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5日,台北藏汉会议的最后一天,藏人朋友送我一本有达赖喇嘛尊者签名的我的书《境外西藏》。在这签名之上,达赖喇嘛尊者特别写了一句“永远的祝愿!”

这是渴望而不可及的加持,我深感幸运。然而,仍然有一份挥之不去的遗憾:毕竟,这次会议上没有见到达赖喇嘛尊者本人。虽然会议播放了尊者的讲话视频,可视频与亲见是完全不同的。

我知道,很多台湾人也如我一样,渴见达赖喇嘛尊者,尤其是佛教徒,他们甚至到日本、到印度、到美国、到欧洲等,去倾听达赖喇嘛尊者讲法。

早在2008年,当马英九政府以基于“国家整体利益考虑”,拒绝达赖喇嘛尊者入境时,台湾人就毫不客气地质询马政府:“国家整体利益”到底是什么?2012年,当马英九又以“时机不宜”拒绝达赖喇嘛尊者入境时,台湾人公开在国际媒体上批评马英九政府“为了迎合中国,败坏了台湾的国际形像!”甚至批评台湾当局的作法是“可耻、可悲”,“把台湾当成了中国的附从国”……

不过,回看民国与西藏的关系史,也许不该吃惊马英九的这一决定。因为民国在面对西藏时,从来都没有诚实过。我曾在《中华民国虚构的宗主权》中谈到袁世凯发表的“五族共和”声明,指“凡蒙藏回疆各地,同为我中华民国领土”。事实上,当时正是满清军队在西藏溃败,十三世达赖喇嘛发出文告,重申了西藏的独立地位的时刻。显然,袁世凯声称的对西藏的主权,不过是一场杜撰。后来,中华民国还制造了更多的关于西藏的历史笑话,比如吴忠信、黄慕松的入藏等,包括“蒙藏委员会”的成立和延续,都不过暴露了中华民国对西藏的征服欲和画饼充饥的本事。

我曾看过藏人强俄巴。多吉欧珠的一篇回忆录。虽然文字之间尽是对中共政权的阿谀,但我们必须注意的是此文是由老红卫兵郭翠琴等翻译的,改写和添枝加叶是避免不了的。不过,去粗取精,还是可以看出中华民国的问题.比如,多吉欧珠提到,第二次大战结束后,西藏政府派出友好使团慰问同盟国。虽然抵达印度时,他们是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使团,受到了英国总督和美国驻印度大使等的接见和设宴招待,但低达中国时,却被谎称是来参加“国民大会”的代表,并千万百计让这个友好使团列席了会议。席间,藏人拒绝对各种议题表态,有趣的是,会议表决并不是以举手的方式,而是在主席台上安置了显示灯,灯泡的排列与座位相同,每个代表的椅子上都有一个开关,同意的话,可以拉动开关亮灯。然而,多吉欧珠发现,不论同意与否,拉不拉开关,只要到了表决时,西藏代表前面的那个灯泡都是亮的。显然,中华民国在他们能力不及的时候,就是靠这种骗局,宣传他们对西藏的主权的。

那么,这次台湾民进党获胜,会不会使台湾和西藏的关系出现新局面?很是希望新政府能够诚实地面对历史、面对现实,面对西藏的苦难,面对达赖喇嘛尊者对世界和平的贡献,邀请达赖喇嘛尊者前来台湾。

去年四月,达赖喇嘛尊者抵达日本弘法,受到日本人民的热烈欢迎,今年五月达赖喇嘛尊者还将前往日本。日本人是有福的,可以亲见达赖喇嘛尊者,享受尊者慈悲的雨露。那么,台湾人民,尤其是台湾佛教教徒,为什么就不能在自己的土地上,倾听尊者的教法呢?

很是感动于曹长青先生在《正晶限时批》这个颇受台湾人欢迎的电视节目中,公开主张台湾新政府应邀请达赖喇嘛尊者,他说:“我这次来叁加汉藏会议,本来希望能见到达赖喇嘛,马英九上台以后不让达赖喇嘛进入台湾,这是非常荒唐的事情!达赖喇嘛在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所有其他工业国家、民主国家都是受欢迎的。在美国,无论议长还是总统,都以见到达赖喇嘛为荣,达赖喇嘛在西方民众中,真正被尊重的程度,超过罗马教皇。这样一位宗教领袖却被马英九拒绝,不给签证,但马英九欢迎中国共产党的官员进入台湾,接见陈云林……陈芝麻,拒绝达赖喇嘛,这是马英九永远的耻辱。新政府需要改变这一点,要欢迎达赖喇嘛来台湾……为什么不让达赖喇嘛到台湾来?……全世界都在看呢!”

《纵览中国》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