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维焚烧国旗而引发的‘骚动’在悉尼持续发酵。怒发冲冠者有之,口诛笔伐者有之,摩拳擦掌者有之,鸡血亢奋者有之。这些秉性各异,脸谱异样,心计诡谲的同胞,亮一亮在中国禁久的沙哑嗓子,吼了起来;揉一揉在中国跪久的僵硬关节,站了起来。果然是大国撅起带动中国人撅起,屁股撅的老高老高。

这时,我突然想起‘横幅事件’。1998年5月13日,印尼的棉兰、雅加达、梭罗等城市的暴徒,发动的一系列针对华裔社群之暴动。暴乱持续约三天,数万名华裔受到有组织的虐待与杀害,很多华裔妇女遭受了强奸。面对暴徒对中国人民的烧杀奸淫,中国政府如乌龟,缩着脖子钻进乌龟壳,连头都不敢伸一下;面对暴徒对中国人民的烧杀奸淫,中国政府如鸵鸟,撅着屁股一头扎进沙土,韬光养晦去了。就在此时,反华势力的魁首,万恶的美帝国主义,却出动军舰和飞机,把大批的华人拯救到美国。在美帝国主义的军舰上,华人不但有食品有药物,他们还得到心理医生的治疗,得到作为一个人的尊严。这一刻,华人兄弟姐妹们终于觉醒了。他们把自己的千言万语万语千言浓缩成一句话写在横幅上。这句话就是著名的“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

十多年过去了,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中国人,随着大国撅起开始了蠢蠢欲动。前天是声讨澳大利亚前国会议员克莱夫·帕尔默咒骂中国政府是‘杂种’;昨天是抗议纽约法院对华裔梁警官的判决不公;今天是全民上阵万炮齐发对准吴维。这些华人在中国受尽欺辱连屁都不敢放,今天却利用民主社会的宽容与多元,尽情地发泄对主子的臣服,对独裁者的崇拜。吴维是烧了中国护照,但他烧的是独裁政府颁发的护照,他针对的是集权,是专制,是与普世价值背道而弛的独裁专政,和中华民族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和中国人民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这时,我突然想起一个女人。当年这个女人为了拿到澳洲身份,声泪俱下地控诉中共的残暴。一旦拿到身份,马上匍匐在中领馆脚下。每次欢迎中国领导人的队伍里,都能看见她亢奋的嘴脸。她高举血旗狂热挥舞,活像一个癔症病人。我问她,你真的爱中国领导人吗?她笑了:每次活动有专车接送,有饭又有水,你还想咋地?我又问:你的亲姥姥不是被中共迫害的悬樑自尽,你怎么就认贼作父?她说:不是有‘选择性遗忘’这句话吗?我信奉‘有奶便是娘’的真理。

很多华人一贯欺软怕硬媚上欺下;很多华人一贯忘恩负义以怨报德;很多华人患了斯德哥摩尔症而标榜自己是爱国者。他们在民主社会里,一方面不遗余力地争取种种福利,一方面又不遗余力地为独裁体制唱颂歌。他们有多种脸谱,利益需要时不停地进行变换。2014年64前夕,悉尼的sbs电视台主持人问我:六四屠杀已经发生20多年了,那些澳洲的六四血卡者,现在还在纪念六四吗?现在他们在哪?我想说:有的人现在是中领馆的奴仆,有的人是老婆孩子热炕头,有的人和中共飞媚眼搞沟合。他们熙熙而来,为的是利,他们攘攘而去,为的也是利。他们不是龙的传人,他们是变色虫的传人。在中领馆组织的每一次活动中,都有大批的六四血卡拥有者参加;在悉尼所有的慈善活动中,基本上没有六四血卡拥有者参加。

这时,我突然想起第三帝国的撅起,红色苏维埃斯的撅起,如今这些撅起者已经被埋进历史的垃圾箱。但是当今最大的撅起者已露狰狞,红色赤潮如瘟疫,悄悄地渗透了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一叶知秋,一叶知秋。从吴维的被围剿被讨伐中,再一次看到意识形态里的你死我活;再一次看到绥靖政策的死灰复燃。

呜呼!悲哉!

2016.04.2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