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少文:抵抗之术

Share on Google+

“兔子急了还咬人。”这是一个常识,更是一个真理。兔子是一个善良的形象,也是动物世界温顺的代表,人与善之,其性亦善,人若恶之、逼之,它也会反抗、咬人。中国民众与兔子何其相似:忍让、善良、平和、顺从得使当今世界目瞪口呆。中共执政50年,历次政治运动,造成无辜百姓饿殍遍野,殃及无数人民流离失所。封建暴政下的人民,俨象一只被逼急了的兔子一样,逃也是死路一条,不逃也是任人宰剐!与其忍辱屈服,不如奋勇抗争。因此,抵抗也就成为了中国民众刻不容缓的自救之术。

抵抗必须有针对性,也应有策略与方法,从小事见诸大端,从平常触及异处,从外部戳穿内核。譬如,“人民邮电为人民”的实质内涵,具有国家垄断主义的性质,公众可对电信与邮政资费的盘剥行为进行有力有据的抵抗。再譬如,“计划生育罚没款”的真正目的具有黑箱操作下的掠夺本性,民众可对村官乡党的巧取豪夺行为进行法律上的抵抗。与此同时,民众应该自我启迪智慧,研究、透视专制下暴政的实质,从下岗失业、农民负担、调资加薪、劳动保障、求学教育等等方面进行有效的抵抗,以点触面、以个体召全体,全民动员,全国抵抗。由于“法不责众”,在群众全面抗争的情况下,暴政就会或者胎死腹中,或者中途夭折。

老百姓必须明白,象中国电信之类的国有企业,其实都是党产,而党又实行独裁体制,因此,所谓的国有企业,其实是独裁者的私营企业。象中国电信的总老板,就是江总书记的大少爷,国家电力公司的总裁,就是李鹏的爱子李小鹏。大陆无处不存在着诸如此类的太子党掌控着国家许许多多垄断性企业的现象,因此,抵抗这些企业的盘剥,就是抵抗封建官僚的掠夺。

想一想,中国电信每一次调整资费,无不是以国家的名义行事的。然而,你花的冤枉费无不进了江大少爷、李大公子的口袋里。你的收费清单并没有明确地表明你打了多少个市内电话、上了多少时间的网,全凭黑箱操作!正因为几亿中国人民的善良与奉献,在电信部门工作的待遇是中国最好的,就连退休,还可以得到12万的高额补助、并可以每月领取1,300多元的高薪。而我们涟源的下岗工人,每月的生活费只有3、40元!这是何等地不公、不正啊!

我有一个远方的亲戚在副食公司下岗,其妻是涟源电线下下岗人员。夫妻双双把家还之后,没有任何生存之道,于是把怀孕生儿当成了唯一的乐趣。4年来,这位不幸的女人就生了4个小生命:第二胎被“政府”罚了2万余元;第3胎被党徒扒掉了房子;由于再没有钱物可罚,第4胎被计生干部强行送进了孤儿院。家没了,儿也没了,夫妻两人整天以泪洗面,四处下跪求饶,企冀得到“三个代表”的恩赐。但是,这二只被逼急了兔子还是没有想到要咬人!

中国人的一个优点是:能“忍”。太多的事情我们都忍了。例如,“国有企业”黑箱操作的掠夺我们忍了;城管部门的横行霸道行为我们忍了;残酷的计划生育政策我们也忍了;我们更容忍了乡党村干、官僚恶吏的淫威与罪恶。但是,涟源、乃至娄底、双峰等县的老百姓已经觉醒了。每到月底,几乎所有的中国电信用户,一齐涌进营业大厅,要求他们把每一笔电信收费项目与计费次数全部列清说明,并让用户自由查询;否则,就拒绝交纳当月费用!

计划生育政策在下岗失业大潮中也已失去原来的残暴性: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涟源市下岗工人联合起来,组建了一个名叫“为儿子着想”的地下组织,只要计生干部一露面,全市六条街道的下岗工人一齐起哄,抵抗计生干部的暴行。自然,象“卫生费”、“临时户口费”、“防空保护费”、“土地使用费”、“排污费”等等苛捐杂税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显示了民众集体抵抗的作用与威力!

在专制社会与暴政横行的时代,抵抗是民众存生求活的道路。一个人抵抗,无异是飞蛾扑火。但千千万万之飞蛾一齐涌现在黑暗中,拚尽全力为光明而战,其形其势,断定会使黑沉沉的天地变得异常灿烂、更加辉煌。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1,31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