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发生了一件让环球时报大呼“新鲜” 的事。1月27日美加德日四国驻华大使发出对中国公安部部长郭声琨的一封信,表达对新通过的反恐法、网络安全法和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的担忧。28日欧盟驻华代表团团长史伟也发出类似担忧的一封信。

3月2日环球时报发题为《西方驻华大使联名写意见书,新鲜》社评。新鲜吗?关注中国,提出自己意见的事多了去了,只是大使联合写信有点新意,我的第一反应却是感叹。

我感叹世界又大又小,全球化趋势不可阻挡。如四大使联名信中讲的:“尽管我们承认每个国家都需要应对其安全关切,但我们认为,新的立法措施有可能妨碍商业、扼杀创新、违背中国依据国际法保护人权的义务。”以主权名义严控内部却挡不住外部的说三道四、指手画脚呀!

我感叹中国的事中国人却无法公开说三道四、指手画脚。有些事我们见多了,如借反恐扩大化为镇压民众群体事件,借管理网络打击异己,可严厉监督自己政府的事老让老外越俎代庖。如四大使信提出反恐法中的“部分规定模糊” ,四大使信对三法“表达不安” 。不过也是,中国人如联名上书对这三法“表达不安” ,那可以预见的是组织者轻则被警方叫去谈话,重则就是“煽颠罪” 了。

我感叹中国异见人士又一次成为环报攻击的靶子。环报社评讲西方“对中国人的人权‘拔刀相助’ ” “不过仔细看,西方关心的‘人权’ 都是中国极少数‘异见人士’ 的权利,……”异见人士确实是极少数,但这少数人的权利今日不得保护,明日多数人同此权利都将遭践踏。异见人士对“核心意识” “高度一致意识” “看齐意识” “姓党意识” 的几十年前仆后继的冲击让中共惶恐不安。保护不保护这少数人的言论自由权利、参政权利是衡量一个政府专制还是民主的试金石。我坚信在某个历史节点上,沉默的多数必将站出来,与少数冲锋在前的异见人士一起发出自由的呐喊!

北京 查建国 3月3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email protected]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