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清明连假,忙里偷闲,我去日本的京都,奈良和东京看樱花。一路上得到不少朋友的关照,体验到很多日本文化中的美。我们都知道,日本文化极为讲究,一餐一饮都不仅是吃,而是一种文化体验。这样的生活态度,在我看来,就是充满人文素养的表现。

谈到人文素养,在今天这样的网路时代,似乎已经成为与时代氛围格格不入的东西,沦为淘汰的边缘,或者被视为某种程度的「假掰」的表现。就连很多大学的校长,虽然嘴上不会明说,但是内心,对於人文素质的培养,显然是排在专业知识的训练之後的。举例而言,通识教育,本来应当是大学部的主要内容,但是有多少校长会真的这样安置通识教育的位阶呢?嘴上说重视,和实际上是否重视,并不是一回事。

前不久,我的母校哈佛大学的Faust校长以《做一个言说者和实践者:文学与领导力》为题,在美国西点军校发表了一篇重要演讲,专门谈到人文素养在培养领导人方面的重要意义。我们知道,美国精英大学素来把培养领导人,而不是培养被领导者当做教育的主要目标,因此,如何培养领袖人才是美国教育的核心。希望台湾的大学校长们,能够看看哈佛校长是怎样看这个问题的:

Faust校长在这次演讲中,着重讨论的,是「说话」在领导力中的重要性。「说话」当然是一个通俗简易的说法,但是如果认真铺陈开来,如何说话,说什麽样的话,在什麽时候说话,说出的话是否有分量,是否能吸引人,打动人,其实都体现着一个人对周围世界和自己的认知,以及他/她的文化素养,也决定着一个人的领导能力。Faust校长指出,决定一个领导人的好坏,要看她/他具有决断力还是惯於顺风使舵,有前瞻性的认知还是功利性地看问题,要看当他们做决策的时候,心中想的是自己,还是其他人,以及,他们是否能够激励和鼓舞他人去做本来不会做的事情。这些领导力的基础,并非专业知识可以提供的。能够形成这样的领导力的,只有培养人心的艺术,那就是人文精神。她引用最近英国国会进行的一项研究指出,全世界领导人中拥有人文和社会科学学位的超过一半以上,75%的商业领袖认为,在他们的工作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分析,沟通和书写,而这三项能力,都属於人文素养的一部分。

Faust校长从三个方面阐述人文素养的重要意义。第一,一个领导人,需要有洞察力。也就是了解自己,以及从不同角度观察他人和世界的能力,这是「一本可以通往不同地方,不同时代,不同思考方式的护照」。第二,一个领导人,要有应变和适应新情况的能力。她特别指出,教育不是简单地进行职业训练,因为职业随时在变化。最重要的教育是培养学会面对变化的能力。第三,一个领导人,要知道如何运用语言的力量去说服他人。没有什麽比公认的世界级领袖邱吉尔曾经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更能说明这个问题的了。最後,Faust校长呼吁西点军校的学生,要把自己的领导力建立在人文素养的基础上,因为那是「人类发展的经验和对经验的总结」。

Faust校长的讲话让我不得不联想到最近台湾发生的女童遇害案引起的纷扰。最令我钦佩的,就是被害女童的妈妈在巨大的悲痛中,仍能指出问题的关键,在於社会教育。当那麽多人莫名其妙地去围剿废死联盟的时候,竟然没有多少人出来检讨台湾的教育体制和教育实践,这些人,应当也来听听Faust校长的这篇演讲。●

来源:自由电子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