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渊:国人如何看待一国两制和本土主义?

Share on Google+

去年12月4日我在香港街头昏迷跌倒脑部出血受伤,至今年春节返沪手脚麻痹不能行动,送入华东医院抢救,做脑部开颅手术插入引流管引出脓血,至今尚在康复治疗中,不能参加本次盛会,甚为遗憾。

上海华东医院原先服务于现职和离退休的高干高知,现亦己向平民百姓开放。我住院时的同室邻床和和探望我的亲朋好友中不乏高干高知,他们中有厅局级高干和教授总编高工,还有国企党委书记。当知悉我是香港居民,多有向我打听香港占中后的形势和一国两制基本法本土主义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渴望瞭解真相。

中共的经改己走到尽头,贫富差距扩大,基尼系数接近0.5崩溃边缘,环境恶化;金融、楼市、股市危机四伏;占人口1%的权贵拥有全国70%以上财富。经改的瓶颈是政改。最近大陆互联网上在疯传一组视频,山西临县一个三十多岁育有三个子女被拐卖多次的妇女,被丈夫囚禁在一个不到2平米的地洞里长达6年之久,赤身裸体不能站立,只可跪蹲。人们在愤怒之余不禁追问,自己吹嘘为GDP世界第二大国的中共,何来中世纪黑暗时代的野蛮和残暴!

哪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而今大陆,烽火四起,最能反映民情的是上海、广州、济南、扬州、郑州、青岛等地公园的聊天角。以上海为例,复兴、虹口、天山等公园的聊天角每周末都有数百人多则上千人,在当局的监视探头下聚集,不怕抓捕,议政论政,批判中共暴政。不久前有人带来一本罗瑞卿之子罗元着的《告别总参谋部》,第一次就复印100多册,以后辗转复印多次,恐怕己超过原版总数。在聊天角刘文忠先生就此书宣讲多次。

香港占中后,在聊天角和每二月举办一次的前右派及其二三代的聚餐会上(北京、杭州、重庆、成都均有)一国两制、基本法、本土主义和台独始终是议论主题之一。大家认为香港本土主义和台独的产生源自一党专政和民主宪政的根本矛盾;中共对待基本法犹如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和平解放西藏的十七条协议和共同纲领,中共用“间接等额选举”取代基本法规定的“直接差额选举”,强制推行二十三条和国民教育课等,中共“党天下”的本性难改,朝令夕改,反复无常,“中共的政策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

大陆有三类人对一国两制有不同的态度和看法,第一类是中共党内外干部和中产阶级中的有识之士,他们掌握翻墙技术,对中共的内困外忧十分清醒。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不过是邓小平用来欺骗世人的权宜之计。独裁专政与民主宪政势不两立,中共采取蚕食政策,慢慢剥夺香港的民主自由。早在2008年,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后,大陆国保为阻止我出版《五七右派列传》而请我“喝茶”时,训斥我说:“什么一国两制,都是共产党领导,只有一国,没有两制。”一个小小国保不敢信口开河,必然听命于上级,这才是中共执政当局的肺腑之言。

第二类是占人口20%左右(欧美日占人口65-80%)软弱的中产阶级大多数,在发达国家中产阶级是社会稳定和GDP增长的基础。中国中产屡经打压又受蒙蔽欺骗,浑浑噩噩地为人民币而奋斗,不太关心香港局势,偶尔提及,也是以旁观者身份;第三类则是70%以上广大贫苦大众,他们文化水准低下,还在为温饱脱贫而奋斗,不甚瞭解一国两制,香港似乎在遥远的天际。

4月24日是聊天角主讲之一刘文忠先生的70大寿,他准备了12桌,邀请亲戚、独立中文笔会上海会员、右派及右二右三代、聊天角和基督教会的朋友共120人参加,并举办《反思吧,中国》赠书仪式。这本书是他瘸腿拄拐杖漫游107国的结晶。4月19日派出所长和4位国保把他请去“喝茶”,严禁他举办寿宴,并说他的《反思吧,中国》是非法出版的禁书,宣布全部没收。

正如百年前孙中山先生所言:“世界民主潮流滚滚向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1911年辛亥革命后亚洲只有一个民主国家,一百年后除了貌似强大的中共和摇摇欲坠的金家王朝外,全世界都走上了民主宪政之路,连古巴都宣布加入全球互联网和越南实行三权分立向美国的民主制度靠近。共产主义体制仅仅不过是人类历史上的昙花一现。中共的一国两制政策也会随着宪政民主的实现而自行消亡。当大陆本土实行民主宪政,本土主义和台独便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作者为香港五七学社理事)

——《纵览中国》首发

阅读次数:59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