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十君子的公民声援活动述评

一、从争取言论自由到争取示威权利

中共18大以后,当局被迫放大了言论空间,除了像刘本琦、顾义民那样在敏感时期之前呼唤上街游行集会示威的以外,一般不对无数网民的自由言论任意定罪。而多年来最敢于行动的公民则一直在努力走向社会,到处“围观”,也就是实地声援被打压的公民,其中蔚为大观的是前往东师古探望陈光诚活动。

到2013年,这种“围观”终于通过南周事件发展为政治示威。

由“中国梦宪政梦”一文引起的轩然大波,使最勇敢的中国公民时隔24年再一次为要求民主人权自发地走向街头,并且头一次取得了迫使当局有限让步的阶段性成果,示威本身虽则受到打压,但没有被镇压。

此后,一系列具有政治示威性质的公民活动在没有站住脚之前就被打压下去,比如合肥的“小安妮”事件、曲阜的薛福顺事件、黑龙江的建三江事件都是如此。

但是,令郑州当局意外的是,他们意图紧跟北京抓捕浦志强等人立功邀赏的做法,却给了中国公民一个争夺公民示威权的滩头阵地的机会。

二、“郑州十君子”被捕

今年2月2日大年初三,于世文、陈卫夫妇再次组织30多位民间人士,到河南省滑县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故乡,举行公祭赵紫阳、胡耀邦和六四死难者的活动,在公祭活动结束后,当局先后调查了参与公祭和签名联署的人士。

其间义务普法人士贾灵敏、刘地伟5月8日12时被郑州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这事引起包括公祭赵紫阳、胡耀邦和六四死难者活动参加者的极大愤慨。

谁知,郑州当局竟然开始疯狂抓捕,仅仅5月26日一天就抓捕了9人,至6月21日,已经有13人为此锒铛入狱(此后放了殷玉生)。

5月26日夜,衙役破门而入把方言抓走,她15岁女儿的手机被衙役抢走。方言性格温和、深居简出,是一位单身母亲,她一直在网上启蒙思想、为释放良心犯呐喊,郑州衙役扣的罪名是“扰乱公共秩序罪”也就是“口袋罪”。

同一天被抓走的还有于世文、陈卫、石玉、姬来松、侯帅、董广平、邵晟东。

次日,也就是5月27日,一直在为方言等人被捕而奔走的中原地区最著名的维权律师常伯阳被抓走。

事情过了将近一个月,6月21日,独立调查记者殷玉生也因涉本案被警方抓回。

一个国家的公民祭奠该国前统治者之一居然有罪!而且这个统治者所在的政党还在继续执政,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按这种逻辑,这个国度也就除了听任现任统治者、现任统治集团摆布,人们没有任何自由可言。

而且,当局只是以“寻衅滋事”之类的“口袋罪”逮捕他们,却按照对政治犯(危害国家安全罪)的规定不准律师会见,正是这一违法作为,使全国公民师出有名,使全国维权律师也一拨拨前去要求代理。

三、公民声援团

2014年6月30日中午,侯帅妈妈及妹妹,常伯阳律师夫人及女儿,姬来松律师夫人,董广平夫人及女儿等无辜被捕的当事人亲属,前往郑州市管城区检察院要求释放自己的家人不果,七人在检察院门口愤而举牌抗议。

由此,全国各地的公民纷纷前往郑州去声援,很多人甚至长期坚持在那里安营扎寨。

7月18日,郭莲晖等13位律师来到郑州三看,声援并要求会见被关押的公祭赵紫阳人员,还和一直坚持在三看门前声援抗议的18位公民合影留念。

随后,全国各地公民正式发起“郑州十君子公民声援团”,大家认为,参与今年年初的“六四”25周年和赵紫阳公祭而遭刑拘、批捕,是河南郑州当局侵犯人权,践踏法律的深刻体现,由此开始长期聚集在郑州第三看守所(以及第二看守所)门口进行抗议,他们顶着当局的压力坚持要求无罪释放十君子回家。

