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大片《叶问3》在内地院线已连续上映一个月,伴随着逐利本能的资本对电影市场的强力运作,影片从上映之初即陷入一场“票房注水”的争议,然撇开电影以外的因素,回归电影本身,影片仍旧获得了观众好评如潮。

作为华语电影特有的“类型片”“功夫片”的一部佳作,《叶问3》带给我有“惊喜”之感,该片不仅有着令功夫迷们赏心悦目的精彩的武打场面,更有着一般功夫片少见的富有张力的剧情和深度人物刻画。作为系列电影的第三部,影片淡化了前两部高举的“民族”旗帜,让前两部在时代风云中承担起国仇家恨、民族大义的叶问,回归凡俗,刻画其为人父、为人夫的日常生活和情感世界,直击观众心灵最柔软的部分,塑造了一个有血有肉、侠骨仁心的宗师叶问。

本片中,叶问不再是风雨飘摇的战争岁月,以一己之力用双拳对抗外侮,振奋民族精神的“民族英雄”(《叶问1》);也不再是初入华洋杂处的香港,对战带有种族歧视偏见的西洋拳师,获胜后淡定地道出“人的地位虽然有高低之分,但是人格不应该有贵贱之别,我很希望从这一刻起,我们大家可以学会懂得怎么去互相尊重”,然后平静地表示“我现在只想回家”的一代宗师(《叶问2》);这第三部则让“英雄”回归平凡,已过天命之年的叶问,在香港开武馆,教徒弟,传承武术,接送儿子上下学,过着寻常人的生活。影片前半段的冲突设定,虽然冲突对手的幕后老板仍旧是泰森扮演的“老外”地产商,但这里的冲突不再高举高打“民族大义”旗帜,而是一次对抗地产商的强拆——叶问小儿子叶正读书的小学校,被拳王泰森扮演的地产商看中,由于学校不肯就范,地产商便派出流氓打手一次次滋事“逼迁”,在港英当局管理的警局部分官员被“收买”不作为情形下,叶问和弟子们不得不承担起“保安”职责,维护社区一方安宁。影片中面对警局的渎职不作为,叶问对警官“肥波”的一番慷慨陈词,令人颇有当下的“代入感”:“这个世界不是有钱人的世界,也不是有权人的世界,而是有心人的世界。你有没有为小朋友们想过?我们所做的一切,小朋友们都能看得见,我们应当做小朋友们的好榜样。我们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眼前,是为了将来。”而“肥波”警官被叶问的一席话触动,故意安排记者去地产商的老巢造船厂捅破“黑幕”,靠着“舆论监督”力量扳倒受贿的上司,最终打破“官商勾结”的怪圈,又令至今生活在“党媒姓党”幸福时光的我等内地观众望洋兴叹不甚唏嘘!

影片在借助护校抗强拆风波,展示叶问这个具有儒者风范的武林高手的侠义情怀和社会担当的同时,更细致刻画了宗师的家庭观念和情感世界。自古“忠孝不两全”、家国难兼顾,许国还是许情?从来是多少英雄的困惑无奈和锥心之痛!也是文学和历史叙事中永恒的命题。影片在前两部塑造的叶氏夫妇举案齐眉、相濡以沫夫妻情深基础上,第三部中,叶问须在其视为生命的武术事业和爱妻之间做出取舍。

在护校风波中,牵连儿子被劫持,面对爱子落入贼手成为人质,流氓叫嚣逼他下跪,这样一个名声在外的大师傅,要向流氓屈膝求告,屈辱可想而知,可他甚至想都没多想,毫不犹豫就跪下了,那种不卑不亢,丝毫令人感觉不到折堕,只让人感受到他对孩子的在意。好不容易救出孩子回家,忧心似焚、被重病压力折磨的叶太张永成几近崩溃!愤然甩了丈夫一记耳光,叶问顾不得自己的委屈、疲惫,依旧温存抚慰太太:“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以后不会再发生了……”他了解她的担忧、纠结、苦痛和挣扎。记得看某场路演视频中,有观众现场提问叶问扮演者甄子丹:叶问是功夫高手,叶太打他一耳光,他明明可以躲开,为什么不躲?当时子丹的答复是:因为心疼她,故意让她打呗。这令人回想起第一部中,令观众久久回味的另一句叶问“名言”:“世界上没有怕老婆的男人,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看来此处功夫非“唯快不破”,而是“唯爱不破”。

全片的分水岭,也自此转折。得知妻子身患重症时日无多,一心除恶扬善、无暇顾家的叶问后悔没有花更多的时间陪伴妻儿,他开始推掉所有的事务,专心陪伴守护妻子。而影片刻画的叶氏夫妇,非但是一对相濡以沫的患难夫妻,更是彼此相知相惜、浪漫入骨的知心伴侣,虽然片中他们绝少甜言蜜语海誓山盟。

