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依:魏则西之死揭开了中国医疗的惊天黑幕

魏则西事件所揭开的莆田系医疗黑幕(网络图片)

这个五一假期不宁静,“魏则西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使得莆田系、百度、武警医院踏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在舆论的声讨愈演愈烈之际,多个部门分别组成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和武警医院,希望弄清事件的真相。

在互联网遭到重拳整肃过后,正常的网络舆论遭到压制,一般的社会事件,即使成为公共事件,热度也会非常有限。至少不会被官方媒体连篇累牍地报道关注,也难以引发高层的高度重视。就在“魏则西事件”发酵之前,海南的暴力执法事件视频一度刷爆微信朋友圈,最终此事以部分官员的辞职而告终,这种轻描淡写的处理手法让公众再一次看清了所谓的“依法治国”是个什么东西。

中国作为一个专制国家,法律更多体现的是统治集团的意志,加上司法的独立性太差,导致民告官往往无功而返,民杀官则必死无疑。贪官污吏即使腐败金额上亿元,也难上断头台,而民众即使是依法上访,也会被戴上违法犯罪的大帽子。魏则西之死,显然是死于多方的合谋,这种死原本并不起眼,但是,此事所引发的舆论海啸却实现了他生命的最大价值。

中国的医院数不胜数,公立的和商业的并存。然而,两种医院给人的印象就是,商业医院比起公立医院更不正规,因为商业医院要实现利益的最大化,为了这个目标,从业者往往会想方设法地从患者身上榨取钱财,没病就赚你的检查费,有小病就当大病治疗,有绝症就先给你希望,然后收取高额费用,最终让你人财两空。

魏则西身患绝症,从印度购买的药物无法入关,在他通过百度搜索发现推广链接上显示北京的武警医院可以有效治疗过后,重新燃起了对生命的希望,然而,在花费20万元巨款治疗的情况下,仍然不幸去世。当时,该院的医生曾经吹嘘称它们与美国的斯坦福大学在合作,采用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治疗方法,事实证明,这是子虚乌有,完全是为骗钱拉大旗。

魏则西英年早逝过后,其家人通过互联网陈述他的这种不幸遭遇,希望更多的患者不要被百度推广上的医院所欺骗。魏则西也好,其家人也好,应该不会料到,此事会成为一个热门事件,从互联网到传统媒体,相关报道和评论都铺天盖地,而且实现了公众的同仇敌忾。

公众为何就此事怒不可遏?原因其实有几个,首先是对莆田系医疗机构骗钱害人这种丧尽天良的行为表示强烈谴责;其次,是对魏则西刚过弱冠之龄便离开人世表示深深的惋惜;再则是对公立医院与莆田医帮的上下其手表示难于理解与不满。

当然,上述几个原因其实还只是表因,深层的原因其实在于公众对医疗体制和官方助力百度垄断搜索市场以及整个社会体制的严重不满。魏则西事件,为公众提供了一次发泄多种不满的机会。当然,公众更期待的不仅仅是魏则西事件能够得到妥善解决,而是中国医疗体制的脱胎换骨和让互联网告别垄断与非法管制,回归自然。

福建莆田,历史上也算是一个地灵人杰之地,不过,有评论人士梳理历史发现,这个地方在历史上最有名人是北宋末年的大奸臣蔡京。甚至有人将莆田人称之为“中国的犹太人”,可见,这个地方的人头脑的确非常好。据悉,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莆田人就以游医众多而著称,很多电线杆上的“牛皮癣”都是莆田人的杰作。

在游医遭到国家的打击和不被患者信任过后,莆田人开始坐医,利用积蓄开办民营医院,并通过关系或优厚的条件打入公立医院,承包部分科室。为了提高知名度和信任度,“莆田系”不惜花费巨资在百度上进行推广,在各地的电台里面,很多医疗节目都是“莆田系”为了宣传自己而打造。

据悉,莆田系有四大家族:国内几乎所有的“玛丽医院”、“玛利亚妇产医院”大部分被詹氏家族所控制。以“华夏”、“华康”、“华东”等名称开头的医院基本上被陈氏家族所控制。以“博爱”、“仁爱”、“曙光”为名称的医院大部分被林氏家族所控制。黄氏家族掌控着北京较为知名的有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和玛丽妇婴医院。

有关部门应该查一查,在这么多承包的医院中,到底坑害了多少患者,害死了多少患者。不过,很多患者可能早已不在人世,而其家人为了避免麻烦也不愿意去讨个说法,真实数字只有天知道。那些去武警医院讨说法的患者或患者家属,只是受害群体的冰山一角。

政府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的同时,该搜索引擎运营商的股价应声下跌,而涉事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也在5月4日宣布停诊。网民在抨击百度、揭底“莆田系”的同时,也对政府的监管部门提出质疑。有网民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称“莆田系挖了一个坑,百度告诉魏则西坑在哪里,武警医院用自己的信用告诉魏则西这不是坑,监管层对这种坑熟视无睹。最后,魏则西掉到坑里面去了”。

在以前,军方的医院是公信力最高的了,从媒体报道的情况看,莆田医帮已经攻陷了全国100多个城市,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莆田系”的医院更是数不胜数,即使军方医院,也沦为了其骗财害人的工具。显然,这背后存在着严重的腐败行为。在郭伯雄、徐才厚被以反腐的名义拿下过后,军队的腐败乱象显然还未得到遏制,魏则西事件的发酵可以说为其提供了一个改良的契机。

莆田医帮为何能量如此之大?可以在中国畅通无阻,骗财害人多年却无人敢管?这既和他们钱多、团结有关,还跟他们的后台有关。两年前,一则消息曾经不太引人注意,在“魏则西事件”之后,重新被翻出来,那就是,新华网等媒体曾报道称,陈至立在当年担任莆田健康产业总会的总顾问,在一大堆人的名单上,陈至立之下便是有着莆田医帮“带头大哥”之称的陈德良。

陈至立何许人也?她便是前人大副委员长,曾经的教育部长和妇联主席。按说,这种身份的人不至于去担任一个地方机构的总顾问,可是她偏偏去了,原因应该有二,一是因为她的籍贯就是福建莆田仙游县人,二是,之所以她能被拉入,肯定和这其中的某些人关系不一般,不是亲戚就是朋友。

上述报道一度在微信朋友圈风传,然而,不久以后便被删除,如今,各个网站上的同内容文章也均被删除。足见,在“莆田系”危害中国的背后,陈至立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陈至立长期在上海任职,八九民运时,她是上海的市委宣传部部长,而当时的市委书记正是江泽民,她之后的一路高升,应该和江泽民的提携不无关系。

陈至立在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高调提倡教育产业化,使得教育费用不断攀升,穷苦人家的孩子上不起学成为了常态。在中国的教育史上,陈至立堪称历史罪人,如今,她充当“莆田系”的推手,更是注定历史不会对她有好的评价。医疗应该是救死扶伤的事业,不应该当做产业来做,否则必然误入歧途。陈至立充当“莆田系”的总顾问,是极不明智之举,希望中纪委能够对陈至立进行调查。

魏则西之死彻底揭开了中国医疗体系的黑幕,相信在不久以后,调查结果就会公之于众,而相关人员也会被处理,只是,在中国当前的这种政治和司法环境下,估计又是找几只替罪的羔羊来应付舆论,真正的幕后黑手和医帮大佬都会逍遥法外。要让中国的医疗系统玉宇澄清,唯一的办法是启动政治改革,实施宪政民主,让一切在阳光下运行,否则,魏则西的悲剧还将不断上演。

2016年5月4日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5/7/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