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a Gangchen三个多月前,路透社发表有关凶天问题的深度长篇报道中,转载了中国官媒新华社的一张图片并这样注明:“藏学家说,在(2015年)10月份出席于中国城市无锡举行的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的刚坚喇嘛 (Lama Gangchen) (前排右二),是居住在中国境外的最有影响力的雄登(凶天)领袖。”

照片上,被称为“刚坚喇嘛”的人有一把白胡须,脖子上挂着一条蓝色哈达,双手握着两边也穿着藏传佛教绛红袈裟的男子之手,右边那个是西方人。他们的身后走着一些汉传佛教、南传佛教的僧侣。刚坚显然是这个由中国政府主持的佛教会议的要人。正如路透社说,生于1941年并于1963年流亡印度、现居米兰的刚坚“是中国的常客,他在中国和高层领袖会面,并且在政府批准的宗教聚会得到招待”。藏学家们告诉路透社,在中国政府和统战部的活动中都能看到刚坚的踪影;刚坚是凶天运动的强人。

七十五岁的刚坚来自日喀则地区萨迦县的一个小寺院——刚坚寺,属藏传佛教格鲁派。随意在中国的网络上找找,就能看到有关他的许多消息和各种合影。如从中共统战部网站可以看到,2006年10月10日北京举办“首届中国西藏文化论坛”,应邀参加的刚坚声称“西藏文化保护很成功”;从中国外交部网站可以看到,2006年2月28日,刚坚在加德满都刚坚桑林学校举行其主办的调频广播“兰毗尼交互网站”开通仪式,中国驻尼泊尔大使专赴致词;从中国西藏信息网站可以看到,去年北京举行“9.3大阅兵”,刚坚受邀来北京观看了阅兵活动。由此可见,刚坚的确“在中国享有重要人物的待遇”。

“百度百科”有对刚坚的介绍,称他“是联合国世界和平基金会的终身主席,是联合国世界和平宗教论坛的倡议者和主办人,为联合国的佛教领袖。”但据了解,这是刚坚于1992年自创的一个NGO,只是被他冠以了“联合国世界和平基金会”的名号;而他在中国设的“联合国世界自然医学基金会”,几年前曾被不知他底细的北京记者揭露冒用联合国名义,以发展会员、组织会议发奖等种种活动来敛财(见http://www.people.com.cn/GB/news/37454/37461/3437827.html)。

有意思的是,就在路透社报道发表前十一天,中国官媒环球时报突然爆料称,“环球时报独家揭露‘联合国世界和平基金会’的惊天骗局”,说有一个在中国已经臭名昭著的骗子机构“盗用刚坚活佛的名号行骗”,声称是“联合国世界和平基金会”,实际上“是个纯粹的野鸡机构”。孰真孰假?应该都是假,却以假来混淆视听。只是这个爆料的时间与路透社报道的时间接近,很是蹊跷。

记得1999年刚坚去日喀则萨迦县的刚坚寺,我认识的一位北京摄影师也在场,回来告诉我说刚坚带去的那些西方弟子在法会上狂呼乱叫,在地上滚来滚去,说是凶天附体,十分诡异。2002年我去转神山岗仁布钦,在萨迦县和仁布县的岔路上看见一座寺院金碧辉煌,很是气派,同行藏人说那就是刚坚寺,当局给了重金新修的。听说那些见钱眼开的假行僧都羡慕刚坚。安多甘南藏区的一个在北京混世出名的僧人,曾游说拉卜楞寺有名气的僧侣与他一起归附刚坚,说政府给刚坚拨的经费很多,可以分羹,但遭到了拉卜楞寺喇嘛的拒绝。

还有一个故事可以说明刚坚在藏人心目中如何。去年底,藏人当中流传说刚坚去了扎什伦布寺,却被某佛殿的僧人拒绝开门,他大怒而突发疾病,很快暴毙。藏人都开心不已。不过后来听说他没有暴毙,只是大病一场,大伤元气,至于是不是因这件事被气病,倒是不知。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