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大炮这些天,总是告诫自己要“想党中央所想、急党中央所急”的老李同志很焦虑:因为太多思想上不能与时俱进的群众,不少思想上长期与D离心离德的文人学者,总是对“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必须“姓党”一说嘀嘀咕咕、嘟嘟嚷嚷、叽叽喳喳……这不但很不应该,脑子也是很不开窍的:六十七年间,就像“人民军队忠于党”一样,举国媒体事实上都姓党,只是没人说出来而已。领导同志今天挑明这个事实,有什么想不开的?

强调媒体姓党,只要细细一想也是应当充分理解的:“两杆子”,历来是所向披靡的两大法宝。和平时代,笔杆子往往比枪杆子更具威力!想想是不是?——当年数亿人民虽经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也坚信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也坚信必将解放台湾解放美国解放全人类,也坚信“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会实现”,八亿人民恰如“葵花朵朵向太阳”……笔杆子之无比威力,一时让地富反坏右分子鬼哭狼嚎、帝修反望风披靡!

但,我们必须“想党中央所想”的是:时下不再是三十七八年之前了,笔杆子面临的前所未有的挑战——网络之上,要求兑现70年前支票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电视机前,看七点钟新闻的眼见只剩下每月领几千块钱退休金的老人家……然而此时,一些党性极差的媒体,竟然无视党的组织纪律,屡屡刊登一些变相主张搞西方那一套的文章;不少媒体人屡屡在微博上、微信群里与中央唱反调。比如今年大年初几那几天,太多媒体人纷纷公然讥讽春晚是“加长版新闻联播”……如此“新常态”下,强调媒体“姓党”,无疑是一个具有伟大现实和历史意义的英明洞见!

宣传战线同志们处境之艰难,早就令人揪心。比如吧:前些年太多小网民骂“人民公仆”们未经主人同意擅自给自己加薪的行为是“欺主”,最勇于与歪风邪气作斗争的胡锡进同志当即便在微信上迎击道:“上次公务员涨薪还是03年的事,想想看,任何一个行业如果十多年不涨薪,摊在你头上,你干吗?”(锡进同志不愧是高水平的宣传战士:强调党性和大局意识时称“党员干部”,拒用西方称呼;加薪之时却“公务员”——与“国际接轨”了。只是“任何一个行业”一说实在让人纳闷——党政干部难道也是一个“行业”?)

猜小网民怎回答锡进同志:“上次大选还是1948年的事,想想看,任何一个国家如果六十多年没有大选,摊在你头上,你干吗?”

据说听了网络刁民的回答,锡进同志顿时血压蹿升冠心病发作,幸好随时备有救心油才没倒在战斗岗位上。

一些“唯我独革”的人士总说“启蒙没用、过时了”,说公知的抨击和呼吁没用,果真如此就“卿言正合深合孤意”了——数以百万计的宣传战士肩上的革命担子必将大大减轻,每天七点凑在电视机旁看新闻的群众就不会流失了……

一言以蔽之:“人心就是最大政治”,笔杆子失灵,D的根基和“人民江山”也就必将“岌岌乎危矣”!

再强调一次:在前所未有的“新常态”下,强调媒体必须姓党,是极其必要的。

 

央视然而,在事关党国事业兴衰,乃至事关党的生死存亡,事关“人民江山万年长”的大原则上,身为“优秀共产党员”的任大炮不但不“想党中央所想,急党中央所急”,而是迫不及待地跳出来胡说什么“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彻底的分为对立的两个阵营了?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这就难怪被骂“吃党饭,砸党锅”,被骂“禽兽不如了”。

 

光明网曾因反党报、“反团”赢得天下喝彩声一片的任大炮,终于栽倒在“反党”上了——一个月前被福州市政协免去政协委员。昨天,北京西城区党工委又表态“任志强严重违纪,将严肃处理”。

曾骂人民日报“太烂了”,炮轰团中央不该再提“我们是××主义事业接班人”——“因为被这个口号骗了几十年”的任大炮,彻底哑火了!

想想任大炮这回炸膛哑火也是活该——身为“优秀共产党员”的他自恃有党章钦定的“党员民主权利”在手;更自恃有“至今半夜打电话一聊就很久”的王辅导员罩着,瞅谁不满都可以像炮轰人民日报、团中央一样可以大炮乱轰一番,脑子也就真正进水了:平头百姓也明白“天威不可犯”的大道理,他却在歌颂新的伟大兼英明领袖歌曲、口号铺天盖地的“新常态”下,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乱放炮,不炸膛哑火才不正常了。

但,正如外交部同志所说:“我国是个法治国家”,所以对任志强的“违法”、“违纪”追究都是“依法”而行的:“据网民举报,任志强微博账号持续公开发布违法信息,影响恶劣”,国家网信办“责令新浪、腾讯等有关网站依法关闭任志强微博账号。”

够“法治”吧?——任志强微博被关,首先是“网民举报”,国家网信办才“依法关闭”的。更“法治”的,还是党媒一篇文章的话——“在任志强的例子上,应当说社会的宽容在很长时间里表现出了耐心。社会上关于他是否‘过线’了的议论断断续续了很长时间,这段时间也应当说为他反思和改正错误提供了机会。”任志强最终倒霉,是因为“无视早就能听到的警钟!”

