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利关於这个人的“不普通”,有一个经典的例子,让我用来作为我对“希拉利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的观察心得的开始吧,因为我觉得还挺有代表性的:

大家都知道,希拉利与克林顿是1971年在耶鲁大学法学院念博士的时候认识的。是克林顿先看上了希拉利,他是这麽喜欢这个出众的女孩子,於是经常在图书馆走廊里相遇的时候,直勾勾地盯着希拉利看。想想看,如果你是那个被盯着的女孩子,即使你也喜欢对方,你会怎麽办?希拉利的办法是:有一天,希拉蕊直接走到又在“直勾勾地看”的克林顿面前,说:“如果你准备一直这样盯着我,我也准备反过来盯着你。我们至少应该知道彼此的姓名吧?我叫希拉利·罗德姆,你呢?”後来,两个人在一起了。

我觉得这个小故事极其重要,因为,从中几乎可以预测到希拉利未来的一切个人特质。

XXXXXXXX

说到希拉利是个什麽样的人,一半以上的人会说“她是个女强人”;我们也许应当去除性别标志(哪怕不是刻意的),说:“希拉利是个强悍的人。”

确实,有太多的事例可以让我们看到希拉利个性强悍的一面。最着名的一件事,就是关於医疗保险议题。克林顿在当选美国总统的时候,就以“买一送一”的宣告,确认了希拉利不会只是第一夫人,她也会襄赞国务。而留给希拉利处理的主要议题,就是医疗保险这个最牵动美国人的挂念,因为也最为棘手的改革事项。

众所周知,在医疗保险的覆盖面上,希拉利与克林顿之间存在分歧。急需获得两党的共同支持的克林顿,当然选择妥协的道路,因而属意的,是一个温和的方案。但是希拉利自有她的定见,她认为医疗保险应当全部覆盖,面对反对意见她拒绝任何和解。当时民主党执掌国会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也许这使得希拉利有恃无恐,於是她不顾克林顿的反对和共和党的强力反弹,强行推出自己团队草拟的提案,甚至连事先通报给参众两院的领导人这样基本的放软身段的动作都没做。结果就是,她的提案固然具有更高的理想性,但是连本党的参议院领袖乔治.米切尔都反对,议案当然无疾而终。这次冲突中希拉利失败了,但是她的强悍个性展露无疑并获得民望,可说虽败犹荣。

来源:香港花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