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宗教自由论坛
来自世界26国家的专家参加在台湾举办的《亚太宗教自由论坛》,会后发表了《宗教自由・台湾宣言》。

从2月18日到20日,我参加了在台湾举办的《亚太宗教自由论坛》。台湾和世界各地的几百位市民活动家、政治家、宗教家(包括基督教、天主教、回教、印度教、喇嘛教等)参加了那个会议,鉴于亚洲太平洋地区的宗教自由与相关的人权迫害情形,呼吁政府、非政府机构、宗教界一致团结地努力实现宗教自由。最后在立法院发表了《宗教自由・台湾宣言》。

来自世界26国家的专家参加了那个会议。而对比欧美、印度、东南亚而言,中国大陆和日本的出席者少。在开会之间,不但没有大陆中国人演讲,而且很少人谈到中国和日本的情况。这次有些中国人(包括藏人和维吾尔人),由于政治上的压力等原因参加不了。但因为是亚太地区的宗教自由的会议,我觉得中国大陆的出席者太少。

但是我还认为世界和中国的宗教自由情况是不一样的事情。欧美人、印度人等在考虑宗教自由的时候,他们把信仰心作为人生上的前提。而在中国,信仰心只是很少一部分人能抱有的心情。中国政府一直以来迫害国内的回教、喇嘛教等宗教。但是这不只是中国政府给少数民族的压力,而且是很多“无宗教”的老百姓支援中国政府的结果。因为他们不理解宗教和信仰心。即在很多国家,要实现宗教自由的话,需要通过不让多数派的宗教团体或政府迫害少数派宗教,实现以各种各色的宗教来构成的多元化共生社会。而在中国,宗教自由是如何让很多民众理解信仰心的问题。

日本也有同样的情况。目前日本很少有对基督教、天主教、佛教、回教的迫害,但也有对新兴宗教的弹压和歧视。可以说这和一大半的日本国民支援警察对新兴教团的压力和媒体的偏向报道有关。有些新兴教团往往惹出了暴力事件,或者他们再三再四地劝人入会,这让不少日本人讨厌那些新兴宗教。不少日本人不重视信仰心,于是他们把生活上的安全优先于信仰的自由,这好像中国人似的。

宗教与世界观、人生观、审美观有很密接的关系。我认为实际上没有存在着无宗教人。中国人、日本人往往被视为无宗教人。但是实际上,中国和日本也可能有应该所叫“中华教”、“大和教”的国民宗教(中华教应该与儒教、黄老思想有关系,大和教应该与日本人对天皇的心情有关系)。那么为什么大家把这些东西不视为宗教?我认为这个原因不是教义的问题,而是中华教、大和教在国内非常非常普遍,没有其他能代替他们的宗教,于是民众都没有意识到他们信仰的问题。

即中国人(和日本人)在生活上不会想像到信仰的问题。对他们来说,信仰是好像自己身体似的东西,所以很难理解自己的信仰心,对于其他民族的信仰心更难理解。在大家都不理解宗教的国家,宗教自由不能到来。通过参加这次大会,我痛感中国和日本等国家很难与世界其他地域一块谈论宗教自由的问题。同时,在谈论宗教自由的问题上,一定要考虑像中国那样无宗教的多数派。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