一言以蔽之:——任大炮炸膛哑火,都是人民群众的高境界和“社会”不容忍的结果。与其它无关。

总之,我国是个高度的“法治国家”。任志强的问题一切都是“依法”而行的。

“我国是个法治国家!”大家应当为外交部发言人同志的话点赞!

主旋律媒体的群起而攻之愤怒声讨任志强是“反党分子”,以及“全国人民愤怒声讨汉奸人渣任志强,坚决追究其刑事责任”呢?当然也就是“全国人民”的自发、自觉行为。

四十年前,少奇同志、总设计师同志他们饱享“全党共诛之,全民共讨之”滋味。四十年后,曾经的红卫兵小将任志强同志,也享到了同样滋味。而且,这只是开始……

虽说“全国人民愤怒声讨任志强”,但,也有太多被排除在人民队伍外的网络刁民纷纷为任志强鸣不平,说什么任志强是“依据党内民主权利”和宪法所赋予公民的权利发表个人意见,并非“反党”,却惹到文革那一套的对待,令人心寒……等等。这些人政治上也实在太嫩:前河南省卢氏县委书记杜保乾有言:“你们要与县委保持一致。县委是什么?县委就是县委书记!”“县委就是县委书记”,市委、省委呢?中央呢?一个“优秀共产党员”竟公开与总书记同志的话唱对台戏,不是“反党”是什么?……

其实,任志强自己也太嫩,太幼稚,性子上来时便口无遮拦不知自己说了什么。仅凭下面图中有关部门早记在小本子上的一番话,如果不是有辅导员同志罩着,任大炮早就落得比薛蛮子更糟的下场了。

 

任大炮1说那些被排除在人民队伍外的网络刁民“政治上太嫩”,并非信口开河之说,想想吧:一个拥有三千七百多万粉丝的超级大V,影响力比读者尽是新闻联播观众的《铅球时报》,以及不靠单位、机关“义务”订阅一天也生存不下去的日报们,不知大N倍。林副统帅在红太阳光芒万丈、革命群众饿着肚子也认定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时,说主席的话“一句顶一万句,”当下呢?要求再来一次“人民的选择、历史的选择”呼声响彻云霄、七点钟新闻观众只剩下一群老头的“新常态”下,任志强一句可谓一句顶八千七百万句!所以,任大炮不哑,D无宁日!

这些天,不少人担心任大炮结果会很惨。或许不至于吧?——毕竟不是三十七八年前了,根正苗红、对本党党史烂熟于胸、在文革中历尽革命战斗洗礼的任志强,想必也不会因被打为“反党分子”想不开。更不会“自绝于党和人民”:上世纪二三十年代,M委员不屡屡作“反党分子”?少奇、德怀、贺龙、林彪等等何等人也,当初不也一样成了“反党分子”?“四人帮”不也一样是“反党集团”?……

至于太多革命群众痛骂任志强落个“反党分子”,必将从此臭名远扬,相信任大炮先生就更不会为此想不开:美国三亿多人,一亿半以上“反党分子”,台湾只有两千多万人口,至少一千万人经常作“反党分子”,世界上“反党分子”算来有三几十亿呢!

不少革命群众痛骂年薪七八百万的任志强是 “万恶的资本家”,相信这点任大炮先生就更不会在意:华远集团是国有独资企业,他如果是“万恶资本家”,也是姓党的资本家!何况当今比任志强年薪更高的国有老总多的是。

至于主旋律们骂任志强“吃党的饭砸党的锅”,这点相信任志强更不会想不开,因为谁吃谁的饭他早就公开说了不知多少回了。

这时有人或许会问:“按李悔之你的意思,任大炮只是挨撸一阵就会没事了?”这点咱可不敢妄自下结论——“反团”与“反党”绝非一个性质问题。再说常在江湖走,难保不湿鞋。如果今上要借此立威,任大炮的下场就真的令人堪忧了。何况,现在有关任志强“违纪”的消息早就传开了,而且有板有眼。但有一点应当坚信:纵然任大炮进去了,或许会在历史上落个与孙大炮一样的声名呢!

来源:博客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