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大大爱着彭麻麻
一首唱习近平和彭丽媛的流行歌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一度在互联网上四处流传。(视频截图/优酷)

前不久,包括自由亚洲在内的众多海外华文媒体,均以“习大大彭麻麻悄然下网”为题目转引“北京一位接近高层的消息人士”的“消息”,说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对中共宣传系统肉麻吹捧他的做法,对‘姓党’的媒体刻意塑造他的形象很不满意,明确要求:不要叫我‘习大大’。

相关报道文章中说:习近平自接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以来,数年间,对习近平的吹捧逐年升温。中共官方媒体和官方掌控的网站,全力塑造一个向毛泽东“看齐”的习近平形象,大量运用民间名义、网络手段和现代社交媒体、视频等方式,肆无忌惮、花样翻新地神化习近平。这些东西绝非习近平的本意,除少数可能是不明事理的民众自发“创作”,而后被官方媒体推波助澜,相当一部分有很深的心机。

笔者与自己在中国内地的“消息人士”讨论此事,得到的回答与上述内容完全不同。

首先,“习大大”也好,“彭麻麻”也好,在中国大陆官方网站上肯定是没有被下网,笔者断定日后也没有可能会被下网。若认为“谷歌”的搜索中共官方无法屏蔽的话,有兴趣为此较真儿的读者和听众只要进“百度”打进“习大大”三个字,包括“要嫁就嫁习大大”在内的所有歌颂“习大大”的“圣歌”、“神曲”,谗诗、媚文,一样不少。最能代表官方背景的,把“习大大”和“彭麻麻”一并歌颂的,当属人民网上的《习大大与彭麻麻“年度国民眷侣”》,以及该网以“人民日报客户端”名意刊出的《“习大大”背后的民意分量》。

前一篇说的是“习近平与夫人彭丽媛在多个场合的亮相,展示了中国领导层家庭生活的侧面。坊间对他们的昵称,‘习大大’与‘彭麻麻’,充分证明他们在本年度当之无愧的‘国民眷侣’地位。”

后一篇说的是习近平本人对“习大大”的称呼之所以十分得受用,是因为从中感受到了“民间的分量”,笔者在此禁不住要套用一句“文革”语录:“人民领袖人民爱,人民领袖爱人民”。

该文回顾说:9月9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北京师范大学。在他和全国教师代表座谈时,来自遵义的教师刘轶说:“总书记,我叫您‘习大大’可以吗?”“YES。”听到总书记的回答,全场都笑了起来。

自习近平掌舵中国以来,民间用“习大大”称呼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不过,他本人对此做出回应并认可,还是第一次。

这令人不禁回忆起三十年前,国庆游行时首都民众打出的“小平您好”的横幅,那是改革开放年代最经典也最深入人心的标语。如今,“习大大”这个朴素简洁、来自民间的称呼,同样道出老百姓的心里话,让人掂得出“习大大”背后沉甸甸的民意分量。

该文以“一声‘习大大’饱含深厚民心”为小标题详细诠释了总书记为什么会对“习大大”的称呼说“YES”。因为:一声“习大大”,将人民和总书记紧紧相连。从“主席套餐”走红到全民围观“总书记办公室”,从“每天和夫人通电话”到“绿茵场上秀脚法”,从“冒雨打伞挽裤腿”到“雾霾天与百姓‘同呼吸’”……“习大大”亲民爱民、平易近人的形象深入人心。早先就曾有外媒称,习近平领导了中国共产党的“魅力攻势”。此为其一。

其二,“一声“习大大”寄托厚重期待”

与整个社会回暖的民意相比,“习大大”这个简单称谓里蕴含的期待,分量可能更重。

这种“重”首先来自人们对全面深化改革的期待。改革开放以来,转型社会的各种积疾正在中国社会慢慢呈现,人们呼唤全面深化改革,盼望社会全面进步。习近平在2013年3月强调“改革已经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要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后,这些期盼和希冀迅速被转移到习近平肩上,并浓缩成“习大大”这一“不寻常”的称谓……

