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进去了就做不了事了,在外面好歹还能做点事,从而加速专制的灭亡。

这个说法当然也有它的道理,但我也有我的看法。

什么是做事呢? 获得2014年度刘晓波写作勇气奖的陈树庆先生说:坐牢也是民主党人为国家工作的一种方式。这话说得挺好。

如果中国的监狱里一个良心犯、政治犯都没有,那么中国就不是一个专制国家,我们就没有必要去推翻它。

所以,良心犯、政治犯的存在就是我们要推翻这个政府的一个重要原因。那么谁去坐牢当良心犯、政治犯呢?当然,想坐牢是比较容易的,想不坐牢反倒是难一些,很多人平白无故就被抓去坐牢了,更何况我们这些反对者?所以,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必担心坐牢不坐牢的。坦然一点,既有利于健康,也过得开心。

就我而言,我在监狱外面能做什么?我既不搞组织,更不参与暴力活动,我也没什么号召力能在关键时刻号召大家都起来反对当局。我最大的本事就是创作歌曲。尽管不少人对我的歌给予很高的评价,但是,如果没有一千万人传唱,那么我创作再多的歌曲也没什么多大用。能让现有的这些歌传播得更广反而更有意义。如果我坐牢能使我的那些歌传播更广,让更多人觉醒、起来抗争,我倒愿意去坐牢,即使死了也无所谓。

过生日的说这些话很不吉利,可是,生在当今的中国,这本身就是不吉利的。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