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
■梁振英曾被习近平以「疾风知劲草」称赞。资料图片

财爷曾俊华十分攞彩之后,又引发关于他与双梁和叶刘竞逐下届特首的四角赛话题,其实他们的才干、政绩、口碑对天朝从来都不是主要考量。这里先引用强国民间口口相传的一个「体重政治学」定律——人肥向东,人瘦向西。意即越是肥人当政,中国就越专制集权;越是瘦子当政,中国就越向西方倾斜。

毛是肥人,周恩来是瘦人;强人邓小平不肥,经济上向西不向东,更有与肥字不沾边的胡耀邦、赵紫阳主政,这两位都是向普世价值倾斜的,不幸终因「不够份量」而下野,相继郁郁而终。江泽民略肥,也还不过份,况且有不肥的朱镕基辅政,于是中国加入了世贸组织。胡锦涛体重适中,温家宝偏瘦,所以胡中庸而温家宝大讲普世价值,虽说说而已,但试看肥人习近平上台后,还有没有这支歌唱?

本来习近平身边还有一个瘦子李克强,李在家和妻女是英语对白至少是中英双语的,其价值取向不难想像。笔者不敢称李克强为能人,他在河南和辽宁「锻炼」时都无什可称道的政绩,但知道他早期在共青团中央处理过1989年以前的学潮,主抚不主剿。问题是当下肥人吨位太大,挤占了瘦子的舞台空间,加上习看不上团派的人,李克强便成了建政以来最弱势的总理,估计难以连任下一届。

然而这一「体重政治学」定律无法引入香港,毕竟除了董伯微胖,其余均体重正常。现今四角隐形特首之争,不论肥瘦,实系取决于帝京强人一念之间。欲揣测圣意,这时体重政治学就起作用了,在强国当政者人肥向东,并最大限度集权,难怪习近平和普京畅饮交杯酒,笑称:「我们性格相近」,这是强人之间的惺惺相惜,虽然普京瘦,却是空手道肌肉男。

习眼中只容得下「忠臣」

习近平又对梁振英说过「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这里要注意,超级强人眼中只容得忠臣,而绝无诤臣的存活空间。故而「不得妄议」和「绝对忠诚」都是习朝的霸气徽记。梁振英对中央朝廷何止忠臣,简直是忠犬,但他面对香港市民却是权力的傲慢,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斗争意识,这就是田北俊所概括的「开片、开片同埋开片」。或者用习近平的话更权威,梁既是忠臣亦是劲草。不到香港管治严重崩坏,中央不会换马。

然而雨伞运动时的忠臣和劲草,在鱼蛋骚乱中未获追加封赏。香港在「开片、开片同埋开片」的官民冲突下不排除出现陡变险情。共产党建政以来有限的几次改弦更张,都是面对不变不行的严峻局面而被迫为之。这时候梁振英就弃之如敝屣,劲草连烂草都不如。

倘有此变局,谁能走马上任?再重复一次,才干政绩口碑对帝国天子从来不重要,越是肥人兼强人当权越是如此。此时就要留意强人的喜恶和政治癖好,最近举国劝进「习核心」,和争相「姓党」的表忠,应该就是一把尺子。以此度量,曾俊华首先出局,其次叶刘也不合尺寸。姓党的梁振英已被弃用,本来还有一个姓党的曾钰成,但此人在「不得妄议」和「绝对忠诚」上有瑕疵,早就不在封册上了。算来算去就只剩下疑似姓党、至少是入赘姑爷的梁锦松,斯人不出,奈苍生何!

来源:苹果日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