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2016年5月7日讯)

我不谈他的案子,因为律师都没见到,我也不了解案情,所以没有发言权,我只希望他能得到更多的关注,因为他会再一次打破中国政治犯的坐牢记录!

记得那是2013年的夏天,我被迫离开重庆后,被警察到处赶的居无定所,有一回我在网友公司上班,也有国保上门,同事们都害怕国保这个单位,在他们眼中,涉及到国家安全的事情太恐怖了,电话被监听,被跟踪,可能走在马路上突然被车撞死,这是一个普通人对国保的概念。我怕影响朋友,一声不吭就走了,这个朋友回来之后说我不讲究,后来也不理我了,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不擅长表达,但我也不想给他带来麻烦,他还是法律框架内维权的概念,我根本就不相信中国有法律,好像很矛盾,我是一个非暴力的倡导者,但我同时主张以暴力换取非暴力的空间,就像台湾有民进党搞台独一样,换取了共产党对台湾的一些让步。

言归正传,我就谈谈我怎么认识秦永敏的吧,我被警察赶的跑啊跑啊跑到了武汉,下车我才私信问朋友,武汉有没有朋友能借宿呢?一个是担心入住宾馆警察会来找,二个是身上身无分文往哪里跑?我那朋友说:秦永敏非常谨慎,见他还需要朋友介绍,我就等啊等啊等啊等到了天黑之前终于见到了他,他煮了碗面条给我吃,然后炒了一种很咸的菜,我叫不上名字,我只知道菜是绿色的,打开他的冰箱,空空的啥也没有,我就问他你怎么也不买点儿东西放进去?他说他对吃的无所谓,你还年轻,民主事业让我们这些老头冲在前面,我都坐了二十几年牢了也不怕再坐牢了,我一个人,在哪里生活都一样。他不抽烟也不喝酒,是个标准的好男人!他说他很爱他的女儿,要把女儿送出去,以免后顾之忧。他的墙壁上挂满了许多人权活动人士和维权律师的照片,他一一给我介绍,第一个介绍的就是滕彪,我只点了点头听他在讲,我说这墙上的都是很厉害的人,他让我好好学习他们。接着他说:如果你没别的问题,自便吧,我要开始工作了。他有两台电脑在同时工作,戴着耳麦在语音,还用手机回复网友的留言,他在两台电脑上频繁切换各种社交网络和聊天工具,工作很有效率,这不像一个老头在做事,更像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年轻人,八点多了,他说他要睡觉了,一个小时后起来,因为还有海外的朋友要联系,他每天都这样有规律的忙碌着,每天都吃面条,因为简单省事。

临走时,他从口袋里掏出几百块钱说:我也不去取了,剩下的都给你了。我说我不缺钱,没收。因为他的家看起来很破,但很整齐干净,他的穿着感觉也很穷,好像是八九十年代的衣服,不过在我眼里很有复古感,挺时尚的。

我们只见过一次,有些事我也不能写太多,只希望他的追求早点实现,这样对他来说可以少受点苦,我也坐过牢,我知道坐过牢之后的感受,那是一种骄傲!那是一种荣耀!我相信他的内心早已拥有了一种超越肉体、生命、宇宙的信仰,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可能阻挡他的追求!朋友们,他为我们做了这么多,你还有什么理由不为他发出一点声音呢?

政治犯张昆

微信:juebufangqi2016

2016年5月7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