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撰写《一国两制白皮书》的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强世功在“一国两制未来展望”论坛上发表其设立“双特首制”的论述。据媒体报导,他为免中央担心国家安全问题,建议香港可考虑修改基本法,设立双特首分享不同的权力。一个特首交由中央控制,另一个交由香港控制,给予中央足够保证国家安全的权力,如此,中央就可以不用控制特首普选。

强世功的言论似乎并未得到舆论的重视,只程翔先生的文章:《磨刀霍霍向香港》讲及他的建议。文章中程翔指出,在双首特制下,北京委任的特首必然掌握重要权力,香港市民一人一票选出的特首,只能负责日常行政管理工作。这正是大陆现行权力双轨制模式,即党系统首长的党委书记是第一把手,政府系统即省长,市长,区长等是第二把手。中共要香港回归这种管治模式,是篡改基本法赋予香港的管治权。自2008年以来中央的想法就是致力于夺回基本法曾经赋予香港的管治权。

回归以来,中共总有一批学者,教授或京官不断发表关于治港的研究结果,目的就是为中共寻找和提供进侵香港的理论和现实依据。这是中共向来以舆论先行到政策落实的管治模式。中联办曹二宝于2008年提出要建立第二支管治队伍的论述,经一番酝酿在2010年间逐步实现是最明显的例子。随后又有白皮书中身兼特别行政区和特别行政区政府双责任特首的提出,接着又由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再次阐明特首有双责任,双特首身份。最后强世功索性把个特首一分为二来个双特首制。正是层层加码,步步进迫,强世功的建议不容轻视。

我曾经是中共地下党员,很早己经醒悟到这个嗜权如命,以“有了权就有了一切”为核心价值的中国共产党,面对基本法的一国两制必定坐立不安。不能大权独揽全面管治,他们总会有丧失治权的危机感而难以安心。常常听到的所谓国家安全问题,其实是中共管治权的安全问题。因此在拙着《我与香港地下党》中,我曾四次提出一个解决中共疑虑的办法。当时我自己也觉得是天马行空,异想天开的构想,却万万想不到,事隔十多年,竟有一个强世功提出如此异曲同功的建议。兹录拙文的说法如下:

一、……我建议,将来在新的政制下,从地下站出来的工委书记将作为祖国的代表,宣示主权的象征,但不涉港府具体事务,这类似君主立宪‥‥这样的安排特显了祖国的一制。即象征式地如目前中国一样,每个组织和机构都由一个党委书记来领导。(2003年,建议香港地下共产党公开化P173)

二、……希望中共领导人与香港追求民主的市民共同作出妥协。订定一个双方均可接受的政改方案。比如我前曾建议的特区工委书记站出来,承担类似英女皇般的职位,以示主权的确立。(2004年,发展资本主义制度,就是硬道理P180)

三、……并大胆提出将来工委书记公开身份之后可以效法外国君主立宪制那样,作为祖国的代表宣示主权的象征。为工委书记安顿一个职权位置,以满足中共管治的欲望,安定他们那焦灼忧虑的不安,同时也可符合基本法不干预特区自治范围内事务的规定。加拿大有一位代表英女皇的总督,其行使职权的范围可作参考。(2009年,发展资本主义是港人的权利P238)

四、笔者在上篇中提出效法加拿大设立象征意义的总督或省督一职,是经过认真思考认为值得向港人推荐,希望参考推行,不是闹着玩的。这是由英国君主立宪制引申出来的总理制,有别于美国的总统制。因为香港绝对不能像国内那样容许一位太上皇工委书记的存在,这不符合资本主义制度。那么曝光了的地下党书记怎么办?设一个类似总督或省督的职位,让这位书记纳入香港的制度内,令他做事有所依归,有透明度,杜绝他们再把深圳河以北的那一套硬塞进香港。这一处理既充份尊重了中共对宣示主权的大国威权之心,也符合资本主义制度。(2009年,再谈第二支管治队伍P239-240)

强世功的双特首制其实是侵害基本法,夺取特首权力,意图继曹二宝的第二支管治队伍后进一步入侵香港的阴谋。笔者提出的类君主立宪方案,让中央钦点的公开的特首做女皇,省督或特区总督,正是为了防止中共篡权夺位侵害香港。我一早便洞悉其奸。

英女皇九十岁生日了。她二十六岁登基,在位六十四年,刻守国家价值和优良传统,成为英国的象征,得到世人的尊敬,为君主立宪建立典范。

2016年5月14日

《纵览中国》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