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我想起了测字算命。

化装便服,带上贴身警卫,遁地,就是走密室暗道去了北京菜市口,随便找了一个测字摊测字。为何随便找?缘分,随缘。有道是,有缘千里来测字,无缘对面不相面。

眼前这位测字先生,与我党老王有几分相似。宁可见阎王也不愿见老王成为当今官场美谈。

心里想着老王,不由脱口而出:“烦请老王先生帮我测几个字。”

对方闻言一颤:“这位先生莫非是同道中人,怎地晓得我父姓?”

我也吃惊:“难道先生真的姓王。呵呵,我只是随口胡猜的。”

对方摸出一张人民币:“按我的规矩,猜对我姓名者,奖励一百元。”

我赶紧推托:“见笑了。刚才是与师傅开玩笑。其实是朋友介绍来的,朋友说您师傅姓王。”

王师傅点点头哈哈一笑:“原来如此。先生真是一个诚实的人啊。实不相瞒刚才我也是试一试先生。从面相来看,先生乃贵中之贵啊。”

凡中医算命测字说媒等做思想工作者,都擅长望、闻、问,就是通常所说的察言观色,从蛛丝马迹中获取对方心思,然后用归纳推理心法,使用撩、拨、挑手段明确对方意图,最后投其所好,直捣对方钱包。破财消灾目的达到后,破财方总是长长嘘一口气,会心一笑,像找抽被抽之后,像毒发吸毒之后,神清气爽。

我拿起笔,写了“泽泽涛平平”五个字,说:“烦请王先生测测这五个字。”

王先生拿起仔细端详,然后放下看看我,又拿起仔细端详,又看了看我。半晌,犹犹豫豫地说:“先生似乎把次序写错了?”

我仔细地端详了对方,再次拿起笔,写了“泽平泽涛平”五个字。

王先生看过之后,脸上舒展了些,略微思索,说出一番神鬼之解来:“先生既非寻常之人,那我也作非常之解。如何?”

“请。”

“国之运势,人之命理,皆与音律相通,有起伏跌宕,有回转平直,时而高昂时而哀沉,既有悠长,也有短促。古人言天子圣哲。观泽平泽涛平,通仄平仄仄平。首仄,上声,上声直昂、有轻无重,故起伏跌宕。首平为阴平,有轻有重,主悠长。次仄三仄均为去声,去声稍引、无轻无重,主哀沉。次平阳平,无轻有重,短促。”

我闻之兴奋:“阳平,复兴之象。”

王先生沉默片刻:“恐非如君所言。”

我不安,拱手道:“请教,请赐教。”

王先生道:“南宋词人袁去华有《剑器近 夜来雨》一首。最后一句‘断肠落日千山暮’,便是仄平仄仄平。”

说完,王先生在我写的“泽平泽涛平”下,一笔一画写下“断肠落日千山暮”七个字,然后双手奉上。

我亦双手接了。

重金谢过之后,我依依不舍:“我之后,还有二位?”

王先生笑而不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