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辈子不要再做中国人?
“株连亲族”这一极为“前现代”的惩治方式,在当下的中国越来越频繁和严重地上演。

当地时间3月24日晚上8点,身处纽约的中国流亡异议人士温云超(网名“北风”)接到弟媳妇的越洋电话,被告知自己仍在中国的父母和弟弟被“有关方面”带走已有两日。

“有关方面”近日已多次找到温云超的国内家人,施压要求他交代关于促习近平辞职的公开信的内幕。“我最早看到无界新闻登出这封信,就在twitter上讲了出来,就这么简单。即便带走我的父母和弟弟,绑架也好强迫失踪也好,我都没有更多资讯可以提供。”温云超说,他的双亲已经六七十岁,他担心他们的身体能否承受。

温云超的遭遇让人想起近段时间的诸多案例:

“709案”被逮捕律师王宇和包龙军的17岁儿子包卓轩,本将赴澳大利亚读高中,在父母被捕后被限制在内蒙古亲戚家中。他曾在维权人士帮助下逃往美国,却在缅甸中转时被警方带回,从此音讯隔绝。包卓轩被带回后,之前从未在央视报道中露面的王宇和包龙军,在囚禁中上电视表态不支持偷渡行为。

劳权人士何晓波的妻子杨敏,在丈夫被抓后持续发声,甚至在新华社发表“揭批”劳工运动的报道后起诉了撰稿记者邹伟。然而在今年2月,杨敏被佛山警方“指定地点监视居住”,通知书上明确写有条款:“未经执行机关批准不得会见他人或通信”;“将护照等出入境证件、身份证件、驾驶证件交执行机关保存。”据杨敏朋友透露,期间警方数人进驻她家中,连她的未成年女儿上下学亦由警察接送。

在维权人士屠夫吴淦去年5月被捕后,其父亲突然因一件2014年已被撤销的案件被刑事拘留,之后一直被关押,今年3月22日第一次开庭完毕,公诉人称建议量刑5到7年。外界普遍认为屠夫父亲是当局为向屠夫施压而受到株连。

刘晓原等多名维权律师的子女在“709案”后被限制出境,出国读书的计划被迫取消;“女权五姐妹”中不止一个当事人透露,曾被警方威胁将其性少数身份或性关系告知家人;不少抗争者曾被警方以家人的公务员或国企工作相要挟……

因不堪警方骚扰,一些维权人士的家人宣称与其“断绝关系”;一些维权人士亦为保护家人而在日常生活中采取隔离方式,或向警方表态与家人已断绝关系。

“株连亲族”这一极为“前现代”的惩治方式,在当下的中国越来越频繁和严重地上演,使得国家暴力与恐怖主义的区别越发模糊。

如果生于中国,又想有独立意志、为权利抗争,一个人最好没有子女、没有婚姻、没有伴侣、没有同事,最好连活着的父母都不要有。但即使你自己可以放弃权利和思想,只要你身边有任何人尚有良知,你恐怕都在劫难逃。所以最保险的方式是下辈子不要再做中国人?好像还是不够,只要你生在中国周边或有关于中国的工作亦不安全……

极权恐怖有如瘟疫,是一种无法以国界隔离的时代灾难,闭眼、沉默、隔离从来不是解决方案。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