7月29日,“郑州十君子公民声援团”的规模继续扩大,总人数已经达60余位,穿统一的文化衫、喊口号、打横幅,各项活动也越来越有声有色。

四、经受住打压继续坚持

8月1日下午,郑州三看现场被几十名警察突袭,“捍卫郑州十君子会见权公民声援团”的42名声援者被抓捕,其中包括11位女性。

8月1日抓捕前

声援者被抓到大河派出所,一些人由郑州市公安局领导亲自讯问,并对声援者采取了分化瓦解手段,要求他们写保证书不要再来。十余人在写了保证书以后当即被送走回家。

坚决拒绝写保证书的15人,其中包括王桓移、李发旺、牛领钗、张明厚、王素娥、马胜芬、张圣雨、王飞扬、曾九子、胡玉花、龚新华、盛兰福、王俊伟、柴金元,他们一直被关押到8月2日凌晨3点才放出来。

6名声援者被当局以组织者名义刑事拘留,这6人是:翟岩明、李艳君、尹恩沛、邓福全、张占、姜建军。

郑州当局本以为这一手会吓退公民,不料很多被释放者当即表示自己也是组织者,要求当局抓捕。

次日,还是不断有声援者到达,并组成第二梯队继续公开示威,郑州当局对此则一筹莫展:继续抓捕吧,人越抓越多,事越闹越大,国际反响越来越强烈;不抓吧,眼看成为一场旷日持久的示威阵地战。

五、当局态度开始软化

现在,抗议当局不让会见“十君子”的翟岩明、李艳君、尹恩沛、邓福全、张占、姜建军成了新的声援对象。

5天以后,8月6日上午,勇敢的盛兰福、张明厚、李发旺等人在河南省公安厅门口拉起了横幅“我与六君子同罪”。头天,他们到公安厅递交控告书时,明确说他们会继续抗议警方的违法行为,即使因此坐牢也在所不惜,所以,今天公安厅门口加了执勤的警员,附近还有几辆警车和一些便衣国保。三人刚刚拉开横幅,执勤警员马上过来制止。不过他们还是没有来得及阻止,随即盛兰福、张明厚、李发旺等人发出短信“守望中国!围观郑州!我们在一起”!这次当局没敢抓人。

8月6日新的集结

8月7日早上8点多,六位律师朱孝顶、张凯、葛永喜、李长青、张磊、刘书庆来到看守所等候会见六君子——翟岩明、李艳君、尹恩沛、邓福全、张占、姜建军。部分公民声援团成员给六律师做伴,陪同他们进入郑州第三看守所。当局允许张凯、葛永喜、李长青、张磊、刘书庆五位律师会见了其当事人,但以朱孝顶律师头天会见贾灵敏时拍了照并且公布在互联网上为由而没有让他会见翟岩明。

六位律师

此后,在海内外舆论的强大压力下,郑州当局被迫陆续释放了翟岩明、李艳君、尹恩沛、邓福全、张占、姜建军六人,让当地国保带回去对他们严加看管。

全国公民声援“十君子”的活动仍在继续,每天都有几十人常驻郑州,为“十君子”送钱送物,在看守所门口示威。

时间一长,看守所里的许多警察对公民声援团也改变了态度,上下班时居然会友好地打招呼,有的甚至主动向他们说明自己对“十君子”的同情,说会在职权范围内尽量善待“十君子”。

8月15日,第三看守所的所长本人甚至破天荒来到公民声援团面前,和颜悦色地告诉大家:他亲自给常伯阳律师端去了一大碗红烧肉,并安排下生日面条,让全号子为常伯阳同庆生日!

声援者为常伯阳过生日

显然,第三看守所对“十君子”监管态度的软化绝非偶然。

六、巩固公民示威权的滩头阵地

迄今为止,每天还是有几十位公民坚守在郑州第三看守所门前。

这是在当局直接抓捕了声援者之后的坚持,而且,郑州当局尚且已经被迫释放了所抓捕的声援者,也就意味着中国公民坚持行使示威权的活动已经第一次经受住了打击。

当然,以目前的力量对比情况,郑州当局总还是会想办法把声援活动镇压下去,也不排除以逐步释放“十君子”的方式加以消解的可能,总之,这次事件不会有太大的链式反应,更不会产生蝴蝶效应。

但是,中国的公民示威权的滩头阵地经此一事已经大大巩固,在下一次的示威活动中必将走得更远。

像南周事件一样,“郑州十君子声援活动”必将载入历史,因为它们都是中国公民以和平抗争的形式夺回示威权的坚实脚印。

且让我们看看,中国公民需要多长时间、多少个这样的脚印,才能一步步夺回示威权以及游行集会权和全部公民权利!

2014/8/17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