这种“重”也表现为人们期待反腐治本的任务之重……

这种“重”还是人们期盼解决各项民生问题的心声之重。“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中国之大,各类诉求之复杂,人们足可掂量“习大大”这简短称呼背后长长的民生诉求清单。

另外“百度百科”专有“习大大”之词条,内容是:习大大这个简单称谓源于微博“学习粉丝团”的博主张洪铭的发明创造。是该微博对习近平的习惯性称呼,自称是陕西方言里叔叔的意思。一声“习大大”饱含深厚民心,将人民和总书记紧紧相连; 一声“习大大”寄托厚重期待,让整个社会如亲人般的温暖。“学习粉丝团”这个语带双关的微博,始发于2012年11月21日。他的出发点是:如今很多国外领导人都有网络粉丝团,中国领导人也应该有。起初,他亲切地称习总为“咱们家平平”。在微博运行了一个月后,“学习粉丝团”开始用“习大大”替代“习总”的官方说法(相应地,彭丽媛是“彭妈妈”)。现在依旧在互联网上扮演一个总书记网络粉丝的角色,依旧称习近平为“习大大”,彭丽媛为“彭妈妈”,依旧发布从网民中收集到的“习大大”的直播照片。 这令人不禁回忆起1984年国庆35周年游行时,北大学生打出“小平您好”的标语,对领导人如此称呼可谓破天荒,那是改革开放年代最经典也最深入人心的标语。而对“习大大” 称呼中蕴含的爱戴与期待,分量可能更重。

读罢上述内容,笔者实在是不能相信“人民的习大大”突然会不愿意再给他的亿万臣民当“大大”了。

和笔者讨论此问题的内地记者朋友说,从没听说过“习大大”讨厌“习大大”的,但“彭麻麻”不喜欢“彭麻麻”的说法一年多前即在官方文艺界传闻很广。说得是从来就最反感内地的流行歌手模仿港台腔的彭丽媛认为“妈妈”之所以成了“麻麻”完全是当今内地青年模仿台湾“国语”的腔调制造出来的,无论从字面上看还是听上去,都是“肉麻”的“麻”。

当时《习大大爱着彭麻麻》之“神曲”已经被编成“广场舞”曲“唱红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其原创团队正在叫板央视,叫嚣如果央视还不赶快联络他们安排此曲上春晚,就会犯天大的“政治错误”,而央视根本没有搭理这伙人,据说就是因为彭丽媛通过中办主任栗战书向有关部门表示了自己的看法。

笔者大致搜索了一下,发现内地网站上传颂和称赞《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的内容数不胜数,但表达反感和反对内容的网贴少之又少,较有代表性的是“乌有之乡”上的一篇,内容是:

把妈妈谐成麻麻,这不是在恶搞嘛。百度一下。果然,麻麻就是妈妈。终于弄清了,彭麻麻就是彭妈妈。附带着也弄清了习大大就是习爸爸。说起来很惭愧,此前我真的不知道习大大就是习爸爸。因为习大大这个称呼不像彭麻麻那样刺耳,所以,网上见到后,也没细究,只以为这是大的本意,国家以主席为大,党内以总书记为大,所以就尊称为大大。从没想过是尊为习爸爸。大大既是爸爸之意,用习大大尊称习主席就很不合适了。因为习主席是全国人民的主席,不是你几个年轻人的主席。数据显示,我国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有2亿多,让他们称习主席为习大大,怎么着也喊不出口呀!

当我们都弄懂了习大大就是习爸爸,彭麻麻就是彭妈妈以后,也就弄懂了《习大大爱着彭麻麻》就是《习爸爸爱着彭妈妈》。试想,当全中国都在唱着《习爸爸爱着彭妈妈》的时候,那像什么话!全世界会用什么眼光看我们中国人啊?

确实如“百度百科”中相关词条中解释的那样,“大大”这一称呼在中国北方,特别是西北几省的方言中或是相当于普通话里的“爸爸”,或是相当于普通话里的“叔叔”。但笔者在北京的记者朋友说他专门与陕西人讨论过,结论是在习近平的原籍,“大大”就是普通话里的“爸爸”,或者说大部分中国北方语系中的“爹”。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