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朱学东老师所言,(媒体)除了沦为政治斗争的工具,哄领导开心外,在让世界听到中国声音和让民众知道真相方面,乏然可陈。一个自己不能思想,自己没有新闻价值判断权的媒体,又如何确立自己的影响力?

从昨晚八时许,萌主朋友圈几乎都被习近平传媒新政的消息给刷爆了,所在的几个媒体群也都在一波接一波地讨论分析此事,一时蔚为大观。

今晨一睁眼,就看到焦点访谈的武卿大美女在群里发来消息,说综合中宣部刘奇葆此前谈话、媒体业发展态势及这次文件释放的信号与上意,感觉习这次要下决心在媒体上要搞点动静。于是她决定在群里组织一个临时论坛,探讨一下此次媒体新政对行业的影响。看到武大美女的号召,萌主也趁此机会也来说说自己对于此事的看法,权当抛砖引玉,不当之处,还请各位前辈大佬当头棒喝。

早在昨晚,人民日报海外版的微信就报道过此事,称《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是一个人让人意外的意外。因为按照惯例,习应该在参加完青奥会、接见来宾后趁机在江苏视察,但此次习却立刻返京参加了深改组第四次会议。而且与之前的户籍制度改革、司法体制改革、财税体制改革等“关乎全局”的重要措施不同,此次会议讨论的却是媒体融合,习对媒体的重视由此可见一斑。

正式因为这种超高规格的重视,让许多媒体人欢欣鼓舞,甚至是心潮澎湃。道理很简单,高层的重视意味着有大批的财政支持,这对如今几乎全线崩溃的新闻行业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至少主编们不用再舔着脸、威逼利诱地向企业主求合作了。兜里揣着真金白银,腰板自然直了,在报道上自然也更有底气和胆气。

但是,对于时政类、社会类的媒体而言,情况又有所不同。因为此类媒体事关“国本”,是执政党宣传意识形态的重要阵地,同时也是中央政府控制局势的必备工具,因此其媒体属性和独立性就会大打折扣,在这种特定的背景下,在官方严控下的媒体想要突破困境,依然长路漫漫。

相信看过《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第一集的人都会注意到一个片段。在抓捕四人帮那个大雨滂沱的夜里,耿飚与时北京卫戍区副司令员任邱巍高、守卫广播事业局的警备一师副师长一起拿着华国锋的手令进驻中央广播事业局,夺回被“四人帮”把持的“中央三台”(即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北京电台、北京电视台)的领导权,保证了中央在抓捕时期对新闻宣传舆论阵地的掌控。

由此可见,执政党及中央政府对于新闻舆论的重视是一以贯之的。当然,随着社会的多远和开放,随着执政党的转变,对于新闻媒体的管控或许没有毛时代那么严格,至少没有派驻成建制的军队驻守,但对笔杆子的掌控依然是执政党既定的方针之一,尤其是在涉及意识形态的时政新闻领域,依然还是有着众多繁杂的规定和诸多不同的部门的交叉管理,新闻审查制度依旧纹丝不动。

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强调要着力打造一批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具有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建成几家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表达的就一个观点,那就是官媒要与民间自媒体和网络大V争夺话语权和影响力,尤其是在官媒公信力几近破产、传统媒体影响力下滑的严峻态势之下,对现有媒体资源的整合就显得尤为迫切和重要。

去年3.15晚会上,央视曝光了包括苹果、网易等多家企业,但被曝光之后,这些企业却不再向以往被曝光的企业那样诚惶诚恐,网易小编甚至还在微博上调侃了央视一番,尤其是在“大概8:20发”的段子曝光后,网民几乎一边倒地揶揄央视,甚至有评论员称传统媒体公信力面临彻底的瓦解。

然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今年初,央视靠曝光东莞色情业就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被央视曝光后,广东省委连夜就召开紧急会议,做出“扫黄”部署,紧随其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全国范围内展开了声势浩大的“扫黄”行动,无数中层官员在此次行动中落马。

在中国,你很难想象任何一家媒体有如此之大的能量,单靠一次新闻报道就能在全国范围内掀起如此之大的波澜,面对如此强大的央视,谁还敢说传统媒体早已成为明日黄花。不过,央视的强大并非媒体公信力的展现,而是公权力的作用。这一点,所有媒体人和非媒体人都心知肚明,包括后来央视曝光薛蛮子、陈永洲、郭美美等事件,都昭示着这家顶尖喉舌媒体与最高权力之间的暧昧关系。

正如百度新闻的朱畑明所说的那样,中国的新闻叫宣传,(做新闻的)玩不了政治那就是死路一条。在这场读者的争夺战中,科技自媒体如雨后春笋,娱乐新媒体蓬勃发展,但社会、时政类新闻媒体却一再被收紧,其从业者稍有不慎就会受到惩处,甚至面临牢狱之灾。主管部门或有关部门的一纸文书、一个电话甚至一条短信就能让一篇报道蒸发,在这样的舆论夹缝之中,新闻媒体还有何作为?

在信息流通日益加速的今天,在思想日趋多元的当下,如果套在媒体头上的“紧箍咒”不拿下,萌主真心不看好官媒变革的胜算。正如朱学东老师所言,(媒体)除了沦为政治斗争的工具,哄领导开心外,在让世界听到中国声音和让民众知道真相方面,乏然可陈。一个自己不能思想,自己没有新闻价值判断权的媒体,又如何确立自己的影响力?没有自由思想,自主判断,怎么烧钱,怎么融合,也不过是一地鸡毛。话语权?自说自话的都不一定有!

朱学东老师的这番话真是让人击节称赞!的确,媒体被誉为“第三权力”,可是中国的“无冕之王”却不能监督,只能宣传;不能揭露,只能吹捧;不能独立运作,只能依附官权。如此,被称为“社会良心”的媒体也只能沦为权力的附庸,成为腐败的重灾区。最近发生在央视和人民日报里的反腐行动固然让不少媒体人胆寒,但也让饱受新闻敲诈的企业拍手称快。

综上所述,最后再总结一下萌主为什么不看好高层主导下的自上而下的媒体变革。首先是现有僵化体制对媒体人的束缚,使其很难发挥应有的作用,从而将工作变成了哄骗领导的把戏;其次是官媒浓厚意识形态色彩给读者带来的反感情绪,你很难想象愈来愈年轻的读者会愿意在报纸上读到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论述;再次,受制于主管单位及相关政策,官媒无法真正做到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只能惟上是从,惟权是从;最后,在现代政治文明的社会,官媒的衰落几乎是必然,这涉及公民社会的成熟、政府职能的转变。

放眼世界,在所有成功转型的国家和地区,没有一家有影响力的媒体是由政府主办的,连全世界最资深的中文报纸、国民党的中央机关报《中央日报》在苟延残喘了85年之后,也不得不宣布停刊。在时代大势之前,妄图逆流而上的内地官媒,你们真能人定胜天吗?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