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夜之间成为美国家喻户晓的英雄–19岁的杰西卡?林奇,美国陆军后勤部队的一名上等兵。这个小女孩于3月23日在一次出勤的车队中,遭到伊拉克军队的伏击,她的一些战友被伊军所杀,林奇则在反抗中开枪迎击,直到子弹用尽,始被伊拉克人抓获。一周之后联军的特种部队从伊拉克一间医院中把她抢救出来。消息传来,她在西维吉尼亚州的家乡小镇的乡亲们欣喜万分,把市内的树上,都挂满了为她祁福的黄色丝带,祈望她早日恢复健康。林奇的父母感到骄傲,她21岁的哥哥和18岁的妹妹也都以她为榜样,立志从军。

听起来有点像个煽情的好莱坞影片,然而这的确是两天前刚刚发生在硝烟弥漫的伊拉克战场上的真人真事。联军的最高统帅一边运筹帷幄,从海陆空各方轰炸袭击伊拉克的各个据点,地面部队从南方挺进,从3月20日开战以来,已经两周了,本文落笔之时,美英联军地面部队正在进攻巴格达城,直捣萨达姆的老巢。他们和城郊的“共和国卫队”发生激战,已经击溃了一个师。离城12哩的萨达姆机场已被联军占领。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战争高潮时期,抢救一名落入虎口的战俘,被当成头等大事,成功地达成任务。这对于联军本身士气的鼓舞和自由世界的人心向背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这次的行动反映出美国社会的基本人性概念,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无价的,都应该得到社会和政府的尊重和保护。就像去年美国纪念“九一一”周年,纪念会上将三千名罹难者的名字一个个宣读出来,足足花了两个半小时,这明确地表达了一个信息:在一个自由的国度,人命不是数字,每个生命都是造化的奇迹。

战争一开始,美国政府就设立了一个伤亡、失踪人员和战俘的网站,上面有这些人的照片、姓名年龄、所属单位、发生事故的时间地点和原因。他们的家属也立即会收到通知。有时候媒体会到他们的家中去访问,如果他们的亲人愿意接受采访,就有机会把内心的忧虑和悲伤向公众界表露,让整个社会来分担他们的痛苦。不论活着的还是死去的、在作战中的还是被俘虏的美国军人,都被社会当成为国家英勇奉献个人生命的英雄。

因为尊重生命,美国打起仗来特别吃力。鉴于前两次世界大战的残酷惨烈,1949年的日内瓦公约中规定了战争敌对双方不可杀害平民和虐待战俘。对伊拉克开战以来,联军对巴格达的轰炸,只限于萨达姆政权的政府军事机构和他的皇宫和私家住宅。看准了美国的“人性弱点”,暴君萨达姆特意把一切重要军政机构转移到人口密集的住宅区,拉上平民百姓陪绑挨炸。美方的情报人员和军事专家千方百计侦查出萨达姆的军政要害地点,以精密仪器超控,扔的炸弹好似不仅生了眼睛,还长了耳朵,百发百中摧毁要害目标。因而能使平民的伤亡减低到最小。在攻打伊拉克南部几个城市中,联军也尽量不伤害平民。许多投降的士兵,一旦成为俘虏,反而衣食无忧,又保全了性命。难怪战事一展开,很多伊拉克军人都举起白旗,不战而降。只有萨达姆的“共和国卫队”还具有一些零星的反击力量,但是联军面对的往往不是这些军队,而是“恐怖主义”最拿手的身绑炸药的自杀式袭击。目前已经有四千多名阿拉伯世界的“人肉炸弹”抵达巴格达,一旦联军攻入围城,这些狂热分子将是大患。

在联军的战地临时医院中,医生们不仅为自己的伤员进行医护,也同时治疗伊拉克的受伤战士和平民。CNN电视台的一位医生记者甚至在抢救一名被联军误伤的两岁幼童时,亲自上了手术台,虽然孩子终因重伤不治,这种临危仗义的努力却感人甚深。

美国政府也正在提供总额大约为2.06亿美元的人道救援,将13万吨的食品运送到伊拉克。为了怕战争不能在短期结束,会切断该国的粮食供应,美国还在准备价值超过3亿美元的约61万公吨的食品,其中大部份食品已预先运送到某些地区。

战争之前,布什政府已经拟定了重建将被战火摧毁的伊拉克计划,国会为此通过了巨额的款项。目前国务卿鲍威尔又在跟欧陆和世界各国的政府商量,邀请大家参加分担战后该国的重建计划。

中国大陆的人民对于战争的认识应当拥有截然不同的经验。中共建国以来的几次军事行动:韩战、中印和中越战争都打得十分惨烈,不说它对敌人的残酷,只看人民共和国对自己的子弟兵的待遇,就令人心寒。解放军战士上了战场就成了炮灰的同义词,杀够了敌人,活着回来还算好汉,若是被敌军俘虏,则被认为是胆小鬼和懦夫。拿韩战为例,中共发动的“人海战术”的确把美军吓坏了,他们无法对像潮水一般拥来的平民和还是孩子年纪的士兵开枪扫射。战争结束后,大约3万名中国战俘,三分之二被“蒋匪”的台湾“接收”了,反讽的是,这批人在台湾倒能过上正常人娶妻生子的生活,被社会接纳。其余的一万多人返回大陆之后,却继续当自己祖国的“俘虏”,被集中到东北地区管理,后来调到青海,永远被放逐。政府把他们当成被“美帝”洗脑后的“变种”,不再是普通的中国人,给他们打上“非我族类”的印记,以怀疑猜忌的态度对他们,永世不得翻身。每次战争中国到底有多少军人“为国捐躯”?这些数字都是国家机密,或是不能外扬的家丑。当一个专制政权的军人其性命何其卑微,命运何其悲哀?

“党指挥枪”一向是一党专政的共产党奉为圭臬的党的基本原则。人民解放军从来就是中共的统治工具,历届中央军委主席皆是共产党的在任或卸任主席。一个“普通共产党员”邓小平,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也会拿起机枪扫射同胞,开动坦克碾过青年学子的血肉之躯。这样的军人不配称作“人”,他们只是统治者手中的屠刀。现在“普通共产党员”江泽民把自己“复制”成他的小平同志的化身,放下党主席和国家元首的身段,摇身一变又成了三军统帅。爱梳头、唱戏、吟诗的江主席变着戏法儿,三十六计使遍,就是不用“走”的上策,十三亿人奈他何?

目前大陆很多民众似乎也加入了世界反战的行列,不论他们对整个伊拉克战争的背景和资讯有多少了解,他们若拿以往中国的战争经验来评估这场战争的话,会以为美国的军事力量太弱,不就一个巴格达么,还这么久攻不下。美国士兵也不如中国兵神勇,弄了半天也不见尸陈遍野,血流成河,真真乏味。如果他们知道了杰西卡?林奇被联军抢救出敌营的故事时,大约会摇头说:美国人太天真,打仗如儿戏。的确,恰恰这种天真和执著,是老迈的中华文明所付诸阙如的。

作者为《观察》评论员

——此文《观察》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