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生命安全隐患大暴露

“五一”前夕发生的魏则西死亡事件,因几乎涉及到每个中国公民的切身利益与生命安全,故而广受大众关注。

身患癌症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二十一岁在校生魏则西,在北京某肿瘤医院的一位医师推荐下,通过百度搜索和央视,获悉了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能有效治疗其所患癌症──滑膜肉瘤晚期之“奇迹”,继而,他亲往拥有“公立三甲医院”资质的武警北京第二医院,在那里确认了百度搜索与央视推荐的相关信息后,才去治疗。从二○一四年九月开始,小魏在这家武警医院先后接受了四次生物免疫疗法治疗。为了挽救生命,魏家掏空了全部积蓄,在耗尽了东凑西借来的二十多万元钜额治疗费后,却仍未盼来“奇迹”降临到儿子身上,今年四月十二日八时,魏则西病逝于咸阳家中。

滑膜肉瘤,是一种生存率极低的恶性软组织肿瘤,目前,全世界都拿它束手无策;然而,武警北京二院的一位李姓医生却信誓旦旦地告诉小魏的父母,他们“有从美国斯坦福医院引进的生物免疫疗法,保十年二十年没问题。”

如果魏则西当初不接受谋财害命的“治疗”,至少自身免疫力不至于急遽下降,生存期或许会更长一些;退一万步讲,就算不接受这种治疗,他同样可能会病故,但其父母却断然不会因此而人财两空。

据网上转发的帖子披露,中国大陆绝大多数军队医院都已把治疗疑难杂症与整形美容等百分之九十多以上的相关科室,承包给了民营莆田系医疗企业(比如妇科、男科、皮肤病、性病、不孕不育、痔疮、肝病等科室)。

罪恶利益链挑战中共合法性

在言论表达管制严密的中国,魏则西的悲剧,极大激发了人们普遍关注与讨论的热情。而关注与议论的结果,就是隐藏在事件背后的福建莆田系医疗势力、军队医院与中国网络搜索巨头百度三者之间的罪恶利益链得以被揭露。深层次观察此事件的讨论,我们会发现,魏则西之死事件的讨论从三个方面有力撼动中共统治的合法性:

第一,它使得长期以来被中共政权用以抵制谷歌搜索进入中国,并协助中共管控网络言论、屏蔽世界真相的百度公司,顿时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同时,也使得有“谎言制造机器”之称的中央电视台的另一面──不择手段敛财的嘴脸,暴露在世人面前。

第二,它使得中共的国家医疗保障体系的反人民性受到了一次严厉的拷问与质疑;同时,也使得中国的公立医院勾结民间医疗骗子集团,把患者当作摇钱树的贪婪嘴脸暴露无遗。而中国的医疗体系基本上被莆田系江湖骗子所绑架的另一深层原因,则由另一个信息而获得了间接解答,这就是:

莆田游医团伙的保护伞,有传是江泽民的心腹、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陈至立。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网站于二○一四年六月二十五日发布的一条图文报道称,陈至立是这个机构的总顾问。

莆田系并非一家企业,而是一个以福建莆田市东庄镇为起源,依托师徒、亲友关系,在近二十多年时间里逐渐形成、遍及中国众多省份的“游医”帮伙。“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则是他们的组织。

第三个方面的意义则更为重大,即是:该事件的发生与被传播,既撼动了中共“钢铁长城”的道义基础,亦验证了这支党卫军已从里到外彻底腐败的事实判断。“人民子弟兵”残害民众的本质暴露得淋漓尽致。

事发后五月四日,《北京青年报》旗下的北青网迅速发表了一篇调查报道。这篇标题为《莆田系被曝“送礼名单”上至院长政委礼金达五十万》的报道,引用了一份“上海柯莱逊技术有限公司与全国哪些大医院进行合作清单”。清单中,记录了包括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在内的四家军医院的首长们贪赃枉法的证据;而向这些军医院院长与政委公然行贿的柯莱逊公司,就是由陈至立担任总顾问的“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的成员之一。

魏则西的隐喻和中共极大恐慌

究竟有多少军医院卷入了莆田系黑心医疗利益链?目前仍是个谜,但据已曝光的另一份文件透露,仅莆田系陈氏兄弟旗下公司的一份与一百家公立医院合作的名单中,军医院就多达八十家。这一数据管中窥豹,足以使人目瞪口呆。

十三年前发生的孙志刚事件,以一个大学毕业生的生命,换来了一部恶法被废除;时隔十多年后发生的魏则西死亡事件,则以一个在校大学生死于“最可爱的人”之手的个案,再次从道义上宣判了中共“党卫军”的死刑(注:前一次是六四大屠杀事件)。

面对这一无声宣判,中共显然感到了极大恐慌,由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独立建设运营的军队唯一专业视频网站──“中国军视网”发出题为《军媒:任何人都不能借“魏则西之死”诋毁抹黑军队》的帖子,不仅口气强硬,而且明显具有恫吓网民之用意。其文作者在文中写道:“现在,也有不少人开始把舆论的矛头影影绰绰地指向‘部队医院’了……任何人也都不能以‘魏则西事件’的个案,来诋毁和抹黑人民军队。”

魏则西虽已病故,但其生命悲剧,却从一个侧面隐喻了已患癌症晚期的中共独裁体制癌细胞正在快速扩散的末日景象。魏则西之死无疑敲响了中共的丧钟。

所有的呼喊,也许将会被有效屏蔽,但中共专制集团的最终结局,却将会如一百五十年前美国芝加哥的工运领袖史比司在临刑前说的那句话一样:

“终会有一天,我们死亡的沉默,会远比今天你们所要压制的言论更为宏亮有力!”

文章来源:动向2016年5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