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强因为质疑官媒不该姓党,而被大批判的狂潮淹没,在目前这个摸了把包子就不敢洗手、个人崇拜如火如荼的时刻,大炮能直言不讳地逆鳞而论,让人佩服。

环境险恶,于是,想帮大炮一把的人里,有许多人真还煞有介事地掰扯人民性、党性云云,说实话,我理解他们,为他们点赞,但也觉得实在没看头。我想说,让道理打那么多折扣总归是让人遗憾的。

从懂事的时候开始,我就是个反党分子——我讨厌加入任何党派,我没有“君子群而不党”这种孔子式的清高,纯粹是讨厌人多,所以不喜欢任何政党,哪怕它一天到晚拿枪顶着让我说愛它,即使我因为害怕说了愛它,但心里应当是更恨它了。

不过,我不只是因为不喜欢政党才不厌恶土共的,其实还不只是讨厌,对它简直是恨之入骨,因为它给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制造了深灾巨劫,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都残暴、龌龊、无耻。虽然中国自古“江山代有暴政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但不得不说,作为暴政天才,还是毛泽东第一,共产党第一,在制造暴政方面,跟毛共比,中国历代暴君捆一起也不是个儿。

这就让人明白了,在它的淫威之下,那么多人都在那儿用强调人民性和党性统一的逻辑去为任志强辩护,这个思路很危险,因为这么辩护的人,我怀疑他们会入了对方的圈套,帮忙制造人民和党统一的舆论。党媒骂任志强是“党性泯灭,人性猖狂”,我觉得骂得真好——这国20世纪50年代以来数十年间被整那么惨,不就是因为毛泽东整人杀人的党性太猖狂,人性泯灭的结果吗?说一个人人性猖狂,实在是莫大的赞誉。

人有天然的喜怒哀乐,以前读《礼记》就觉得中国人从那么早的时代开始就很变态——“丧礼”中对嚎哭有精密的计划与控制,真是先知先觉级的极权早慧民族。共产党在这方面非常继承传统,它就特别希望能控制国人的喜怒哀乐,它推了你的房还要你咧嘴微笑、心怀感激,它杀了你的家人还要你衷心拥护它,它抢了你的一切还要你热愛它……。

这就是共产党和一般土匪强盗不同的地方,一般的土匪强盗恶霸有自知之明,所以断不会想到要让那些被自己抢过害过的人来愛他们,但共产党光是烧杀抢掠并不能满足他们的胃口,他们要的是全部,虽然他们是唯物主义者,但他们却还要被害者的灵魂,除了他们的土地和财富之外。

中共从它诞生的那一天开始,就全身流着世间最肮脏的血,几十年如一日制造了如此多如此深广如此恐怖的惨剧。我越读党史就越佩服共产党,因为就是这样一头血污的暴力怪兽,它竟然一直有脸千方百计让人愛它,这党性确实太猖狂了。

在如此猖狂的党性面前,虽然我很恐惧,但依然想说一句,对于如此人神共愤的独裁党,我当然是反对的,不反对你,我的人性就很容易泯灭。至少在我还是人类的时候,我不会让你的党性到我的血液里来猖狂。

2016年2月27日

来源:微博日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