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右运动的元凶

时文:王蒙:“……为什么一提倡‘双百方针’,‘大民主’就出来了,那种情况下,一些领导人就会对‘双百’加以警惕与折扣,客观上闹成‘引蛇出洞’,以‘双百’始,以打右派终。”

──王蒙、远方:《双百方针与文化生态》,《炎黄春秋》二○一六年第四期

插嘴:中共提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六十周年,《炎黄春秋》发表了多位学者的纪念文章,就这一方针的性质、历史作了精闢的回溯和分析,而兼为学者和官员的王蒙的上文更有新见,告诉我们“一提倡‘双百方针’,‘大民主’就出来了”!活过那个年代的人们都知道,那“大民主”一词指的正是当年已出现、次年更热闹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右派言论,包括他自称“被双百方针鼓励起来”创作的小说《组织部新来的青年人》;于是,“客观上”逼得毛泽东“打右派”了!原来据王先生研究,发动反右运动的毛泽东自己承认那是他的“阳谋”并不算数,倒是“双百方针”破坏了“文化生态”进而引出“大民主”进而使“一些(一个?)领导人”“警惕”的结果。元凶乃是“双百方针”啊!他怎么忘记了,在“双百方针”出来以前,还有一串镇压反革命、思想改造、“舆论一律”、镇压胡风集团的“大专制”在前,它不更是引出“大民主”和反右派的元凶吗?

缺了什么“监测标准”?

时文:在常州毒地事件中,“二次污染”检测标准缺失问题表现尤为明显。“老百姓反映有味道,去现场检测结果却是达标的。”新北区环保局一位副局长表示,如果把老百姓的人体感知度比作“民标”,他认为国标与“民标”之间还存在很大差距。

──《修复“毒地”为何造成“二次污染”?》──常州外国语学校化工污染事件追踪

中央政府门户网站二○一六年四月二十日

插嘴:三个化工厂迁走,留下大块“毒地”,“修复毒地”期间,居然建起学校开学行课,“二次污染”害得五百在校生集体中毒。原因据上文说是“监测标准缺失”,其实同文已经举了两个标准“国标”和“民标”了,不是缺失而是两者“存在很大差距”:“国标”监测达标,“民标”从“反映有味道”直到几百孩子中毒。我看那里缺乏的只是另一标准“官标”:只须把当地政府官员搬进校址来,让长官们亲临办公,什么监测、“国标”、“民标”都可不要,不出三天,一切问题一定顺利解决。你信不信?

注意“恶意称颂”

时文:对网上那些出于善意的批评,对互联网监督,不论是对党和政府工作提的还是对领导干部个人提的,不论是和风细雨的还是忠言逆耳的,我们不仅要欢迎,而且要认真研究和吸取。

──《习近平:对网络的善意批评要欢迎》,新华网二○一六年四月二十日

插嘴:习近平关于欢迎批评的讲话,论者多认为比他两年前对党外人士的表态“对中国共产党而言,要容得下尖锐批评,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退了一大步;因为在“批评”前面加个定语“善意”的意思,就是必须排除或打击“恶意批评”;在孰善孰恶概由被批评者釐定的条件下,欲献“逆耳”批评的人们有谁能确定它不会被视作“恶意”因而被捉将官里去呢?

不过更大的可能是区别善恶批评从来就是他的本意,现在明白说出来,为的是免于误会。在这个意义上,未始不是对于意图劝谏者的照顾呢。我所不解的是,既然“批评”须要区别善恶,那么“称颂”之前是否也该加个“善意”才好笑纳呢?众所周知的是,恶意的称颂更能害人,让你欢天喜地地朝别人挖的坑里跳。──提出这个问题,不会算“恶意”吧?

