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力宇先生于贵刊二○一五年十一月号(第六十六──六十七页)发表的《台湾的蓝绿与政党之争》一文,(以下简称“该文”或“党争文”),本人认为其观点偏颇,现借贵刊园地与杨先生商榷。

该文分四个大段落。第一个大段落敍述二○一四年十一月台湾地方选举的结果。这已是大家都知道的旧闻,而且是杨先生于该年十二月在《动向》上发表过的文章《台湾政治版图变天》(以下简称“变天文”)中使用过的旧材料,实无重复的必要。

该文第三个大段落小标题为“台湾的蓝绿之争”。这个大段落的第一段,大谈他于二○○九年十一月与蔡英文见面的往事,并说自己是海外独立学人身份,无党无派、论政而不从政……,还要读者参阅《争鸣》二○○九年十二月号所载他与蔡英文该次谈话内容的文章。这个大段中的最后一段,谓马英九的哈佛大学老师孔杰荣指出……。这两段话,杨先生也已经在他不同的文章中写过多次。

该文及“变天文”都说:二○一四年十一月台湾的地方选举“国民党县市议员及里长当选人数也大幅落后民进党当选人数”。这个说法与事实不符。

该次选举结果的县市行政首长部份,国民党确是惨败:二十二个县市中,民进党拿下十三席(原为六席),国民党只剩六席(原为十五席),另三席是无党籍。

但是,县市议员方面,国民党席次虽较上次选举减少,却仍领先民进党。国民党只减少三十三席,民进党也只增加三十三席。国民党不仅没有“大幅落后民进党”,而且还比民进党多九十五席。

至于里长选举(正式名称为“村里长选举”,乡与镇为相同行政等级,乡之下为“村”,镇之下为“里”)的当选人数,更不可能如杨先生所说“国民党大幅落后民进党”。这是台湾政治的普通常识,因为选区越小,对民进党越不利。

该次村里长选举结果,国民党籍当选者有一千七百九十六人(上届选举为二千二百一十八人),民进党籍当选者有三百九十人(上届选举为二百七十二人)。虽然国民党籍者少了四百二十二席,民进党籍者多了一百一十八席;但是,国民党籍的村里长当选人数仍然遥遥领先民进党。而民进党籍村里长仅为国民党籍者的五分之一强,并非国民党大幅落后于民进党。

该文第三大段中的第二小段谓:“最近六年来,在蔡英文领导下,民进党出现了明显的变化……。”但是,最近六年的民进党并非全在蔡英文领导之下。二○一二年一月,蔡竞选总统失利,辞去党魁,由苏贞昌担任(二○一二年至二○一四年)。直到二○一四年五月,蔡才再任党首。在第四大段落中,杨先生吹捧台湾《中国时报》为“台湾两大报之一”。但是,台湾的两大报是《自由时报》及《苹果日报》,这是台湾人尽皆知的事实。《中国时报》被称为“《人民日报》的台湾版”。

第三大段落虽题为“台湾的蓝绿之争”,却对这两党之争的原因、特质等,丝毫没有提及,只是指责民进党“逢马必反”、“逢蓝必反”。杨先生引用前年马英九的话,说马执政六年来“民进党立委霸占主席台九十一次,所有政府提出的法案与议案,均无法通过”。

马执政前四年,国民党的立法委员不仅超过三分之二,甚至几乎是四分之三。不仅通过法案,就是要修宪,都有足够票数。怎么可能所提法案与议案一件都没通过?朝野各党充分讨论,是使“多数决原理”能迈向“正确”解决问题之道。未能满足在野党讨论的要求,就强行进行表决,是丧失“多数决原理”的精神与内涵的、虚假的“多数决”,容易产生“多数暴政”。

国民党几十年来,仗其国会席次的优势,经常滥用“多数决”。许多法案,未经真正讨论就强行表决,制定了不少欠缺公平、正义的法令。被马英九要求“一个字都不能改”,既不公开资料,也不许讨论,更不准审查,连“表决”都不需要,而以“报备”方式通过的“服贸协议”案,就是一例。

第三个大段落的另一重点,是抹黑发生于二○一四年三月十八日至四月十日的太阳花学运。太阳花学运的整个过程,透过网络影视,摊开在全世界观众面前,完全公开透明,其诉求广受理解,其性质也获世人一致的认定。该学运不仅是中华民国史上,也是整个华人的民主政治史上可歌可泣的一页。其重大贡献与意义,将永垂青史;其地位或许不在“六四”民运之下。

太阳花学运号召了五十万热血的年轻人,自动自发走上街头,捍卫中华民国的民主自由。他们成功阻止了马英九强行通过黑箱“服贸协议”的阴谋。这个抗议活动的集会场所是合法申请获当局批准的。当天集会结束后街道乾乾净净,群众的和平理性有节有序,获全世界赞赏,台湾媒体更是肯定有加。但杨先生却说这是“暴力行动”。太阳花学运尚未走入历史,它的影响还在继续发酵。

该文第四个大段落,也是最后的段落,小标题为“对国民两党的忠言与呼吁”,但内容吹捧红顶政治商人蔡衍明。

笔者在此向杨先生提出忠言:

一、国民党在台湾,财大势力大,组织严密,渗入各行各业,连理应政治中立、不能加入政党的军人、警察、情治单位,几乎全是国民党员。国民党家大、业大,难以憾动,却在马英九执政期间土崩瓦解,最高领导人马英九难辞其咎。您能否具体分析一下,马的错误在哪里?

二、建议不要在文章中动辄说“马英九总统的哈佛法学院老师……”。因为(一),马的学历国民党大力宣传,早已无人不知;(二),哈佛大学的学历已不能提升马英九的形象。台湾大学法律学院院长代表该学院召开记者会,除了批评马英九违法乱纪之外,并向全国人民道歉:台大当年没有把马英九教好。这件事成为台湾各大报的头版消息。

三、台湾处于民主化刚起步的阶段,民主事业百废待举,许多基本制度、法案都未建立(主要是国民党的阻挠),您是学人身份,且是政治评论家,能否对这些宝贵的法政知识多加介绍。这不仅能嘉惠本刊读者(包括笔者),也对中华民族的民主大业有贡献。

四、您说自己是无党无派、独立公正的学人,在陈水扁执政时,对他强烈批判,他现已下台八年了,您还是常对他批评,但对执政八年、政绩更差的马英九,却百般曲护美化。希望您言行一致,而不是某一政客或某一财阀的啦啦队长。

文章来源:《争鸣》2016年4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