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政治学者,杨建利的《开展讲真话运动》一文主要立足于政治领域内对谎言产生机制的否定与批判,我们知道,政治是专制社会的核心部位,牵一发而动全身,因此,这一倡议直指最具震撼性的关节,站在语言能够抵达的高度向具有社会责任感的公民发出了响亮的声音。

杨建利并未过多地从社会层面来谈论谎言的危害以及讲真话的价值,不过,2007年底,中国社会的种种荒诞世相恰恰证明了杨建利“讲真话”倡议的迫切性与必要性,这与“纳税人革命”的概念一样,证明杨建利在五年的监禁生活结束之后,仍然具有把握中国现实问题的敏感性与前瞻性。

2007年底,似乎没有什么话题比陕西纸老虎更具舆论影响力,时至今日,人们对纸老虎话题的关注早已超出生态保护的范畴。较之陕西镇坪县是否存在华南虎的问题,政府及政府官员的诚信问题更引人关注,这才是纸老虎事件的关键。一时间内,关于纸老虎事件的讨论沸反盈天,颇有当年“真理标准大讨论”的味道,不仅一般网民纷纷发表意见,就连人民日报、新华网、中央电视台这种官方媒体都发出了不怎么“和谐”的声音,显示中国社会仍然具有尊重常识、寻求真相的基本动能。

有关纸老虎事件的讨论在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思想启蒙,通过大量的言论组合,官员说谎及行政、司法、立法的不作为问题,已被清晰地置放在民众面前。但我们必须看到一点,纸老虎事件之所以能够形成这样的影响,至少有两个背景因素:一,十七大召开之际,前所未有的言论管制几乎使所有敏感话题都被逐出舆论视野,而野生“华南虎”的出现乍一看去显然没有任何敏感性,这促成了纸老虎话题的迅速坐大;二,由于纸老虎话题势头来得太猛,而陕西林业部门及镇坪地方政府的做法又过于愚蠢,“言论锦衣卫”要压制这一话题的代价显然有些太高。

于是,传统媒体和网络仿佛在一夜之间就获得了言论自由的权利,这是纸老虎事件不断深入的原因之一。而纸老虎事件的宪政启示意义在于:只要具有一定的言论空间,民众的声音必然倾向于发掘和寻求真相,通过对社会性话题的讨论逼近谎言存在的实质。

当然,纸老虎事件并非让我们对中国言论环境感到乐观的理由,就在伪虎门事件几乎闹翻天的同时,发生在辽宁沈阳的“蚁力神”事件的消息却是被严密封锁的。有趣的是,“蚁力神”事件同样与诚信相关。不需要很高的智商就能发现“蚁力神”公司的经营其实是一种非法集资活动,或者说,是一个并不高明的骗局,但长期以来,辽宁地方政府和国家商务部却对其非法经营大开绿灯,而中国第一笑星赵本山更是在电视屏幕上给全国人民来了一个最大的“忽悠”,于是,我们不禁要问:在蚁力神事件中,政府部门和官方传媒究竟是否应该承担责任?这一追问与“伪虎门”事件一样,都是全社会对诚信回归的呼唤。

但有关“蚁力神”事件的追问却没有纸老虎事件那样的好运气,在传统和网络媒体上,“蚁力神”事件无法成为一个公开谈论的话题。但是,民众的怀疑显然在四处蔓延,于是,就连嫦蛾一号卫星首次传回的成象照片也受到了网民的质疑,有人甚至把月球照片与纸老虎照片相提并论,并且非常专业地指出了照片上的疑点,迫使嫦蛾一号卫星的总指挥叶培建不得不出面加以解释。

这让我们看到:由于人们意识到政府是不可信的,一切与权力相关的信息都不再具有权威性,无论来自权力及权力相关部门的信息是真是假,人们的本能反应都是怀疑,同样的怀疑也体现在对甘肃嘉峪关市亿元双色球大奖的质疑上。

对信息接收者来说,身处这种广泛怀疑的氛围中,我们确实很难再轻易相信什么,而舆论又不可能象对待纸老虎事件那样对所有话题进行聚焦,于是,很多情况下,连真话也成了谎言的牺牲品。

事实上,这样的广泛质疑并不仅仅指向权力,如今,从上百亿的金融诈骗,到几毛钱的劣质食品,从教育到医疗,从爱情到亲情,乃至于各式各样的“慈善事业”中,欺诈行为都已成为我们正常生活的一部分,随之而来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互不信任和尔虞我诈。

因此,我将纸老虎事件的热议视为中国社会陷入全面诚信危机和试图挣扎自救的一个象征。杨建利《开站全民讲真话运动》的发表可以说正逢其时,它促使人们广泛、深入地思考诚信缺失问题的根源。而当社会陷入如此广泛的信任危机时,只有那些长期坚持说真话的人才会赢得人们的信任,并以自身的道义力量唤起人们说真话的勇气和信心,显然,杨建利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他身上,智慧与真诚、勇敢、正直融为一体,他具有令人敬重的人格魅力。

长期以来,追求自由、民主的政治异议者在人权与政治领域顽强地坚守着讲真话的阵地,尽管不能将声音传递给每一个社会成员,但这种坚守的辐射效应一旦形成,将会表现出巨大的力量;另一方面,全社会的诚信危机也提醒我们,作为异议者,在人权和政治领域内讲真话的同时,我们更要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拒绝谎言,实事求是,让自己修养成为一个“真人”。这是我在与杨建利、刘晓波等异议者接触时从他们身上感受到的道义力量所在。杨建利不仅用他的政治智慧和经验倡导讲真话,也长期用他的人品表率这一点,这使《开展全民讲真话运动》一文的分量超出了文字本身。

应该有更多的人阅读《开展全民讲真话运动》,应该有更多的人关注、了解和认同杨建利先生。

原载《议报》第332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