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习近平以毛(毛泽东)为师的一面,很多学者都有专文评述;殊不知,习近平还有另外一面,就是学习蒋介石—美国圣约瑟夫大学历史学教授詹姆斯•卡特(James Carter)和加州大学尔湾分校历史系教授华志坚(Jeffrey Wasserstrom)在《洛杉矶时报》上撰文指出,要想了解中国最强势的领导人习近平,蒋介石是一个重要的维度。蒋介石和习近平都认为中国的现代化与儒家思想可以相辅相成。习近平认为孔子利用来为共产党的统治背书,中国政府在全球兴办文化统战的孔子学院,这在发起批林批孔运动的毛泽东看来简直就是离经叛道。而蒋介石则会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主意,如果蒋介石还在世的话,一定会兴致勃勃地帮习近平出谋划策。

毛思想已臭名昭著

海峡两岸共产党、国民党和民进党这三大政党的很多政治人物,虽然政治立场迥异,但文化立场却很相似—他们都情不自禁地在儒家专制文化的酱缸(柏杨语)中打滚。习近平执政以来,先後高调地宣布我也姓毛(毛泽东)、我也姓马(马列主义),但响应者寥寥无几。经过文革浩劫和六四屠杀,毛泽东思想和马列主义早已臭名昭着,习近平无法让其起死回生。於是,习近平重新回到老祖宗那里寻找灵感和资源:他召见北大国学院的新儒家学者,亲自到山东曲阜的孔庙朝圣(偏偏忘记了毛的红卫兵曾在此砸碑掘墓、毁像焚书),更是在讲话中流畅地背诵四书五经中的句子,俨然向世界宣告我也姓孔(孔子),或我也姓蒋(蒋介石)。

蒋介石若发现他在彼岸有这样一位党外弟子,一定会心花怒放。尽管习近平没受过新生活运动和中华文化复兴运动薰陶,但在尊孔复古上却与蒋介石殊途同归。

上世纪30年代,面对日本入侵的危机,蒋介石以倡导新生活运动来应对。这场运动旨在端正品行、态度,改进社会服务,保持清洁、诚实并消除贪污腐败的行为,这代表了儒家对礼教的追求。然而,在国难当头、百废待兴之时,劝告人民吃饭不要出声、要准时、要坐端正和消灭苍蝇老鼠,未免显得轻佻。当时,在美国驻华使馆担任武官的史迪威在日记中痛斥说:蒋介石到处指手画脚,命令中国人不要随地吐痰、不要拥挤,简直是本末倒置。

蒋灭自由主义思潮

蒋介石败退台湾後,又掀起了中华文化复兴运动。1967年7月28日,台湾各界举行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推行委员会发起大会,蒋介石亲任会长。随後,蒋介石在演讲中提出:「国人应明礼守法,践行仁义,三民主义以孔孟为源。」负责伦理道德发扬工作的国民生活辅导委员会,继而发起「复兴中华文化青年实践运动」,制定「国民生活须知」,对人们的衣食住行诸多生活方面提出基本要求,以期弘扬礼仪之邦的文明。

蒋介石以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儒家专制主义文化打造道德伦理的乌托邦,进而消灭台湾的自由主义思潮、摧残台湾的党外运动、麻醉国民尤其是青年人的精神与心灵。在今天民主自由的台湾,此类做法已然是俱往矣;而在依然独裁专制的中国,习近平却能将它们拿来当作新式武器使用。

来源:苹果日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