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1,
自从冯小刚那筒老炮发威始震四海,不久那睡在上铺的兄弟小炮惊动中央,现在轮到我这特工爷爷的超级老炮星夜发飙让天地英雄不敢称炮。

只是本爷爷不知怎么竟得了选择性健忘症,所谓健忘症其实都是选择性的,比如初恋情人我一定不健忘。我把外孙女弄丢了,于是我健忘;今天不想回家,即便钥匙挂在胸前我也健忘;警方让我指出谁是凶手,因为我觉的中国警察不靠谱所以也健忘;我的盖世拳脚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健忘,因为我用它惩恶扬善。

我至今没弄清我那外孙女儿是不是被我弄丢的,我根本记不起我有没有外孙女,我给女儿电话告诉她我错了并罪不可恕,真实情况是我还没弄清她是不是我女儿甚至我怀疑我有没有生过女儿。

我的老伴呢,好像我从没有过老伴。

一个孤老头,我谁也不认识,这个女房东老说认识我老和我眉来眼去的,只是我怎么也想不起她叫什么,我只知道她隔些日子就催要房租。当然好像她挺喜欢我,只是我已忘了什么叫男欢女爱,女房东说这叫爱情,我都忘了爱情这两字怎么写,好像我从没写过爱情。

眼前这刚上小学名叫春花的邻家小女孩我一见就能记住,我常想她或许就是我的外孙女,否则我俩怎么会一见就是如故。小春花不喜欢她爸好像她妈也不知去哪了,她老爱朝我这跑开口闭口好爷爷,不知不觉我们竟成了忘年交,我也当仁不让的成了她的人间保护神。

我当然知道她陪我去钓鱼那是她投我这特工爷爷所好,我陪她吃冰激凌因为她喜欢冰凉的感觉。一次她问我,她不在时爷爷有没有偷吃冰激凌,我一个喷饭朝天。她说女房东嗓门太大不好玩,她还说我可以娶她,我又是一个喷饭,这丫头老让我喷饭。

后来她爸死了,其实她有个好爸爸只是她总说自己不是老爸的前世情人。她逢人就说,我没了爸爸,但我有个爷爷,我的特工爷爷。

还真是,我就是她今生今世的特工老爷爷。

2,

小春花在一天天长大我这特工爷爷并没一天天老去,不过除了小春花我还真见什么忘什么,那个热情女房东早被我忘的一干二净,尽管我还在她屋檐下,她请我吃她的下酒莱我从不喷饭,我不是她的特工爷爷,我知道她很想。

不过我还真有个女儿,我或许哪天弄丢了上帝但一定不会弄丢我心爱的外孙女儿,我没电影里那个叫洪金宝的糟老头那么健忘。第一次见我外孙女是在去年12月9日悉尼机场的蓝天白云下,那一对才四个月的小小眯眯眼,那一路轻尘渐雨行,小美丽轻柔的竟托不起一片蓝。

记得那年大美丽刚去澳洲我也差点象洪金宝得了健忘症,尽管也是选择性的但我知道越是选择性健忘越不可救药,越不可救药越是健忘。不久上帝送来丽丽,她的眼神点燃了我的直觉,我知道这回白捡了一个女儿。

好像那篇网络小说《爸爸,我怀上了你的孩子》中说,当一个女人发自内心的叫你爸爸,我听到了她语言的重量,我知道她给出了能给的一切也给出了不能给的所有。果然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她如花似玉的四姐妺齐声呼唤酒爸爸酒爷爷万岁万万岁。于是我突然觉得,当一个女孩叫我酒爸爸,她己经成了我半个女人,当她叫我酒爷爷,我就是她当仁不让的特工爷爷。

丽丽的小丽丽管我叫我爷爷,曼霞的小曼霞也叫我爷爷,哪天她们突然长大,哪天我依然不老,哪天大大小小的丽丽曼霞一声“爷爷”把我举上天,我将得道成仙,我是她们永远的老特工,她们长生不老梦里永驻的特工老爷爷,我是她们不老的传说。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不老”,我让她们翩翩起舞同声齐唱。

你小子当然不会老,上帝托梦给我。

2016-04-16/美兰湖~外马路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