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2014年8月16日讯)据杜斌消息:杜斌的《向北京国保讨债》继续进行。

14081606377423

昨天,张宗栋警官称,在电话中无法验明我的身份,所以约我到看守所一叙。他说他负责我的案子,他会回答我对案情迷惑之处的问题。所以,咱就送货上门啦.

我已从看守所回来,跟警察的通话的全过程,警察录像,我录了音。我会全部上网。丰台分局预审张宗栋说,我的取保候审已经解除了,但还在立案侦查中,所以不给我被扣押物品和所有法律文书。

14081606364403

负责维稳的秘密警察和不秘密警察,实在是被惯得没有人样了:比如丰台国保支队副队长柴岳曾威胁会让牢里的人拿牙刷刷我的肛门,让我尝尝类似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酷刑:牙刷刷阴道。

昨天,我按照要求去北京丰台看守所会见预审——我的案件承办人张宗栋,他录像,我录音,他当着我的面撒谎,说法律文书都给我了,能推的都推了。还说,我的取保候审已经解除,但还在立案侦查阶段。所以,法律文书和被扣押物品以及扣押单都不能给我。

现在丰台国保已经不敢往前靠了,就把我推给预审。

他们之所以拒绝给我所有的法律文书和扣押物品,是因为他们扣押了我的纪录片视频素材——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酷刑幸存者的视频讲述。他们害怕我会继续做这部纪录片。其实,扣押了也没用,我在境外有多个资料备份。现在,书籍《阴道昏迷: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酷刑幸存者证词》中文版已问世。韩文版和英文也会陆续问世。我做的所有的事情,几乎都没我没有切身关系,但我们作为一个人,是无法容忍那些超越人类底线的暴虐横行。我们是人,不是牲口。

我会在下周发布长篇报道,讲述我被绑架前后的种种荒谬。还会发布我采访预审张宗栋的全程录音音频。敬请关注。

在北京的纽约时报摄影记者杜斌,因“涉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名被关押37天后取保候审,返回住所。他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表示,警方在六四敏感临近之际将他拘留之后,审讯的主要问题都集中在他不久前在香港出版发行的《天安门屠杀》一书和揭露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酷刑内幕的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这两件事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