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了韩寒,我们的坛就不觊觎名利了,坛子里的人就不再会为正处副处、调研员副调研员、协会主席副主席争破头,而是一心一意搞创作,岁拾橡栗随狙公,天寒日暮山谷里。 抓住了他,我们的坛里就会创作出工农兵喜闻乐见,连出恭时都捧着不放手的好作品。

一、

文人里面有个坛,就好像武人里面有个林。

无论是坛还是林,都会产生大坏蛋;有了大坏蛋,都必须揭发批判。

张无忌揭发说:武林的罪魁祸首就是那恶贼成昆;就好像一位叫肖鹰的老师在《中青报》上指出,“天才韩寒是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

肖鹰老师的作文有三段,遵循了我们揭发坏人的最典型格式:第一段讲坏人做的事很坏;第二段讲坏人从小就是坏种,一贯偷看女同学洗澡、摸幼儿园老师屁股;第三段讲坏人一定要铲除,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他犀利地指出那个韩什么寒的严重危害:让文坛觊觎名利、反智、无底线迎合、聚集成关系错综的多种利益集团。

我恍然大悟,我说怎么我们的文学搞不上去,原来有个韩什么寒。

二、

原来我们这个坛本身是个很好的坛,是没有大丑闻的坛,是不觊觎名利的,是不搞无底线迎合的,是不会聚集成关系错综的多种利益集团的。

忽然有一天,来了那个叫韩什么寒的,把这个好坛慢慢搞坏了,搞成了老坛酸菜。

就好像《天龙八部》里,就有这么一个类似的德艺双馨的好坛,他们叫做三十六洞主、七十二岛主。

他们是11世纪末中国北宋王朝的一群品貌不凡的高贵武士,武林中人所敬佩,绝不是乌合之众。

他们人才辈出,涌现出了乌老大、桑土公、珠崖双怪等杰出代表。他们关起门来创作,搞出了很多好武功,例如专门使吐痰可以转弯的“五斗米神功”等巅峰作品,极大地发扬光大了中华武学。

就好比我们的坛里的王兆山先生、刘信达先生等巨擘,吟咏出“纵做鬼、也幸福”“恳请吾主席,劳逸相与间”等诗句,争奇斗艳,有“不输唐代诗歌的文采”。

结果,一个叫慕容复的毛头小子冲了进来,把三十六洞主、七十二岛主的好坛搞坏了风气。都怪这个青年人,要不然三十六洞主七十二岛主会焚膏继晷、勇猛精进,会早于宋江等N年变成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

肖鹰老师要不蒸馒头争口气。

三、

快抓住那个韩什么寒。

抓住了韩寒,我们的坛就不觊觎名利了,坛子里的人就不再会为正处副处、调研员副调研员、协会主席副主席争破头,而是一心一意搞创作,岁拾橡栗随狙公,天寒日暮山谷里。

抓住了他,我们的坛里就会创作出工农兵喜闻乐见,连出恭时都捧着不放手的好作品。

抓住了他,我们的坛里才会评出众望所归的鲁迅奖巴金奖茅盾奖郭沫若奖胡风奖王实味奖,蜚声世界文坛。

抓住了他,我们就能拍出肖鹰老师最喜欢的“美国经典公路片”《末路狂花》《逍遥骑士》一样的好片儿。

抓住了他,我们的高中生才会有“应备的文史知识”,从《政治》《历史》教材中汲取丰厚翔实的文明成果,然后像肖鹰老师那样“‘断续’在北大哲学系求学”,俾成一代高手。

四、

其实,那个韩什么寒最气人的地方,还不是搞坏了文坛。

——肖鹰老师在作文里愤怒地说:“韩寒”被市场打造成为一个拥有巨大吸金资本的品牌代言人。

我瞬间读懂了肖老师的心思。

我想起了《金瓶梅》里,西门庆看到鲜肉李瓶儿被不良青年蒋竹山拐了去,还开店做生意,勃然大怒:

“若嫁了别人,我到罢了。那蒋太医贼矮忘八,那花大怎不咬下他下截来?他有甚么起解?教他在我眼面前开铺子,大剌剌的做买卖!”

那个韩什么寒,你压住了人家的小媳妇,在人眼前开铺子,大刺刺地做买卖,小心肖老师咬下你下截来哦。

好吧,其实我只是想说,不要把自己这代人的过错推给青年人,这样不地道。要知道,让茅坑发臭的永远是陈年老翔。

当然,这绝不是说肖鹰老师。肖老师,我们顶你,顶你的吠。我们都来帮你抓韩寒。

来源:六神磊磊读金庸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