玩一场“共产主义迷藏”

时文:清醒研判当前的意识形态形势,高度重视、科学应对西方的意识形态渗透,进一步坚定非公有制经济领域人士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和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信念,以及社会主义必将取代资本主义是历史必然性的认同。

──朱继东:《非公有制经济领域意识形态工作问题及对策》,《红旗文稿》二○一六年第七期

插嘴:“非公有制”就是私有制,中国大陆现在的私有制不仅是“西方意识形态的渗透”而且是西方市场经济体制的移植,这才再现了“非公有制经济领域人士”即私人企业家。而“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和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信念”,则可“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要私人企业家认同消灭私有制,无异告诉他自己“必然”要被“公私合营”直至抄家问斩而且要他提前表示衷心拥护。这种要求似乎太残酷了。或者相反,──让我们从“正能量”方面设想,让他们跟着教育他们的顶级共产官员抓紧把私有财宝藏进离岸空壳公司,同时伙着老百姓认真学习《共产党宣言》,窥测时机一跑了之,捉一场“共产主义迷藏”。

我们才是笨蛋

时文:所谓国家安全,在中国并不等于公共安全。如果说公共安全的核心问题是人权安全问题,那么,中国所谓国家安全,核心从来只是政权安危问题……

──笑蜀:《笨蛋,问题不是国家安全,是公共安全》,《笑蜀谈古今》二○一六年四月六日

插嘴:笑蜀此文,点到了“中国所谓国家安全”的核心。须知中国的国家姓党,而党又是马列主义的革命党,一直秉承列宁大爷的教导“一切革命的根本问题是国家政权问题”,做梦都想到“权权权,命相连”;一切姓党的刀把子笔杆子,都为保卫政权即党的安全服务。你看“党”一开会,千万特警持枪保安,“敏感词”上网,千万“五(毛)警”日夜删帖。而公民的“人权安全”,只要和党的政权发生矛盾或不大一致,就一定触犯从寻衅滋事到颠覆政权的种种重罪,必须捉将官里去。多年不明此理、呼吁党来按照“历史的先声”保卫人权如笑蜀和他的粉丝们包括鄙人者,才是“笨蛋”。

中国外交部的风采

时文:震惊全球的“巴拿马文件”继续在多国引发反思和辩论。但中国外交部周二(四月五日)在被问及该调查时,拒绝作出评论:“对于这种捕风捉影的东西,我们不作评论。”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洪磊在被外国记者问及时说。记者随后多次追问,洪磊答:“我对此不作评论”。

──美联社二○一六年四月五日电

插嘴:全球八十个国家的一百零七家主流媒体四百名记者,经过对于一个全球知名的法律服务公司泄露的一千一百五十万份档案的经年调查,揭露一百四十三位国家政要名流及其家属从未曝光的离岸资产的消息,在全球引起剧烈震动,而“对此不作评论”的中国外交部,却以“捕风捉影”四字作出惊人评论!第一令人佩服他们的工作效率,在国际记者同盟于四月三日公布上述消息以后不到两天,他们居然也获得并查看了那一千多万件档案并断定它们都是“捕风捉影”的东东。第二是因此更令所有被揭露背着本国政府和人民藏富洗钱的政要们衷心拥戴,巴不得它也是本国的外交部司法部,用此四字把见不得人的丑行一风吹得毫无踪影。第三则令至少两位政要后悔自己冒冒失失早作反应:档案上有名的冰岛总理贡劳格松经不住国民的压力宣布辞职,未能受到“捕风捉影”判词的保护。另一位则是中国党政的好朋友男人普京同志,他的发言人佩斯科夫也是在那天就在记者会上辩称:“这一假信息的主要目标是我们的总统,……国外对普京的恐惧已经达到了如此的境地:称赞俄罗斯这个国家、俄罗斯的任何举动或者俄罗斯的任何成就已成禁忌。”居然把“我们的总统”推上丑闻的“主要目标”,哪有中国外交部来得乾脆,眼睛都不朝“西方”那边转一下,更不告诉自己的人民!

文章来源:动向2016年5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