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当“央视”上演了那么一场革命化、文革意义极浓的红春晚之后,中国社会各界都表达了很大的震撼、愤怒!然而,当2月19日上午,为迎接习近平的到来,央视在大厅打出标语“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以及后来新华社参考新闻编辑部副主任蒲立业那极其肉麻吹捧的诗作《总书记,您的背影我的目光》被传开后,又再一次引起了中国民间强烈反弹!让我们来回顾一下春晚那大吹特吹的歌功颂德的口号:“三个必胜赢得全球喝彩/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五大理念引领发展未来/九三阅兵威武震撼”(按大小公约数整编)。“这首诗我酝酿了很久/快要刮肚搜肠/它拥堵我的血管与神经/它伴随一带一路的驼铃/以及巨轮高铁暖风浩荡/可诗句环跳在我任督二脉上/撕开我的胸腔/总书记,您的背影我的目光/您步履矫健昂首向前/我们会继续声音高亢/疾走在小康征程/总书记,你的背影我的目光/我和众多新华人崇敬的目光。”(摘录)

这就是在与“中央保持一致”“党媒姓党”威权下,国家主流媒体媚权又媚俗的大秀场,他们随时准备着为政客充当吹鼓手、随时准备着回到癫狂鼓噪的文革效忠舞台。

众所周知,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随着经济的发展与国际社会不断接轨,中国走向民主的公民社会趋势也越来越明显,而新闻舆论媒体应该首先体现国家宪法所给予的思想、言论、出版等表达自由的核心理念,为中国民主社会的建立提供更广阔的空间。在中共历届的高层领导人中,最愿意倡导这种新闻舆论理念的非前总理朱镕基莫属了。至今他给中央电视台的题辞:“舆论监督,群众喉舌”是对舆论监督的特别鼓励,这曾给多少中国媒体人、新闻界带去极大的盼望和鼓励!

然而,从1998年到2016年,十八年中国政治风云的舞台,特别是近三年意识形态却呈现了逆转,左转趋势日益明显,特别是动用法律与新闻媒体等强大的国家机器,强制性地勒令中国人停止对政治改革、民主、人权进步的思考与追求。今年央视的春晚就是给全中国人民上了一堂重建个人权威和对集权者偶像崇拜的政治思想教育课!

“央视”、“新华诗社”的蒲立业之流,可以“装疯卖傻”地去当又一轮“造神运动”吹鼓手,但中国人的智商是不容低估的。虽然党媒一直姓党,但1976年之后,中国毕竟有过一段思想解放的历史,有过对个人崇拜的公开、大规模的批判;有过像朱镕基提倡“舆论监督,群众喉舌”、像温家宝强调“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这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整个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的开明领导人。

因此,今天的中国公民意识日已觉醒,要求实现民主、法制、宪政的正义力量也已经越来越强大,无论政客的吹鼓手们如何在姓“党”的媒体舞台上呈现怎样的疯癫状态,都很难再演绎出“第二个毛泽东”时代。

那歌功颂德的红春晚一出台,不就是被无数中国人口诛笔伐深深厌恶吗?多少中国人已经意识到了“央视”所办的“红”春晚扭曲了现代人对艺术文明的审美观、并用“党文化”来混淆中华传统文化价值和魅力。所以这种党媒所炮制的文化威权下的春晚,已经涣散了民族的凝聚力,让舞台上的政宣口号实际上成为了民间的笑柄、沦为了人们饭后茶饮时的另类“娱乐”吗?

当那首马屁诗《总书记,您的背影我的目光》一被传开,网上立刻“万众欢腾”。大家纷纷跟风作诗,附和、调侃、讥讽真是“千诗迎春,百家斗艳”,又可是掷地有声!新华社被众网民唤为:“新华诗社”!也就是说,那些癫狂的政治吹鼓手们无论怎么努力地歌功颂德或者高调效忠,都只能是纸面上的形式主义,对一般民众来说,不仅不具备任何正面意义,最后还激起民众对执政者更大的失望和反感!当有人在报上用特别的方式发出:“党媒姓党,魂归大海”时,多少中国人心里都清楚,这是一种怎样的哀叹!

然而,也有底气十足的代表人物,这边“党媒姓党”言论一出,那边网络大V任志强任大炮就在微博质问:“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彻底的分为对立的两个阵营了?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此言一出,迎来党媒文革式的大批判。首先是2月22日,隶属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主管主办的千龙网,登出了李吉明的文章,该作者用文革式的语言炮轰任志强〝砸锅推墙〞、〝哗众取宠〞, 并给任戴上〝资本翻天派〞和〝反党〞的政治大帽子,指称他是〝党性的泯灭、人性的猖狂〞。随后,千龙网再刊发题为《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的文章,质问任志强〝公然反党的底气何来? 这又是吹鼓手疯狂的集结号。在这里倒要请问这些坚决拥护“党媒姓党”的“造反派”式的作者们:“谁又给了你挥舞起文革大棒的杀气?”中国的邓小平不是曾深有体会地说,在中国要反右,但更重要的是反左!的确,

中共的利益集团都必须承认左的危害对中华民族是前所未有的浩劫、是永远不得民心的!因此,像这类御用文人所发出的“犬吠”,让我想起新浪网友于磊14日早晨在自己微博上呼吁红春晚导演吕逸涛去医院看精神科的一段调侃,在这里我们不妨把名字换为“李吉明革命同志以及《千龙网》里你的战友,我是北京市精神病研究中心的主治医师,我院领导看了你在《千龙网》上对任志强2月22日的社评、以及后来千龙网那篇题为《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的文章后高度重视你和千龙网里你战友的病情,派我来帮你们摆脱病魔的困扰,请你们相信医生,配合我们的工作,精神病可防可控可治,你们要树立起坚强的信心,我们一定能让你走出阴影,让你重新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在调侃之余,也不妨正告一下李吉明这位革命同志以及《千龙网》里他的战友,任志强的底气来自于宪法,因为宪法赋予他表达反对的权利。而像你们这种只会把灵魂出卖给官僚阶层的喉舌,只是为自己树立起来一个跳梁小丑的状态,供天下人贻笑大方!

放眼中国,无论中共的意识形态宣传多么声势浩大,请别忽略了这已经是互联网时代了,自由主义理念的传播将变得越来越能够被接受,因为中国的国门已经打开了三十年,国人们已经具备了独立思的智商和能力,与普世价值观拥抱已经是不可阻挡的大趋势。所以,央视想如何姓“党”,还真是个问题。它是不想继续向朝鮮牡丹峰劇團看齐,把文艺舞台变为革命文宣政治样板戏的阵地呢?据海外华人网站公布海外华人2016春晚评选调查结果,66.4%的观众持负面评价,这可在帮党的倒忙!

纵观中外兴衰的历史,极权主义者的极左或极右的口号,都不能压抑人性对“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贫困及免于恐惧的自由”的求索,这就是自由主义理念生命力的顽强所在。让那些红色革命的政客吹鼓手们继续去展示他们理性失常的闹剧吧,尽管“媒体姓党”是要封杀言论自由的空间,但中国人对自由价值的呐喊正在微博、微信、各种群体的互联网上传递着,这就是中国自由主义的力量,怎么可以靠高压手段、靠浅薄的专制吹鼓手来封杀殆尽呢?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