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年写纪念八九“六四”的文章,这已经是第二十七次了。不知道是应该羞愧还是应该愤怒?不知道。而且最不知道的是当年干这事的时候绝对不知道有二十七年这样漫长的等待,漫长的希冀,和漫长的愤慨。但是,感谢上帝!我们却知道将来的事情,因为将来是在上帝的掌管中。

燃起更大的希望

圣经中用了一句极有容量的话鼓励那些已经相信上帝耶苏基督的人,这句话就是“将来如何还未显明”。此话成为我最喜欢的警句之一,叫那些在历史隧道中,在幽暗环境中、在逼迫试炼中、在灰暗心态中、在绝望沮丧中、在自高自大中,在感觉良好和不良好中的人们有一种石破天惊的全新图画。此话有一种不可言说的力量助人欢喜快乐永远向上。

因此,二十七年也不会使人真正绝望,反而燃起更大的希望!

二十七年,人老了?很好!人老了就更加真诚地相信世界需要和平自由民主法治。人老了,就更加相信专制是坏的的东西,是一定不会成为主流的。人老了,就更加相信这个世界应该是一个超文化的、多中心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政治上互相理解的、经济上平等互惠的世界,一句话,遵普世价值而运行的世界。哦,原来,年岁让我们成长,变得自由和丰满。而二十七年前的一九八九天安门民主运动当时就是这些理想和信念的播种和发芽。至少对我个人的生命进程有如此作用。而且更妙的还是那尚未显明的将来,更是妙不可言,因为将来由上帝掌管,不是由权势金钱现实中的幽暗实力或成为过去的过去来掌管。

专制崩塌一瞬间

我受朋友之邀撰写此小文,顺着这个思路,我想我也相信:香港有一天会得解放,台湾有一天会得解放,中国大陆十三亿人会得解放,因为将来如何还未显明。莫看现在专制得势,稍有历史常识的人都晓得,专制死起来也就是一秒之间。当然这里的专制是指一个专制的政权,不是指专制那种黑暗的势力。故那句“将来如何还未显明”的话才有极大的含量。所以,现今的人们只管放手来做,大胆言论,参与历史和创造历史,才能更加深刻领会那句箴言:将来如何还未显明。

自从去年四月二十三日,我到达香港企图窜回中国大陆看望奄奄一息的母亲以来,未曾有写文章。丧母之疼,一年还在心中隐隐作痛,挥之不去(此种伤痛需要有此经历的人才能体会)。

天安门事件有三个组成部分

最近我和广受世人尊敬的严家祺老师交流八九“六四”的问题,他从政论家和政治学家的高度对“六四”有新的总括。他对我说:“六四”已经过去二十七年了,二十七年,天安门母亲和成千上万“六四”受难者,没有一天不是生活在痛苦之中。这种痛苦,不仅是失去亲人的痛苦,而且是生活在黑暗中、备受压迫、看不到正义阳光的痛苦。

“我第一次发现,天安门事件,有三个组成部分。……二十七年后回顾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事件,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事件由三大部分组成,一是天安门民主运动,这是以北京高校学生主导的,北京工人、知识分子和市民参与的,空前规模的伟大民主运动;二是”六四“大屠杀,还有一个是中南海内部上演的、有中国王朝传统的宫廷政治。”

这就是八九“六四”。我们知道将来还有更新更深的含义,因为将来如何还未显明。而且所有这些含义都可以成为鼓舞人的力量,叫我们这些活在历史隧道里的人可以看得见远处的光明,从而有活下来的勇气和行动的力量,尤其对于天安门母亲这个目前受苦受难的群体。

一年不写文章,好像这武功就废了。区区此文,聊以纪念八九“六四”二十七年。

香港之伟大的民众运动,我是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二○一六年五月二日夏威夷

【作者简介】

熊焱,原北京大学法律系研究生,是被中共通缉的二十一人之一。一九九二年赴美,九四年加入美国陆军成为一名士官,在美国完成八年学业,并获得神学教牧博士学位。二○○三年成为美国陆军牧师,曾远赴伊拉克一年,现为少校军牧。着有从天安门到伊拉克一书,并有诸文及诗集出版。

文章来源:动向2016年5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