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风云-3这同一部电影看两遍的感觉就像和同一个女人第二次上床多少还是有那么点亲切感的。

第一次看《澳门风云3》就觉的这女人上一次不过瘾,一本好书就是一个好女人让你每次都读出不同味道,好电影也是。本人从不把电影当艺术品,准确说电影是大工业时代的文化产品,电影是用来消遣的,能让你第二次上床的电影是上好消遣品,就像那澳洲龙虾看上去满世界食欲吃到嘴里徒生怜惜化到胃里竟几度红颜残夕。

一般大凡好电影离不开女人的色香和她们的酥胸粉腿,比如艳色高照的《触不可及》和那个色香味一个不拉的《一步之遥》还有能香艳到梦的《了不起的盖茨比》,但只是《澳3》这电影竟一反常态的离不开男人。女人的酥胸粉腿当然燃烧观众永不疲惫的眼球,男人挥洒自如的故事方式也可以不输红颜并奇峰突进万众狂欢,且看监狱里周润发领众狱生同唱的那首粤版《友谊之光》,那一份凭添潇洒的满屏自如,那一种流淌在骨子里却不见痕迹的彻骨自信。于是我想到那首本人必点的《沧海一声笑》,于是一笑破今晩,二笑,江湖见底。

这2016澳版《笑傲江湖》,这部电影的海外名是《赌城风云》,这一城的赌性差点飞越太平洋,这首众生欢唱的《友谊之光》背后竟隐藏着含情脉脉的《绿岛小夜曲》,一段离我们不远的曼妙吟风。

2003前的《倩女幽魂》今犹在,哥哥的前半生幻化成《一片痴》,有时间《陪妳倒数》,梦回《情人山》:

情人山高高的情人山
长在我身畔
要是你也像情人山一般
我就和你离去不远
……

每天推门就望见山
从早上看到夜晚
……

 

走了那么久,所谓美色待近红颜渐远,当今影像的声色光电让我们差不多忘了那座梦中的绿岛和曼妙柔情的小夜曲,一如加西亚·马尔克斯,我们差点忘了他和他的《百年孤独》。

2016-03-04/凌晨美兰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