当叶问带着永成去一家中医诊所看完病,电梯遭遇泰国无名杀手,在电梯狭窄的空间内,叶问为永成挡住攻击者,将其迫至电梯门外,然后推门而出,不忘贴心地为妻子关好电梯门,确认将妻子置于相对安全之地后,才转身与来犯者继续缠斗。电光火石之间完胜对手,一个“走”字,穷寇勿追,依旧体现仁者风范不赶尽杀绝。杀手悻悻离去,此时电梯刚好到达地面层,一袭长衫的叶问拉开闸门,拣起掉落电梯地板上的药包,牵着妻子款款离去。这里喜好武术的男性观众们饱眼福的是“咏春”与“泰拳”“短兵相接”的过瘾,女性观众们则多醉心于叶师傅的铁汉柔情,对妻子细腻、周全的呵护体贴。

陪在妻子病榻前的叶问,对报上刊登的同门师兄弟张天志向他下战书挑战“咏春正宗”的头条消息一略而过,转而给永成读报上的笑话:“一群人打赌看谁不怕老婆,说谁要是怕老婆,就坐到那边去,结果大家都坐了过去,只有阿茂待在原地没动,大家说阿茂你好厉害!不怕老婆。你猜阿茂怎么说?他说:‘我老婆说人多的地方叫我不要去。’好不好笑?”听完,永成问:“那你怕不怕老婆?”叶问答:“有时候。”

在张天志公开邀约“咏春大战”的当日,武林同行和媒体记者云集现场张天志武馆,叶问却未去应战,此时的他正陪着永成跳恰恰舞——他曾答应与她共舞,却因心念武术和公益,记错与妻子相约的日期。在妻子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临时抱佛脚找“舞林高手”李小龙求教,放下比武完成妻子的心愿。我想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拥有了叶问朝夕相伴的永成是幸福的。

叶问为了永成,宁可舍弃自己醉心一辈子的武术事业和世俗名利、地位。病重的永成以其多年与叶问的相伴、相知,也在心心念念为对方考虑,希望他不因自己而留有遗憾。她提出要和叶问一起拍照,留下最后的影像,然后一起回家。夕阳余晖中,日渐衰弱的永成轻声细语地问叶问:“如果不是我生病,你是否会去应战?”静默片刻后,叶问答:“会。”永成说:“这才是我最想看见的叶问……我听人说,生命是属于你,又不是属于你。你是属于你自己,也属于我们这个家,属于这里(社区)。”而她之所以爱他,正因为他是他。“我好久没有听到你打木人桩的声音了,你可不可以再打给我听一次?”深爱丈夫的永成,以此对丈夫一生钟爱的武术事业表示了支持。接下来是那段夕阳映照下叶问打木人桩的背影,动作较往日迟缓,中间有片刻的停顿、哽咽,令人回味悠长。

与叶问相知甚深的永成,为他写信给张天志,代叶问邀约对方完成未竟的比武。在一个大雨天,永成撑着自己最后的生命力,陪伴丈夫来到张天志武馆进行这场同门对决。这一次,依旧和往常一样,永成没有正面看丈夫与别人比武的场面,她坐在门外,只是侧耳倾听着隔壁刀声棍影的格斗。与以往的每一次一样,她又何尝不担心刀棍拳脚无眼可能对爱人的伤害?但她还是选择了“成全”,因为她懂他。

一番精彩激烈的搏杀之后,叶问战胜了张天志。败阵的张天志挥竿砸烂自己树起的“咏春正宗”牌匾,说“我不是败不知耻的人”,不失为草莽英雄!叶问回过头,淡淡地说了一句:“其实最重要的,还是你身边的人。”

虽然有影迷觉得相较于前两部,这一部的宗师“格局”不够“大”,不够“主旋律”,有功夫迷觉得打得不够狠、不够热血,我却独爱它的剑走偏锋,让一代宗师返璞归真,展示他的侠骨柔情,他也有常人都必须面对的生离死别的坎,有英雄的疲惫与无奈。最后问叔独坐堂前饮茶,怀念亡妻,影片以镜头切换闪回回顾了前两部夫妻间温馨的生活片断。全片结束于一抹淡淡的忧伤氛围之中。

这个系列的叶问,是迄今华语功夫片给我最大感动和震撼的英雄,不在于他的武功多高,身手多强,更多的在于他身上体现的家庭责任与道义担当之间的平衡,让我看到一个侠骨仁心、重情重义的东方英雄,令人回味悠长。谢谢子丹,谢谢编导们,为我们带来如许的美好和感动。

ip man1

ip man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