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从央视调研回来,麻麻发现我神色不对。凭借女人特有第六感,我被执行家规: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代不轨或出轨事实。

我家麻麻口才之犀利思维之敏捷,侦查手段之福尔摩斯,你们是无法想象的,简直是武则天吕后慈禧太后再世。具体细节恕我不便透露,反正不交代一二休想过关。于是我交代,趁握手之机,几位漂亮央视女性员工对我进行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性骚扰。

“不行,”麻麻严肃地:“要交代细节。细节关系到案情的定性。”

我偷偷望了望她那高贵的容颜,为麻麻女王般的威严感到骄傲:“她们趁握手之机抠我手心,抠得我心辕意马,小鹿乱撞,魂不守舍。似西门庆搭上潘金莲,如张生遇见崔莺莺,恰许仙推倒白素贞。”

到底是自己的老婆,我得到了表扬和鼓励:“嗯,很好。看着镜头,说,以上陈述均根据事实发自内心出于自愿,绝无受任何人胁迫。”

我从容庄严地对着镜头复述了一遍。

然后按照麻麻的要求从央视提供的视频资料中辨认指证对我实施性骚扰的央视工作人员,共五名嫌犯。

次日,麻麻代表我对央视五名员工提起告诉,诉对方对我进行不必要的性骚扰。

大家知道,实施依法治国后,一般民事诉讼都遵循先调解后裁判的原则,作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当然也不能例外。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嘛。

调解庭内,第一嫌疑人未婚,芳龄27,端庄秀丽。麻麻怜之,扯下我一方衣袖赠与对方。嫌疑人纳入怀中痛哭流涕而去。

第二嫌疑人33未婚,纤细苗条。麻麻围绕一周上下打量道:“瞧妳这小身板,回去把身体养好了再说。”犯罪嫌疑人点点头表示听从劝告。

第三嫌疑人25已婚,长发飘飘,风姿绰约。麻麻一看就来火了:“妳想干嘛?想当第一夫人?破坏人家婚姻是不道德的,知道吗?妳看妳,长得的确不错,可这不能成为你勾引我家大大的理由。你等着,我要告妳,告你颠覆家庭罪。”

我纳闷,问:“不是性骚扰吗?怎么变成颠覆家庭罪了?我跟她没发生什么啊!再说,只有颠覆政府罪,哪有颠覆家庭罪?”

麻麻转过来对着我嚷道:“哎呦喂,习总您想发生什么呀?”

我知道爱妻心情不好,便没还嘴。

第四位嫌疑人是个扎短辫的小姑娘,红扑扑的脸笑盈盈的酒窝。估计是位广播学院的实习生。麻麻慈母般和蔼地:“小小姑娘,跟我说说,怎么骚扰妳的习大大了?”

小姑娘歪着脑袋笑嘻嘻:“习大大的手肉嘟嘟的,特好玩。”

麻麻明白了:“小姑娘,妳年纪轻不懂事麻麻不怪妳。今后啊,好好学习工作,别有事没事玩大大的手。大大的手可不是闹着玩的。”

第五位就是在网上显摆图片激动得一下午没洗手的那位。

麻麻单刀直入:“抠习大大手心了?”

对方摇摇头。

“哦,本夫人冤枉妳了。敢情是习大大抠妳手心?”

对方点点头。

麻麻瞪了我一眼,强压怒火,对那女生说:“孩子,妳可不能乱说啊,我家大大怎么可能抠妳手心呢?”

回到家里,麻麻耐心地教导我,做人要老实,不可以撒谎。尤其是对老婆,要讲实话:“说,有没有抠人家小姑娘手心?”

我突然嚎啕大哭起来,把麻麻吓得不轻,差点喊医生来。

我边哭边抽泣:“啊,老天啊,你可怜可怜我吧!呜-呜-。三年来每一天,辛辛苦苦为党为国为人民,红杏出墙的机会也没有。如今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大庭广众之下也干不了什么,只好捏捏小手过过干瘾。呜呜-,这个总书记咱不想当了。十九大咱就昭告天下,退位。”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