一分钱退职补偿。

回故乡探亲,太太会挑选一些衣服带回老家。无论新旧,嫂子都很珍惜。嫂子嫁过来,其实是委屈的。她很要强,又特节俭,会持家,更要面子。嫂子算见过世面的女人,当然希望获得老公呵护,有一个体面的家。我知道,嫂子没有这样的成就感。内心里,我一直为嫂子委屈,为她不平。

unnamed (18)

高考后那个暑期特别长。嫂子为我悄悄从煤矿带回来一个收录机,至今不知道她哪来的本事。“中央广播电台,自由中国之声”甜美的声音,闻所未闻的观念,翻江倒海的颠覆我小小脑袋…..新的世界出现了,心智一点点、一点点展开,文明的种子,开始散进那个混沌的乡村孩子….

嫂子不允许任何人轻看自己老公,每次回娘家,总会反复叮咛娘家人:不要说自己的老公,唯恐伤老公自尊。总说老公就是老实本分,人很勤快不错的……她就是这样子做人,天大的委屈自己扛。

嫂子走了,四邻八舍乡村都来了,乡亲们讲说嫂子:清贤嫁来几十年,从没说过东家短西家长,几会做人的好女人啊,我们湾里难得的好女子好媳妇啊。

unnamed (19)

五十岁后,嫂子才去广东打工。在每一个岗位上,嫂子都获得了上司、同事的信赖与尊敬,她接受过二十年的职业训练,每一分钟都兢兢业业、一丝不苟。一段时间还打几份工,过年也舍不得回来,为了多赚钱,蜜蜂一样劳作。两个孩子都买了房子,要付按揭。嫂子是一个传统女子,从来没为自己打算过,为的都是孩子。嫂子走了,盖棺时竟然找不到一件像样的新衣服。

unnamed (20)

嫂子走了,心肌梗塞突然走了。平时,嫂子舍不得检查舍不得花一分钱,有病就扛,也没有检查过身体,根本不知道自己常年劳作,身体早已不堪重负。要是早送医院一、二个小时,很有机会治好。千千万万的乡村百姓,千千万万的嫂子,就这样一个心态。千千万万的悲剧,反反复复在这片国度重复……这是怎样的哀痛。

嫂子知道我所做的,早就知道。 她凭直觉早已明白,这个社会这个制度需要改变,她的认知超过大部分人。四年前过春节,我们看春晚,嫂子突然说:化平子你们傻呀,要是到电视台讲一下,GCD垮台了,保证就垮了。我们哈哈大笑,肚子都笑痛了。

多少年前,她就将两个孩子托付我,那是怎样的信赖。孩子们到上海工作,我其实没为孩子们做什么,一切都是他们自己打拼。好在孩子们早已成家自立,懂事了懂得负责任了。

unnamed (21)

嫂子走的当天,我飞回长沙。千山万水,赶回故乡已是第二天,站在嫂子灵前抽泣。

嫂子出殡前那个夜晚,我独自坐着为嫂子守灵(两个侄子悲伤过度几夜未眠,我告诉孩子轮流睡一会,他们都太困,睡了)手机声音低低,反反复复播放李娜的歌曲…….嫂子……

嫂子走了。眼前,是35年前,那个风华正茂、青春年少小小的美好女子,笑咪咪的走来,款款走进我们家,她用自己的能干聪颖责任,忍辱负重,改变了这个家庭。

unnamed (22)

嫂子走了,她一生卑微。一生没有安全感,没有享过福,匆匆走了,什么也没有带走,留给我的,唯有不尽的思念、尊敬…… 嫂子,我的亲亲的嫂子;嫂子,我的黑黑的嫂子;嫂子,我的几好的嫂子…..老弟我用什么供奉你…….

unnamed (23)

2016-02-18

阅读次数:2,06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