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天亲民秀路过科大,忽然兴起微服私访。令警卫秘书换了便装找个僻静处翻墙而入。

已然黄昏夜自习时间,学子们挑灯夜读实在不好意思打扰,东转转西逛逛来到一座大楼前,一阵春风裹挟着莫名清香飘来而至。刚要推门入室,秘书违反党规从远处飞奔过来一把拦腰将我抱住。

我刚要打电话给王岐山,一位警卫员也飞驰而至,气喘吁吁说,报告习总,这是女生宿舍。原来如此。怪不得那么香,原来是青春的芳香。我镇定下来后严厉训斥道,女生宿舍怎么了?女生宿舍就不能视察吗?自觉理亏被扫了兴又不能发作。想想还是毛主席伟大,睡了那么多女人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一点也不计较。

心不在焉瞎逛来到了学生夜自习教室。

蹑手蹑脚走到一位女同学旁边,依身坐下。压低嗓门亲切询问:“同学,你在看什么书哈?读书的压力大不大?”

该同学心气浮燥没好话:“你是谁?自习室就你话多!”

我想了想回答道:“我是学生家长,来看看同学们,关心同学们。”

该同学可能后悔刚才无礼,态度明显改变,展开封面道:“喏,霍金的《时间简史》。”

我问:“里面有提到共产党领导吗?”

该同学“扑哧”笑出声来:“老人家,共产党只是人类历史上很短很短时间出现的暂时错乱现象。你没发现其他共产党国家都不玩了么?”

我按捺不住训斥道:“你叫什么名字?班主任是谁?立即把你们校长叫来。”

自习室所有学生闻言都转过头来望着我们,空气顿时凝结。五秒钟之后,整个教室像炸雷一样哄堂大笑。

这时另一位女同学来了,露出甜美的微笑着对我说:“你起来,这是我的位子。”

我心想,你说起来不就得了,还甜美还微笑,真是气死我了。还好丽媛不在,否则看她怎么收拾你这个小妖精。

走出教室,凉风习习。我很受伤,心里琢磨着如果秘书没有飞奔过来,我就不会遭受伤害。如果秘书没有飞奔过来,这会儿我在女生宿舍会看见什么。如果看见挂着的内衣,我会怎样?我会逃跑吗?传出去都丢人啊,说习大大从女生宿舍逃出来。可怜无人是男儿。想想真是害羞,都六十多岁的人了,怎地荡起了春心?

一阵怪风掠过,小倩从天而降:“大大,夫人听说你夜闯女生宿舍大为光火,命我前来捉拿于你。”

不容分辨施展法术将我提起,一眨眼功夫便回到中南海瀛台家中。

诺大院子里摆放着一台从未见过的机器。

丽媛脸色难看端坐于前:“习总啊习总,位高权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么可以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来。”

我刚要分辩,丽媛果断坚决下了命令:“把耳光机打开,设定三十。”

警卫员问:“重度,中度,还是温柔?”

丽媛忽然“咯咯”大笑起来,骂道:“小日本吃饱了撑的,发明了耳光机,还重度中度温柔。知道的是耳光机,不知道的以为是成人用品。”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