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涛:最恶心的一天

Share on Google+

3月28日是最最平常的一天,中国的老百姓仍然在小心翼翼地过日子,而贪官污吏们仍然在心安理得地攫取私利,新闻“霉体”面对台湾“3-20”大选惨遭中宣部强暴唯唯诺诺地度过了紧张的8天。人们都以为日子就这样糊里湖涂混过去了──没想到的是,世界上最为恶心的事情也就在这一天发生了:我从刘晓波的文章中得到了一条最令人震惊的事情,那就是,3月28日下午,六四难属、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在国内外享有崇高声誉的丁子霖女士在无锡老家被当地警察带走。与此同时,在北京,另外两位六四难属的张先玲女士和黄金平女士也在家中被警察带走并被抄家。

只要是一个正常人,他都会知道,世界上最为残忍的事情,莫过于把别人刺伤后,再强行扒开伤口,在上面撒盐,让它暴露在日光下示众。从一些老照片里我们看到,野蛮的清朝政府将犯人拉到大庭广众下凌迟,将戊戌六君子拉到众人面前斩首,这些做法的目的无非是用最残忍的暴力手段吓唬普通民众,让大家都老老实实地做奴才,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不要发出异议之声。如今,世界上最庞大的政权组织中国共产党竟然也采取这种最最原始、最最野蛮、最最下作的暴力手段,将六四受难者亲属绑架,限制人身自由,无非是向全世界表明它继续与人民为敌的决心,与文明对抗的决心,用暴力吓阻大陆百姓反抗的决心,和蔑视世界人权大会的决心,一句话,这个丧心病狂的末日政府,已经把自己虚伪无耻的脸面彻底撕破,竟然不顾十余天前人大才通过了宪法修正案,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就迫不及待地制造这样的事端,把自己丑陋的嘴脸伸出给世人看。我为我的祖国被这样的流氓政府蹂躏而感到屈辱!我为我被迫生活在被代表的反动阴暗的政治空气中而感到窒息!我为六四难属遭受如此的政治迫害而感到满腔的愤怒!

就在联合国人权会议召开之际,在中国发生这样一件令人不可思议、无法原谅的政治丑剧,让我从另外的角度思考中美关系。中美关系是世界政治舞台上最引人注目的老话题,不论从哪个角度分析它,我认为都不能离开“人性恶”这个因素。最为庞大的政治组织,其实是由无数人心向恶的意识形态怪物组成,由一小撮铁血的政治怪胎肆意操纵,他们的基本心态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皇帝”与“流氓”。有权、有钱、有武装、有机会,就想著要解放全人类,进行疯狂的土地扩张(比如成吉思汗)或思想输出(比如文革),而一旦时机不成熟,银子比别人少,武器比别人差,理不直气不壮,就装穷、装孙子(比如抗战时期的百团大战),就韬光养晦,就声称“和平崛起”,遇到点麻烦(比如南联盟使馆被炸事件、小泉参拜神社事件、钓鱼岛事件等等)竟然甘做缩头乌龟,任人欺凌,还不允许老百姓吭声,流氓成性,大耍无赖。此此由于美国将中国的人权问题提交联合国人权大会,中国心理失衡,竟然像个顽劣的坏小子,采取更加极端的手段,向美国示威,这也同时更加表明这个流氓政府的不成熟和流氓本性,更加让人家看不起。没有一颗爱民如父母的平常心,没有“权为民所授”的民主意识,没有对等的大国成熟理性的治国方略,也没有顾忌会遗臭万年的历史责任,就这样胡做非为,莫非这个泱泱大国,真的姓了一个“胡”字?

在这个原本最平常的一天,却发生了最令人恶心的政治丑剧,搅乱了几乎窒息的最庸俗的生活,面对这一切,和即将发生的一切,我只好将最最恶毒的诅咒,对准这个世界上最最残暴的超级政权一番狂泄!希望它在遗臭万年之后,再臭上一千年!

(网络文摘)

4/1/2004

阅读次数:1,26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