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会堂门前谈到文革及其造成的劫难的责任问题,中共官方把责任完全推给以江青为首的,借助文革而崛起的新当权派,并以重刑判决的方式追究他们的责任,就此完成了对文革的总结。但是我们都知道,所谓四人帮当然都仅仅是替罪羔羊而已,抛出他们是为了掩护文革真正的最大的责任者-毛泽东,後者才是首先应当为文革负责的人。问题是,除了毛泽东和他支持的文革派力量之外,还有那些人应当为文革负责?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在於,我们必须深刻理解文革能够发生的原因,才能得到正确的历史教训,而厘清责任者就是找到原因的基本内涵。就此而论,文革的责任者至少还应当包括:

───中共高层领导集体,包括诸如刘少奇这样的在文革中被迫害而死的领导人。也许有人会质疑,刘少奇等人作为文革的受害人,为何要为文革负责?道理很简单,文革之所以能够成气候,仅凭毛泽东一人之力是不可能的。举例而言,刘少奇作为国家主席,最後落得惨死的下场固然令人心寒,但是最早提出毛泽东思想,最早主张全党要服从毛泽东领导的,就是刘少奇本人;换言之,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始作俑者,就是刘少奇。而个人崇拜就是文革能够发起的原因之一,刘少奇能没有责任吗?其他如周恩来,林彪,邓小平等,也无不在毛泽东铺展文革的过程中推波助澜,他们难道没有责任吗?

───中国共产党建立的政治体制。中共作为一个在二十世纪执政的政党,内部的政治机制实际上与封建王朝的统治机制并无二致,也就是说,中共表面上是民主集中制,但事实上,最高领导人一言九鼎,形同独裁,权利的集中,完全与皇帝相同。就外部而言,从1954年开始,中共就排除了民主党派对国家事务的发言权,一党专政,不容任何制衡。独裁与专制的政治体制,使得毛泽东和中共的任何政策,都无法被检验和挑战,文革的发生就在所难免了。不检讨这样的政治体制,谈不上对文革的真正否定。

───中国知识份子群体。这个群体,应当说是文革的最大受害群体,但是这个群体对於自己的悲剧命运,也应当负有责任。中国知识份子,历来有依附政权,寻找明君辅佐的自我角色定位,对於有魅力的政治领袖趋炎附势,是历史惯例,对毛泽东就是如此。他们对西方民主制度产生怀疑,在二三十年代开始就有集体左转的倾向,对於社会主义抱有乌托邦式的幻想,大力提倡以革命为核心的新意识形态,影响了整个社会的认知。他们对中共政权热情拥护,积极支持,更有甚者,不少参加到文革中的知识份子,虽然最後自己也被迫害,但是事前也曾经积极参加到迫害他人的行动中,属於共犯结构之成员,这样的责任,也不能因为他们後来受到迫害而免除。

───所有在当时没有抵制和反抗的中国人。这样的责任追究听起来有点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实则不然。回顾历史,我们当然可以充分理解和认同,面对残暴的统治,人民出於恐惧自然不敢反抗;随波逐流,甚至参与其中,也是无奈的选择,这是可以原谅的。但是可以理解,可以原谅,不能成为免责的理由,因为正是大多数人民的沈默和服从,才是文革造成全民族灾难的原因之一。这就是平庸的恶的概念。当中国人,尤其是曾经经历那段历史的当事人,在反思文革的时候不反思自己,不检讨自己,对文革的否定就不可能深化。

从上我们可以看到,文革已经过去50年了,但是文革的责任者──四人帮,毛泽东,中共领导集体,中国政治体制,知识份子群体,平庸的群众──中,除了四人帮,都没有被追究责任。这,才是我们必须重视的问题。

来源:苹果日报

By editor